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国内  >  热点人物

俯首朝下 仰天豪情——追记富有智慧敢于直言的报人贾安坤

2017-11-08 14:55来源:上海新闻广播 

  俯首朝下 仰天豪情

  ——追记富有智慧敢于直言的报人贾安坤

  我当记者,贾安坤同志对我的影响很大。

  作为当年解放日报农村部的老领导和同处一个办公室近八年的同事,他与我,相互交谈之广、之深,老贾爱人叶老师有评说:“真少见。”意趣相投,以致年长我13岁的老贾动辄呼之“超兄”,让我这个当时还不到而立之年的年青记者,时有汗颜。

  70年代末,我进解放日报工作不久。一天晚上,就着一个话题闲侃,老贾突然很真诚地讲了一句:“农民真好!”我不解。怎么说?

  老贾说的是一件很值得人们思考的往事。1963、1964年,解放日报仍是中共华东局机关报。大学毕业二三年、20多岁的贾安坤在报社农商部当记者,主要跑农村,到周边省份农村采访,那是常事。这年寒冬,老贾到江苏省昆山、太仓一带采访,那时的交通和通讯条件与现在不能比,为了提高采访效率,也为了更好地深入基层、了解实情,抓到有价值的农村新闻,贾安坤此行足足30天。每写好一篇稿件,便急赶当地邮局,往上海汉口路274号解放日报寄。先期已发出八篇稿件了,贾安坤心满意足,整理采访资料,打算赶在第二天小年夜之前返回上海解放日报社。那几天他借宿在昆山县乡下一农户家中,下榻处是紧贴农户家猪圈的小草房,裹着一条庄户人家大厚棉被,睡在稻草垛上。冰冻三尺,风透草房,还是那个好睡呀!直到有人在外叫门,贾安坤才急穿衣服起来。拉开篱笆门,老贾,那时应为小贾惊呆了。房屋主人的妻子、50多岁的农妇,双手端着一大海碗热腾腾、银光透亮的新米饭,上边盖了两个刚起锅的油煎荷包蛋,撒在上边的小香葱碎末仍很生绿,整个就是一碗“异香”。农妇喃喃道:讲讲是大上海来的大记者,到底还是个小年青!小年夜啦,还在这,受罪。受罪。

  此时正是我国三年自然灾害不久,人们刚刚走出饥饿的阴影,那时,物资、粮食不能说不匮乏。但乡村农民却用如此的气度和方式,对实实在在走进他们生活的党报年青记者表达了特有的钟爱和肯定。

  贾安坤对此真是铭记五内。那时,我当解放日报记者时间不长,听了此事,确实有醍醐灌顶的意思。

  俯首朝下真深入

  一是与采访对象关系感情上的深入。二是与采访对象思想交流上的深入。其三,则是与采访对象交友境界上的深入。

  当记者,跑农村,一下去就是30天;一路采访,一路邮寄发稿;为了熟悉农村、农业、农民,可以打地铺、睡草房,这是青年贾安坤的采访作风。老贾是1937年生人,属牛。他当记者跑农村的作派,真有俯首朝下的“牛”的精神。据我所知,这也是解放日报当年一批好记者的优良传统、优良作风。

  你说这是一种行为方式也好,是一种文化也好,是一种价值取向也好,作为一名部门负责人,贾安坤如此行事,对我这种年青属下,就是不言而教了,有着极强的启示和激励意义。接触时间一长,我渐渐觉得,老贾作为新闻工作者,其俯首朝下,作风的深入,同时还体现在其他层面上。

