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国内  >  深度关注

航天员太空中能否长期生活?中国“月宫一号”给答案

 2018/04/20/ 08:26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记者刘婧宇

  仰望星空,在“大罐子”里测试人类如何摆脱“摇篮”

  航天员在远离地球的太空中能否长期生活?中国“月宫一号”科研团队14年不懈努力相关研究攀上世界巅峰

  本报记者刘婧宇

  2017年末,为人津津乐道的事件之一是中国科学家潘建伟入选英国《自然》杂志2017年度十大人物,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自然》杂志2017年度最佳科学图片中,也有我国科学家的身影:一幅名为《ISOLATION ZONE》(隔离区)的照片中,透过一个泛着紫红色光的圆形密闭窗口,一名志愿者正在种满植物的实验舱中做实验。这张照片拍摄自“月宫一号”科研团队。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向月球,春暖花开。”这不是类似海子般的抒情,而是“月宫一号”团队每天需要极其严谨地对待的科学实验——“月宫365”计划,即在3个完全密闭的圆柱形“大罐子”中生活365天。“月宫一号”是我国第一个、世界上第三个生物再生生命保障地基有人综合密闭实验系统,更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的四生物链环系统。

  为了这个实验,“月宫一号”科研团队苦心钻研14载,从“没人相信”到“成功运行”,终于使我国“闭环回路生物再生生命保障”技术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

  痴心——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

  “航天之父”齐奥尔科夫斯基曾说过:“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人类不可能永远被束缚在摇篮里。”“闭环回路生物再生生命保障系统‘月宫一号’是能与地球媲美的‘微型生物圈’,可实现航天员在远离地球的太空长期生活的目标。”“月宫一号”首席科学家刘红说。

  这是一种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闭环回路生命保障技术,是未来月球、火星基地等载人深空探测所需的十大关键技术之一。在这个鲜有人关注的领域钻研十几载,刘红不觉得苦。她经常在开学典礼上对新同学说“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希望入学的年轻人有笃定的理想信念并执着追求。在生物再生生命保障技术领域孜孜以求地不停探索,就是刘红的“幸福”。

  刘红教授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以下简称北航)生物与医学工程学院的博士生导师,也是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和俄罗斯自然科学院外籍院士。她个子不高,披肩发整齐地挽一个发髻,讲每一句话都很谨慎。

  1989年,因为治学严谨,加之俄语基础好,刘红成为公派留学生到莫斯科大学留学。那时,恰逢苏联政局动荡,当地物资极度匮乏,许多留学生竟从中发现商机,开始兼职“做生意”。他们从国内买商品带到苏联去卖,一转手就是将近十倍的利润。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国,老百姓收入水平普遍较低,少有人能面对如此暴利而不动心,但刘红没有。她说,“国家每个月都给补助,够用了。”谈到那些“倒爷”同学,她眼中有一丝黯淡,“他们中很多都移民了,现在基本没有人在做科研”,之后是许久的沉默。

  1994年,刘红从莫斯科大学获得环境保护专业博士学位回国后,一直在环境与生态领域探索。1998年,由美、俄、日、加等16国合作的国际空间站开始建设时,我国就希望积极参与国际空间站计划,但是掌握主导权的一些国家为了防止航天技术的扩散,拒绝中国加入。

  回想这段已被尘封许久的往事,刘红仍愤愤不平:“他们一开始就不想让我国加入,但是还假惺惺地让你递交申请书,让你把底牌全亮出来然后再拒绝你。”怀着强烈爱国心,这种被排斥的感觉让她很难受。

  看到苏联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研发出的“生物再生生命保障系统”,如同心被撞到一般,刘红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兴奋点:我这辈子就要做这个!实验若能实现高度闭合、甚至完全闭合,人类在地外生存就会解决时间、资源等一系列问题。

  刘红和她的团队瞄准了国家载人深空探测的重大需求,开始了漫长的探索之旅。

  恒心——从“没人信”到“不敢信”

  “如果你知道自己要去哪儿,那么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这句鸡汤文对于刘红来说,只适用前半句,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要做成什么,但是面对的是障碍重重,没有人看好这个项目,没有人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她一遍遍做实验,同时如饥似渴地大量翻阅俄文文献,从有限的相关材料中发现的每一点“蛛丝马迹”都能让她兴奋。

