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国内  >  社会新闻

一位相信“福报”的“失信”企业家

 2018/04/02/ 16:47 来源:新华网

  ▲2007年4月,冯翊向延安慈善医院捐赠“母亲健康快车”。

  ▲2009年10月,冯翊向某学校捐赠50万元。受访者供图

  “如果你只是有钱而不尽社会责任,充其量只是老板,而不是企业家。”这是冯翊公司运转红火时常说的一句话。他通过捐赠医疗车、捐助希望小学、资助贫困孩子等举动,来尽自己的社会责任。

  “有钱的时候,朋友们认识了我;困难的时候,我认识了朋友。”这是冯翊陷入困境后,刻骨铭心的感受。

  “我做慈善,并不指望被帮扶对象回报我。但我相信,整个社会,不会辜负我。”这是冯翊至今坚持慈善而不悔的信念。

  冯翊的事业前两年遇到重大波折,至今仍在苦苦挣扎。但他相信,他终将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

   微信呼吁关爱“爱心企业家”

  得知冯翊陷入窘境,还是在微信朋友圈里。10多年前,记者在采访公益人物范跃宁的时候,得知无锡有位叫冯翊的企业家,经常大手笔支持范跃宁在陕西和贵州的慈善事业。

  那时候,他经营女性健康用品、开发动漫,玩得风生水起、意气风发。他给自己定下目标——每年要有100万真金白银投在各类慈善事业上。

  2018年春节前,范跃宁突然在微信朋友圈说:“冯翊在前两年转型发展中遇到了困难,但他没有趴下,没有放弃,如今又和朋友一起东山再起,创办了江苏娜莎新能源公司!希望我们的爱心团队中,只要有车的爱心人士,能看看这位好心人的新产品,记住他广告中的电话,用行动帮帮他,买一点他的产品,帮他转发一下信息,让爱传递!”

  “人无完人,每个人、每个企业或许都会遇到困难,但只要我们都伸出援手,这个冬季就会温暖!让好人走出困境,才是我们共同的期盼!”

  看到这则消息,记者五味杂陈。的确没有哪家企业能够一直顺风顺水的,“看他起高楼,看他楼塌了”,正是很多中小企业此起彼伏关停开张的众生相。潮来潮去,岸边人常熟视无睹。只不过,冯翊曾经热衷慈善事业,他的困难,引起了范跃宁朋友圈很多爱心人士的关注。

  “我来买点,也可以合作。”“担当存于心,任凭浪涛急,总能立潮头。请代为致敬!”“应该多宣传,好人有好报。”范跃宁的朋友纷纷留言,更多的人,用转发来表示对冯翊的支持。

  范跃宁说,当天他的朋友圈有58人点赞,16人留言。“多少人转发?不清楚。”

  “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冯翊?”记者多年跟踪采访范跃宁,这一提议,自然得到积极响应。“可是,他两年前就上了失信人员名单,我在无锡地铁上都看到过他的名字。”范跃宁担心记者空跑一趟。

  “去了再说。”

   三重打击下的汉子,“失信”了

  3月12日下午,记者在离无锡火车站不远的徽商大厦,见到了冯翊。

  这栋20多层的大楼,也是困住冯翊的重要原因。他是无锡徽商商会会长,在他的撮合下,无锡徽商合伙买下了当时还没完工的大楼,其中,冯翊出资4000万元。后来,由于相关手续没有办好,导致楼盘一直无法正常挂牌。

  冯翊现在的公司,暂时蜗居在徽商大楼里,周边的道路,还没能实现通车。

  相较于企业风光时,冯翊当下的办公室简陋了很多。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是多支没抽完就掐灭的香烟。

  “2016年,是我最艰难的时候。因为2015年公司全力冲刺在香港上市,券商团队的策略出了问题。上市失败,我最起码损失一个亿。”得知来意,冯翊毫不避讳,却是心有不甘。

  那些年,他的公司主打女性健康用品,券商强烈反对公司逐步成形的网络销售,反而建议加大实体店建设,做强单体门店的销售业绩。

  “最多的时候,我在全国有300家门店。我的产品需要大量的广告支撑,但2015年,国家限制保健品广告,而电商大面积兴起冲击实体店,对我的销售影响非常大。”

  无法顺利上市融资,产品销量大幅下滑,门店的租金、员工的工资还得支付,冯翊的资金链断了。“公司员工最多时上千人,现在只70多人,门店也减少到12家。”

