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国内  >  热点人物

“白开水干部”无人不念,此情成追忆

 2018/07/16/ 08:54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记者商意盈、许舜达

徐遂在村庄走访农户的路上(资料照片)。

  他们说,徐遂就像一杯白开水,平时没觉得怎么样,一旦没了,才发现心里像刀割一样,疼得厉害

  在追悼会现场,几乎每个人都能随口讲出两三件徐遂“顺手”办了的“小事”。而他总是为别人考虑,自己的困难却从不提及

  本报记者商意盈、许舜达

  掀杯盖,放茶叶,冲开水……这些天,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鸠坑乡副乡长周觉来每天到办公室,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洗净徐遂桌上的茶杯,接着重复这几个动作。他多希望徐遂待会儿就走进来,端起茶杯喝上一口。

  徐遂是鸠坑乡党委委员、人武部部长。一个多月前,这位群众口中的“白开水干部”,在公务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不幸遇难,年仅35岁。

  在徐遂离开的日子里,记者走访了他生前工作过的乡镇、联系过的村。和他并肩战斗过的同事、他帮助过的村民,一个个红了眼睛。他们说,徐遂就像一杯白开水,平时没觉得怎么样,一旦没了,才发现心里像刀割一样,疼得厉害。

  一件“脱不掉”的军装

  6月4日,在淳安县殡仪馆,徐遂穿着他最爱的军装,去掉了肩章,面容安详。上千位十里八乡的群众,举着自制的悼念牌,带着花圈和花篮,坐一个多小时的大巴赶来,只为见他最后一面。

  悲剧发生在5月31日,那天下着大雨。在鸠坑乡政府,刚结束杭州市农业局有机茶的考评,徐遂匆忙换上军装,准备赶到县政府,参加下午3点前的人武部会议。由于武装工作的特殊性,从事专武工作时,徐遂都要穿上制服。

  有同事劝他,时间这么赶,雨又下这么大,不如请个假吧。他笑笑拒绝了。在徐遂的世界里,任何有关工作的事,都是大事,都无比重要。

  那条鸠坑乡通往县城的乡村公路,徐遂不知道开了多少遍。它沿着旖旎的千岛湖畔,崎岖蜿蜒,开车全程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然而这天大雨倾盆,暴烈的雨水已经汇成路面上的水流。视频监控显示,徐遂的车子最后出现在2点23分。

  一个拐角处,正好没有安装护栏。也许是大雨阻挡了视线、也许是疲劳让他放松了警惕,意外发生了。在千岛湖的碧波之下,在水深大约9米的地方,连同绿色的军装,徐遂年轻的生命,定格在了那里。

  “穿上军装,就要有军人的精气神!”徐遂的妻子孙彩凤说,这是他生前讲的最多的一句话。2001年,从小有着“军人梦”的徐遂,考入浙江工商大学人民武装专业。毕业后,他如愿以偿成了一名乡镇专武干部,一干便是13年。

  每年征兵的时候,徐遂都会挨家挨户走访有适龄青年的家庭,与家长促膝而谈,与孩子拉手交心。一聊起征兵工作的各项政策规定,徐遂眼里就放出光彩。从大学生新兵入伍能享受哪几条政策,到乡里有几名新兵、身体怎样、性格如何,他都如数家珍。

  2016年,鸠坑乡严村的大学生小严,参军意愿强烈,但是家长一直不同意。徐遂得知情况后,上门与家长面对面沟通,希望得到他们的理解,结果吃了“闭门羹”。

  面对家长的冷言相对,徐遂没有气馁。第二天一早,他再次赶到小严家中,还帮忙干起了农活。见此情景,小严的家长当场表态:“徐部长,像你这样的干部,我们做家长的一定全力配合你们工作。”

  正是靠着这样的耐心和韧劲,徐遂把征兵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担任鸠坑乡人武部长第一年,全乡大学生入伍比例就达到了100%,鸠坑乡也被评为杭州市征兵工作先进单位。

  “从大学到工作,每过几年,就会发一套新的制服。每一套他都不舍得扔,叠得整整齐齐地保留着。”孙彩凤说。而这身军装,他穿上了,从此便不再脱下。

  一杯“不会凉”的茶

  鸠坑乡政府三楼楼梯口的第一个房间,是徐遂的办公室。办公室门口的干部去向牌上,徐遂依然停留在开会一栏。而他的办公桌上,依然放着那杯周觉来亲手为他泡的茶,“凉了,我再给茶换热水。”

  农村要发展,百姓要增收,离不开产业。“他出事的前一天晚上,九点多还在给我发微信,整理材料,和我探讨一些关于有机茶产业发展的问题。”鸠坑乡党委原书记王恒堂说。

  2015年,徐遂从浪川乡调至鸠坑乡。基层工作多,除了人武工作,他还分管了有机茶叶小镇、农业、农办、林业、安全生产、消防等12项工作。

  这一年,乡里刚入选杭州有机茶叶小镇试点,产业亟待转型升级。当这个任务交给到岗不久的徐遂时,他没有二话。为了推广有机茶,首先要让茶农不再使用农药和化肥。600多名茶农,他就一家一户地走访。

  然而不打药、不施肥,茶叶产量会下降,很多茶农都不愿种有机茶。徐遂就耐心做工作:“茶叶是‘吃’的,这个茶叶打过农药了,你自己敢不敢喝?”“到以后别人都是有机茶,就你家茶叶不是,合作社不收,卖不出去怎么办?”

