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国内  >  社会新闻

传销组织“黑恶化” 路数堪比邪教

 2018/05/31/ 08:47 来源:经济参考报 记者胡靖国 孙亮全

  殴打、减餐加洗脑,15天“出人头地”成“业务老板”

  传销组织“黑恶化”路数堪比邪教

  基层民警普遍认为,传销组织屡打不绝根源在于司法认识未跟上实际变化,新司法依据亟待出台

  山西临汾警方近日侦破的“传销”黑恶组织案中,发现一些异地聚集式传销组织已经从经济犯罪“变异”成暴力集团犯罪,成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他们将“人”变成传销的“产品”,通过暴力和强力洗脑等方式迅速将受害者培养成犯罪工具,组织裂变迅速,路数堪比“邪教”。

  “精挑细选”受害者

  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近期在辖区摸排中打掉数个传销组织窝点,经深入挖掘,发现这些异地聚集式传销组织已经变异,所犯罪恶和社会危害触目惊心。他们借助网络,通过各种手段“精挑细选”受害者。

  传销组织对受害者选择有着严格的“标准”。尧都区公安局局长谢庆军介绍,临汾市的传销组织,只吸纳四川、重庆、河南三地年轻人,其他地区的不要,尤其严格禁止本地人加入。“个子高的、体重大的、学生、公务员、已婚人员、复转军人、有犯罪前科人员等统统不要,这些人要么不好控制,要么受社会关注度太高,易出麻烦。”

  骗人的借口集中为招工和婚恋。他们在“58同城网”或“百合网”上向河南、四川、重庆地区发布招聘员工或征婚的虚假信息,通过QQ、微信等与联系对象交谈,详细了解联系对象的收入、学历、经历、爱好等情况,经过“寝室主任”分析选定后,由推荐者引诱联系对象来临汾,当确定联系对象来临汾时间、车次后,“寝室主任”即将情况汇报给“大主任”,“大主任”组织另外两个“寝室主任”进行研究,确定方法步骤,由其中一个“寝室主任”安排女性接站,另一个“寝室主任”布置场景、负责接收。接站人到站后首先远距离观察联系对象,如果联系对象不符合组织规定要求即放弃,如果符合要求即取得联系,将联系对象带至该组织租住的窝点。

  四川达州贫困农村的小伙子罗某是这次抓获的一个“大主任”,管理着六个寝室。2014年他被“临汾钢铁公司招工”的名义骗到临汾。“这个网友跟我聊了很长一段时间,给我发了大量的企业照片、工地施工图片、招聘信息等等。”罗某供认说,看到这些信息他动心了,为挣钱他来到了临汾。

  民警介绍,传销组织都会根据当地的情况,编造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如临汾有修路工程就说这边修路招工,有什么企业,就编造这些企业招工信息,半真半假。事实上,罗某应聘的“临汾钢铁公司”早在1998年就已经被兼并重组。

  “也经常发生男人冒充女人与网友网恋的情况,互相以‘老公’‘老婆’称呼达半年之久的,有可能是男人在冒充。”专案民警说。

  受害者半月成“犯罪工具”

  专案民警介绍,这些传销组织将受害者骗到窝点之后,通过成型的“套路”,“加工厂”“流水线”式操作,分工明确,依靠暴力、洗脑等手段,半个月就可将受害者培养成合格犯罪工具。

  受害者一进门先“净身”,被带到接纳新受害者的寝室,在院子里安排其他两三个寝室长把守,屋内四角分立四个男人。在受害者进屋后心神不宁的时候一分钟内“抖开”,即告诉受害者“进到这里你回不去了”,大部分受害者会情绪急剧波动,头脑瞬间空白。趁此机会,男人们一拥而上,控制受害者四肢,若遇反抗,则利用提前准备好的湿毛巾捂嘴,打一顿让受害者冷静下来,之后搜走全身物品,换拖鞋,防止逃跑。女同志再上去倒杯水,进行劝说:“反正都这样了,慢慢就好了,我们都这样过来的。”此阶段为“暴力屈服”阶段,以换拖鞋、捂毛巾、暴力殴打等限制人身自由,将随身物品全部抢走,并问出各种密码。