  从零开始,刘红带领的“月宫一号”科研团队不断改进方向,舱内适用生物筛选从大型动物到蚕,再到黄粉虫,实验一步步成型。

  探索总是艰辛的,没有突破之前,刘红团队的研究经常被人笑为“纸上谈兵”。那些年,去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她在台上做报告时明显听到周围有不友好的声音,里面夹杂着嘲笑、怀疑,会议茶歇的时候也没有人愿意和她交流。面对冷遇,她并没有一笑了之,而是倔强地转身,继续默默埋头于实验研究。

  “月宫一号”是为测试月球基地的生命保障系统而设计,要将它变为现实,光靠理论和数据是不行的,得有场地,有经费,有人力物力的全套支撑。但在十几年前,很难有人有如此超前的理念,理解并支持她。甚至有人说:“你这个项目太遥远,科研经费要顾要紧且能看见成效的项目。”

  那段时间,刘红成了一名“推销员”,她一遍遍地写申请、打报告,大会小会上见缝插针地推荐“月宫一号”。

  终于在2012年,“月宫一号”项目获批,实验舱就建在北航校园内曾经陈列教学用飞机的那块地上,因为能承受数吨重的飞机,地面承压能力够强,可以省去打地基的步骤。

  论证,立项,选址,建设,每一步都不易。

  2012年,是刘红有生以来最累的一年,日常教学照常进行,课后不仅得盯着实验,“月宫一号”实验舱每一步的建设更得操心。实验舱内要实现固体物质、空气和水的三大循环,并且满足实验员的长期居住,对设备的要求非常高。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每一分钱如何实现效用最大化,每种设备该用什么级别,如何让满足需求的生产厂家供货……一个个问题接踵而至,毫不夸张地说,她梦里都在琢磨解决办法。

  谈起6年前的建设过程,刘红仍十分感动,“这些设备很多都是爱国企业家的支持,有的是厂家专门为我们生产的,比如舱内植物生长的光源,市场上的民用光源达不到实验标准;空调设备,厂家也只收了很少的成本费用;还有实验员食用的无污染绿色猪肉,也是厂家将最高标准的猪肉赞助给我们。感谢这些有梦想、有爱国情怀的企业家。要不是他们的支持,这个实验舱造价起码得翻一倍!”刘红说,初步算账,起码节省了两千多万元,“但这个经验不值得推广,我们省钱是被‘逼’出来的。”

  在实验舱即将完工之时,俄罗斯科学家依然不相信刘红及其科研团队能达到如此高的技术水准。就在2013年元旦,“月宫一号”团队给俄罗斯的科学友人发去新年祝福电子贺卡,其中附了几张“月宫一号”的样图。这几位俄科学家在新年聚会上打开了这张贺卡,一致“赞许”:“他们‘画’得真好!”

  得知此事,刘红并不气恼,而是将这几位科学家列入了即将召开的国际学术交流会邀请专家名单。

  2013年冬天,“月宫一号”建设完成并成功试运转,外国几位科学家受邀来华进行学术研讨。刘红仍记得那位俄罗斯科学家的反应:他站在实验基地门口将近一分钟,后来慢慢走进来,围着占地不过百平方米的实验舱来来回回看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依然不相信眼前这个实验装置是真的。当天晚上10点左右,会议结束了,这位科学家提出还要去实验舱看,他担心白天看到的只是“装样子”的假设备,夜里就会停掉或者“没有了”。刘红笑了笑,欣然邀请他随时去实验舱参观。

  被震撼到的这位俄罗斯科学家在大红的留言簿上洋洋洒洒写了一整页。

  不过他的热情闹了个小乌龙,由于看不懂中文,他分不清留言簿的正反面,结果写到了留言簿的最后一页,还是倒着的。得知自己写反了,他要求一定要正着重新写一次,才能表达敬意。于是,那个被珍藏的留言簿上就有了一正一反两大段同样的留言。

  2014年5月,“月宫一号”成功进行了为期105天的密闭实验,已经实现很高的稳定性和闭合度,成为世界上首个成功的四生物链环系统。当年9月,该项目以排名第三的成绩入选“新中国65年十大引智成果”;2015年伊始,“月宫一号”团队再次荣获“2014北京榜样”特别奖。

  在国际会议上,刘红团队不再被冷落,NASA也专门邀请刘红去做讲座。面对突如其来的热情,刘红很淡定,她说:“我只谈我们现在达到的技术水平,关于核心技术内容我一丁点儿也不说。”

[1]  [2]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