  茶农管利民告诉记者:“那段时间,常常在天黑的时候碰到徐遂,每次见到他,总是抱着一堆宣传资料,讲有机种茶、讲不要打农药。”

  茶叶不施农药了,那虫害怎么办?为解决茶农的后顾之忧,徐遂又联系厂家,在茶园里安装了太阳能杀虫灯。“杀虫灯装好以后,他还亲自爬上茶园,看到真的有杀虫效果,他才放心。”茶农章成花大姐说。

  乡里的每个茶厂、茶园,徐遂都走遍和看遍了。每碰到一个茶农,他都要停下来,问问今年的茶叶品质怎么样,销量好不好。因为这些都关系到茶农的收入,和一个农村家庭一年的生计。

  如今,短短不到两年,鸠坑茶已成功创建成为淳安首个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产品。2018年,鸠坑春茶产值达到4029万元。这片徐遂牵挂的绿叶,日渐茁壮。

  此外,为了助推全乡削薄增收,徐遂还根据不同村的情况制定了不同方案。如今,鸠坑乡9个村中已有6个村实现了削薄增收,还有3个村,徐遂生前也正积极筹划发展思路。

  一生磨不灭的信仰

  “活着的时候,好像他平日里的好都是应该的,但是突然听到他没了,有关他所有的好都一下子涌上心头,想着想着就感觉整个人要崩溃了一样。”同事鲍善平说。

  白开水平凡,但白开水最解渴。在徐遂离开的日子里,每一个与他“肩并肩”过的同事、每一个受到过帮助的村民,都觉得心口似乎被剜去了一块,就像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

  2005年,当他第一天到浪川乡工作时,看见乡里保洁员忙不过来,就坚持每天清晨五点钟起床打扫乡政府大院。无论春夏秋冬,雷打不动,一扫就是整整10年。

  他还有很多以前不为人知的故事:参加工作以来,他连续13年默默参加无偿献血,共登记鲜血4600毫升。他今年刚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奖状还在路上,人却已经走了。

  在追悼会现场,几乎每个人都能随口讲出两三件徐遂“顺手”办了的“小事”:给村民打电话发现停机了,顺手给对方存进50元;村民不会打字,更不懂怎么办营业执照,他全程跑腿代办;村民发展产业受限于交通,他跑部门“讨”来15万元修路……

  这样平凡的小事不胜枚举,然而,徐遂总是为别人考虑,自己的困难却从不提及。2008年,他父亲因打山核桃摔伤脊椎,至今行动不便;2010年,母亲又突发脑溢血中风,在医院昏迷40多天,至今瘫痪在床。这样困难的时候,徐遂也只是请了自己的年休假,没有向组织提出其他任何要求。

  父母住院,都是徐遂的一帮子姑姑、姑父和孙彩凤一起轮流照顾。“他不是不关心父母,在医院的时候,他什么事都抢着做。只是他的工作太忙了,只能是多打电话来,问问我们父母的情况。”孙彩凤说。

  鸠坑乡党委书记徐国建在接受采访时说,几乎每一位乡里的干部,他都登门慰问过家属或老人,只有徐遂,提了两次,都被他婉言谢绝,“我现在是有多懊悔,没能对他关心得更细些。”

  尽量不把工作的事情带回家,这是徐遂给自己定下的规矩。可是,徐遂在家的日子太少了。难得在家的日子,有时候正和孙彩凤说着话,徐遂就睡着了。“我只知道他工作很辛苦,但是直到他去世,媒体的报道出来,我才知道他这么累,默默做了这么多事情。”回想徐遂,孙彩凤又泪水涟涟。

  “做一件好事不难,一个人说他好也不难。难的是连续做十多年的好事,而身边没有一个人说过他不好。”王恒堂说,没有信仰,就没有高尚的灵魂,徐遂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6月30日,杭州市委追授徐遂同志为“杭州市优秀共产党员”,并号召全市党员干部向徐遂学习。

  翻开徐遂办公室案头上的笔记本,这是他记录工作会议的本子。然而,第一页上却是他手写的《重温入党誓词》——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完完整整一共写了两遍,字体朴茂工稳、遒劲有力。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电商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引多方不满 专家提建议
2   兰州警方“互联网+政务服务” 让市民办事轻松又方便
3   【我之40年】40年前老三样 40年后花样多
4   兰州市团结新村一家麻将馆夜间噪音扰民 街道办责令整改
5   第二十四届兰洽会圆满落幕 471个项目在会期成功签约
6   改革落地 多地掀起新一轮气价调整
7   兰州市将投资1亿改造30家供热单位老旧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