  第二阶段为“考察者”“上线”阶段,限制受害者人身自由之后,以折磨的方式“考察”。夜晚一两点开始组织“出早操”,在客厅穿着内衣,采取双手托冰“握手式”站立数个小时,白天以“半个屁股在板凳上,直立腰身,面壁”的方式“坐板凳”一天,除此之外,还通过“言语威胁”“减餐”“脱光衣服泼凉水”“烟熏”“种樱桃(在脖子上吸唇印)”“殴打”等软硬暴力折磨。7至15天后,不堪折磨、接近崩溃的“考察者”就“自己悟了”,同意掏钱或者骗亲戚朋友的钱购买“虚拟产品”。“上线”时会有隆重的“仪式”,并邀请两个其他“寝室主任”见证,体现自愿,之后继续“升华”。

  第三阶段为“老板”阶段,交了钱就成了“业务老板”,除了“出早操”等,以心灵鸡汤、经济学片段、未来前景等杂糅的“精粹教材”开始“培训”洗脑,在这种类似“邪教教义”摧残下,一般15天就对“出人头地”彻底深信不疑。

  成为“老板”后,这些受害者变成了害人者,此时团伙发给受害者手机等工具,按照团伙的分工要求开始“招工”,以各种借口向亲戚朋友骗钱,按照“话术”骗人入伙,同时对新入伙成员施暴。

  这些传销组织裂变极快,人员一旦发展到100人,就一分为二,各领50人觅地继续发展。警方审讯掌握,尧都区被打掉的传销组织仅为陕西渭南裂变的一条下线,2014年裂变到临汾之后,已由30余人发展为两个集团150余人,骨干成员基本固定,同时在外地裂变出下线。临汾警方近日在运城市打掉一批下线团伙。

  组织“因材施教”成员深信不疑

  据警方介绍,这些传销组织针对不同等级成员设计不同的教材“因材施教”,极具“邪教路数”,成员深信不疑,作恶毫无负罪感。

  这些传销组织分为“老板—寝室主任—大主任—经理—大经理—老总”多个层级,老板为业务代表,购买一至数十份不等的2800元一份的虚拟物品。“寝室主任”管理一个窝点,一般10到20人。“大主任”管理六个寝室,“经理”管理两个“大主任”。“老总”可“出局”,即拿上钱脱离传销组织。

  他们将敛取的钱财如数层层上交,直到“老总”手中,“老总”会依据组织规则定期发放“工资”。一般“寝室主任”每月领取680至980元,“大主任”领取1000至1600元,“经理”“大经理”领取1万元左右,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警方介绍,专案中的传销成员,少则一年,多则三五年,这些毫无自由的人每天食用清水煮白菜。但他们虔诚得像工蚁一样,认真学习、做笔记,兢兢业业“骗人”,不图回报,而“出局”成为“蚁后”就像挂在嘴边的胡萝卜。

  中海油集团的职工耿某,被初恋女友欺骗,2017年3月来临汾与其见面,被该组织非法拘禁,不仅丢掉了自己的正当工作,后来还成为“寝室主任”参与该组织的犯罪活动。英语八级的熊某,已考取硕士研究生,2017年4月来临汾与“网友”见面被骗加入该组织,被限制人身自由后,错失了求学深造的机会,后发展成为该组织骨干。

  2014年加入传销组织的受害者罗某经过“培训”后迅速蜕变,骗其父母将老家唯一的一头牛变卖后,买了四套“产品”,随着下线发展,2017年他成为“大主任”,管理六个寝室,每月最高领到1600元工资。成为“大主任”后,他有了短暂离开的资格,经“上级”批准,罗某2018年春节回家之后,又返回了传销窝点,继续发展“事业”,期待早日“熬出头”,脱贫发达。

  该组织“老总”将大部分非法所得予以占有,非法获利积累到一定数量后,按惯例“出局”让位,这不仅成为层级较低的嫌疑人羡慕的案例、泯灭良知“孜孜追求”的“目标”,而且使用非法所得重新进行投资,漂白身份,化身为真正的老板、企业主。

  在四川抓获已经出局的“老总”石海容和“大经理”刘元江,夫妻二人用攫取的不义之财开办了豪猪养殖场,目前已初具规模。

  “来的时间长了,骗了一堆亲朋好友,回不去了。都坚持了好几年,再坚持几年说不定就能‘出局’。”罗某说,为“出人头地”他选择了“坚持”。

[1]  [2]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