  由于资金紧张,关闭门店、清退员工时,冯翊只能拖欠部分员工工资、拖欠房租。“员工拉横幅讨工资讨说法,影响太坏。我从来没说不付工资,只不过手头暂时没钱。”看着往日还是笑脸相迎的员工开始恶语相向,冯翊内心满是苦水,还得想着各种办法筹集资金。

  更令他苦恼的是,10年间支付1000多万元给房东,但房东见他无法及时支付房租,就采取停水、停电的极端手法相逼。“我在无锡的几家会所,本来还能正常运转的,一停水停电,对客户的影响太恶劣了,对我更是雪上加霜。”

  为了支撑公司运转,冯翊动用了家里所有能用的现金,包括爱人的私房钱。赚一点,还一点;借一点,还一点,冯翊跌跌撞撞往前走,仍然没能避免风言风语。2016年,冯翊出国看望在加拿大读书的女儿,前后10多天时间,无锡坊间就传言他“转移资产、跑路了”。冯翊无力辩驳,只是默默努力着。

  “如果我宣布破产,我就解脱了,但对不住投资我的兄弟和朋友。不管压力多大,我也不会宣布破产。”由于无法偿还担保公司的3000万元,尽管有5000万的资产抵押,担保公司还是将冯翊告上了法庭,冯翊因此被法院列入无锡市失信人员名单,导致至今无法贷款,无法坐高铁、飞机。“去趟新疆,我足足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冯翊苦笑着说。

  冯翊所说的第三个打击,是他曾经投资的动漫产业,其主打产品《森林小镇》第一部96集曾在央视少儿频道和26家省市电视台播出,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际效益,第二部已经剪辑完毕,也只能束之高阁。“动漫让我损失5000多万。但致命的打击,还是上市失败。”

   患难时的真情

  “有钱的时候,朋友们认识了我;困难的时候,我认识了朋友。”这是冯翊陷入困境后,最刻骨铭心的感受。好在,他还有几个真朋友在。

  “2016年底,女儿急需交学费,当时我已经把公司的钱都拿去给员工发了工资,偿还了部分债务,已身无分文。走投无路的时候,赵玮给我打了4万元。我赶快把钱打给女儿的学校。我没跟赵玮借钱,但他知道我困难。他刚收到5万元,自己只留了1万元。”一分钱难死英雄汉,说到这笔钱,冯翊的眼睛红了。

  “那年春节,给亲戚朋友的孩子发红包,都是老妈给的。我一分钱没有……”曾经挥金如土的冯翊,感慨万千。

  “现在还有很多人说我不诚信,我没办法,因为我的状况在这里。但我一直在努力,等我玩转起来,所有的欠账都会还清的。”冯翊说,2017年后,他的状况开始好转。“人还是要多做些善事,会有福报的。”冯翊说,不指望他曾经帮助过的人对自己有任何回报,但这个社会,会给他“福报”的。

  他所说的“福报”,是一些朋友的支持,是一些老员工无怨无悔的跟随奉献,是他帮助过的一些孩子默默的鼓励。

  冯翊曾资助过几十名延安的学生,来自陕西洛川的杨蕾便是其中之一。从初一开始,冯翊就一直资助杨蕾,目前她在江南大学读生物医学的研究生。

  每天晚上,她都会给冯翊打电话或微信问候“晚安”。“她叫我老爸,鼓励我坚持下去,放宽心,她会一直在我身边。”说到这些懂事的孩子,冯翊嘴角扬起了笑意。“他们资金上帮不了我,但精神上的支持,同样重要。”

  无锡安徽商会的企业家田志全、罗琳、徐衡,以及杨朝辉、李春花等人,也在努力帮助冯翊解决资金周转。冯翊刻意把这几位好心人的名字,一一告诉记者。“他们先后帮我解决了几百万元的周转资金,一是基于友情,二来,他们相信我能东山再起!”

  “就连老范(范跃宁)也曾经借给我10万元,让我给员工发工资。”说起范跃宁的微信呼吁,冯翊感激地说,那次“微信呼吁”,帮助公司的微商城增加了100多个关注,下单购买产品的也有七八人。“这一点一滴,对我而言,不只是一点点销售量,更是难得的精神支持。”

  “我做慈善,并不指望被帮扶对象有任何回报。但我相信,整个社会,不会辜负我。”已知天命的冯翊笑着说,“我要向世界证明,我还是个打不死的‘小强’!”(本报记者朱旭东)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