  一是与采访对象关系感情上的深入。大凡跑过农村采访的上海新闻界人士,都有这样的体会:“此活难干”。条件艰苦、路途遥远,费时费力,投入产出性价比低,此尚是题外话。有两点更是做农村新闻之难。农村相对城市生活节奏平稳缓慢,热点新闻含量十分稀薄,此为一。其二,采访对象大都为农村基层干部,甚至农民,文化程度不高,言辞朴实,不善表述。有时遇上讷于言、明于事的群众,心中明白你是大城市大报来的笔杆子,还不是想听几句好话吗?况且上级也时有关照,就按葫芦画瓢,应个景儿说几句。这就忽悠了稍欠功力的“秀才”,笔下文章不是花拳绣腿乱吹,就总是那么几句,“套”得很。贾安坤不然,尽管这是一位在1957年曾以高分考入复旦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但与农村群众似乎自然就有真诚的情意。到什么地方,很快就能融入其中,见面自来熟。熟而为朋,相契为友。我估摸这与他的出身有关。老贾来自于江苏南京小汤山农村,按那个年代,他家庭成份不佳,颇有瑕疵。人情冷暖,就倍加珍惜工农群众的朴实,珍惜那份与农民的联系和感情。乡下经济虽然落后,但好客。贾安坤到乡下采访毕,农村朋友常拉他在食堂,有时甚至家中,弄几个农家菜,两热水瓶土酒,号称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老贾年轻时便善饮,也好饮。这个笔杆子本身与泥腿子合得上话,再加上酒这好东西,时常到了个个兴高采烈才分手。这内中意味并不是在于所谓杯中交情,一个大城市的知识分子能与农村基层干部,甚至农民好到这个份上,采访时单刀直入,快言快语,了解实情,听到真话,那真是不在话下了。

  我入报社,开始跟着他轮个儿跑人称“上、嘉、宝、川、南、奉、松、金、青、崇”10个郊县。工作完之后,这种轰轰烈烈的场面经历不少。最让我叹之为兄弟情谊的是那1981年夏天,我随他到青浦练塘人民公社采访。公社党委书记孙绍荣是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干将,为人也特实诚。头天听说我们要来,天热无甚小菜招待,弄几个蕃茄削好皮,再洒上白糖,吊入深井水中凉着。又与办公室干事下水抓了好几斤黄鳝,让食堂炊事员抓炒。我们虽是坐车,赶到那里已是中午时分,大汗淋漓。孙绍荣捧来自己浸泡的药酒,要我们在他办公室边吃边聊。那天气温似有39℃,树上知了都懒得叫。但孙绍荣用深井水“冰镇”过的糖蕃茄沁人肺腑,孙氏药酒让人振奋。席间,我听到孙书记慷慨直言:农田基本建设要搞,粮食产量要稳住;但对社办企业也要网开一面,合适的项目必须上,否则农民腰包恁的鼓不起来。这是当年我听到农村建设中关于“无工不富”的最早、最直率的意见。

  贾安坤与农村朋友的交情,真是别具一功。我记得在原来的嘉定县黄渡人民公社,老贾就与一户普通农民结成亲戚,逢年过节,两家时有走动。一次春节,报社有事找贾安坤,四处无着,最后设法让黄渡人民公社有线广播站通知。老贾一家在乡下角落,听到大喇叭喊话,才返城的。这种与采访对象关系上的深入,让人感叹。

  二是与采访对象思想交流上的深入。那时我们的办公室内常有客人来访,找贾安坤的相当一部分是来自郊区农村的骨干通讯员,而另有一批则是农村的基层干部,大都是公社的党委书记,或者是县委、县政府的机关干部。80年代中期之前,市区与郊区的交通还相当麻烦,大部分的郊区干部到市区开会或办事都要住一夜。有些人便抓住机会赶来解放日报找贾安坤聊天。由于同在一个办公室,我边改稿件边听他们谈话,总觉得那些朋友与老贾的交流毫无顾忌。面对解放日报的部主任、大记者,他们的“镜头感”好极了。我时常听到他们对照中央和市委、市政府的政策,讲述当地工作取得的进展,遇到的困难和矛盾,干部、群众思想上的一些真实想法。有结合实际,勇于探索,工作大获成功的得意之笔;也有深感政策与实际有距离,上边指示没有顾及到群众意愿的私房牢骚。我记得有一次晚上八时许,一位来自远郊、有些资格的机关干部嚷嚷着走进办公室,身上带有几分酒气,对解放日报的一篇农村报道提法有意见,找贾安坤要好好讲讲自己的看法。我听了一会,感觉不过如此,此公有些轻狂了,便整理一下东西,抓紧回宿舍。老贾却又是倒茶,又是递烟,还在那热乎着呢。

  对于一位负责上海市委机关报农村报道的人而言,这种交流十分重要,犹似一棵大树虬劲的根系,四面八方,向着土壤深入,紧紧扎下去,获取甚为丰厚的营养。当然,老贾的交流,更多的是走出去,到农口的委、办、局,到郊县的基层或领导部门。当年上海几位很有思想的县委书记、农委的负责同志,都是贾安坤经常与之交流思想的对象。我曾多次陪老贾到那时的农村党委书记董家邦、农委主任万景亮、副主任潘烈,上海县委书记陶奎璋、嘉定县委书记李学广、川沙县委书记倪鸿福等各位的办公室,甚至家中长谈。记得陶奎璋有次曾这样放言:这一二个星期,贾安坤必定来莘庄找我。其理由是,已两个月没见面,他需要我的思想,我也需要他的思想。搞新闻工作,到了这种状态,认识形势,把握全局,就有了厚实的基础。

  其三,则是与采访对象交友境界上的深入。贾安坤曾好几次跟我说,他有一个很难改正的缺点,言之为“兵僚主义”。我理解这是与官僚主义相对而言的。主要是不善于接近领导,不跑领导门子。缺乏那种与领导有工作谈工作,没工作谈情况,没情况谈思想,没思想谈感情的本事。其实,他很长于交际,只是集中在工作采访范围之内。80年代上海的10个郊县及农口系统,贾安坤的知名度很高,各色人等,说有数百名朋友也不为过。他常为朋友工作上的成绩高兴,职务上的晋升庆贺,但似乎更动情于一些处于困境,甚或尚在磨难中的朋友。有几回我问他,昨天到哪去了,他会笑笑,哎,抽空去看看那位老兄了。这老兄正是检查过不了关的时候。要知道,那时候有解放日报的贾安坤赶来看望,政治信息内涵之丰富,是可以想见的。金山县委原来的一位领导,70年代末调动工作,职务属往下走的那一档。贾安坤几次约都是朋友的原报社一位老同事去金山看望,均遭婉拒。对此,贾安坤始终耿耿:那种眼睛只往上看,不往下看的人,绝不能交。1983年,我采访过很有创新精神和改革业绩的南汇县惠南镇供销社党支部书记唐继荣,4000多字的通讯,题目为“人生在世”。稿件经贾安坤最后审定排出了小样,临上版面时,当时县委的负责人与唐继荣有意见而不同意,被压了下来。这也是我进解放日报工作24年,唯一没被采用的稿件。时间证明,这种压制是毫无道理的。从那时起,老贾和我跟唐继荣始终保持联系,至2006年4月一天的早上,老唐的儿子唐林森打来电话,告诉我其父病逝的噩耗,我翻箱倒柜用了一个下午,把20多年前几近破损的那篇通讯小样找到,并复印一份给已退休的老贾。第二天,老贾来电,说看了那通讯心潮激荡,一夜无法入眠。他决意要赶到南汇,参加唐继荣的追悼会。也代表我,向当年富有创新精神的改革者唐继荣致敬、致哀。

  事后,贾安坤十分热诚地与《新闻记者》杂志联系,自己配写评论,重新刊发那压了20多年的通讯《人生在世》。老贾的评论强调了那层意思:新闻工作者只有深入到时代实践中去,才能采写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同时经受得住时代的考验。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编辑:[穆好强]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甘肃省食药监局通报6批次不合格食品
 
近日,省食药监局在官方网站通报了近期糕点、乳制品抽检结果,本期共抽检样品234批次,其中抽检合格样品228批次,不合格样品6批次。对抽检不合格产品,经营单位所在地兰州、金昌、平凉、定西市食品.......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 陇ICP备05000341 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