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地方播报 正文  
 

成都道明镇农地修商品房 村民:有人瞒着我们捣鬼

作者: 稿源: 华西都市报  2016-09-06 08:38

 

  9月1日,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道明镇政府了解情况。

  东岳村村民从村委会“抢”回的股权证。

  9月1日,崇州市道明镇东岳村4组,村民望着即将完工的安置新房,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道明镇

  在成都近郊,因镇政府驻地道明场而得名。道明场,原名东岳场,以场上有东岳庙闻名。清末易名为道民场,取“以道为民”之意。民国年间写作“道明”,源于《周易》:“天道下济而光明。

  9月1日午后1点15分,成都崇州市道明镇东岳村4组。村民王宏亮(化名),看着眼前即将完工的整理项目安置小区新房,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天气更加闷热难受。

  “要搬新家了,以前都住的低矮旧房,你不高兴吗?”华西都市报记者见状问他。王宏亮叹了一口气:“怎么高兴?田土都卖完了,没有了,又没社保,这房还买不起,以后该怎么生活下去?”王宏亮说,群众一直郁闷,最后才反应过来,“有人瞒着我们在捣鬼,盗卖了我们的田土。”

  到底谁在捣鬼?田土怎么卖的?卖了的钱去了哪里?十多位村民找村委、道明镇政府、崇州市有关部门要说法,“找了两三年,一直没有个说法。”

  实在没有办法了,村民们拨通了华西都市报“监督进行时”的新闻热线96111。华西都市报记者多日调查后发现:崇州市道明镇东岳村4组的问题,非常复杂,头绪繁多。

  一问

  “鸵鸟园”怎么就变成了商业用地?

  道明镇离崇州市很近,路也好;而东岳村4组,就是道明镇政府所在地。

  “鸵鸟园”的故事,说来话长,最初发生在20多年前。

  1995年6月17日,道明镇政府与东岳村村委会签订了第一份协议:镇政府征用东岳村26.3亩土地,条件是减去村民的粮油任务、农业税和各种提留。

  围绕这26.3亩土地,道明镇政府与东岳村村委会,前后签订过4次协议,后三次时间分别是2005年、2013年、2015年。在2005年11月15日的第二次协议里,明确说明了征用这26.3亩的用途:用于集镇建设。

  据村民们的说法,镇政府征用这块地后,转让给了崇州畜牧局,用来养鸵鸟,所以叫“鸵鸟园”。“后来,养鸵鸟亏了;亏了后,这块地不知怎么,就修成了商品房。”

  9月1日,华西都市报记者现场看到,原来的“鸵鸟园”,已经修建成了一个商业楼盘。楼盘取名“梵谷源溯”,修建方是崇州市建设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镇政府用减免“粮油任务、农业税和各种提留”征用来的土地,怎么就变成了商业用地?谁做主卖给崇州市建设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卖了多少钱一亩?钱去哪了?卖这块土地,可有法律依据?

  没人出来回答村民们这些疑问。

  二问

  9.51亩农田,正在修建商品房,凭什么?

  与“鸵鸟园”紧挨着的一块土地,一共9.51亩。据村民说,镇政府2000年左右租用了这块地,“租金是每亩每年给1000斤大米。这个租金,我们现在、今天都还在拿。”

  可村民们不解的是,这9.51亩土地,也不知怎么回事,又变成了商业用地,“依然给了崇州市建设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9月1日上午,华西都市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工地上有高大的行车、脚手架,运渣土的货车正在进进出出。楼盘的名字,叫“梵谷源溯二期”。

  村民们觉得莫名其妙,“镇政府在骗我们,今天都还在骗我们。”“这是盗卖土地。”

  村民们不知道这块地是谁做主卖的,更不知道用每亩1000斤大米廉价租来的土地卖了多少钱,钱去了哪里?只直观地感觉到:“这里面问题很大。”

  两块地,都给了崇州市建设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村民觉得,这个公司的老板俞华生(音),一定与某些领导“关系很铁”。

  三问

  村民的股权,为什么大幅度缩水?

  到现在,东岳村4组可耕种的田地,包括宅基地,镇政府要么“征用”,要么“租用”,全部没有了,用村民的话说,“卖完了。”

  剩下的打谷场、晒场,原来村里的保管室、路、沟等公用地,作为股权,平摊下来给了村民。股权与农用田地,两者的市场价格差距很大:农用田每亩卖4万元,股权每亩卖27万元。2011年底,崇州市农发局专门给每户村民制作了《股权证》,并要求尽快发到每户村民手里。

  “但有人打招呼,不能把《股权证》给我们。”69岁的老党员陈学明是村议事会成员,他和67岁的村民代表苟泽贤等人,给华西都市报记者回忆了一个场景。

  “2015年二三月吧,那天天晴。我们到村委办公室去,要求拿《股权证》。干部只给我们看,不发给我们。于是我们就‘抓’。”据说当时现场有些乱,村民总共只“抓”到三本股权证。第一个“抓”到自家股权证的是高顶银,第二个是陈学明,第三个是邵建华。

  “张群良也是村民代表,他也抓到一本。但干部威胁我们,张群良就退了回去。我没退,是我的我为什么要退。村长乐均过来威胁我,我说我老了,年纪大了,动到我的话,麻烦。”陈学明等人的股权证,就这样拿在了自己手中。

  不把股权证发给村民,是谁在打招呼?原因到底为何?村民都不知道,只是猜测“这里面有鬼”。

  这本红色的《股权证》,清晰写明:东岳村4组每个村民的股权,都是340平方米。但在2013年7月1日的《崇州市道明镇东岳村土地股份合作社集体建设用地指标公示表》里,村民的股权,却统统只有51平方米。这意味着:每个人的股权,大幅度缩水了289平方米。

  这个股权有什么用?村民代表算了一个账:农用田每亩卖4万元,股权每亩卖27万元,“除以667,农用田每平方米是59.97元,股权每平方米404.79元。”换句话说,每个村民缩水的289平方米股权,等于每个村民缩水了11.69万元。

  东岳村一共271个村民,这账算下来,让大家惊出一身冷汗:姑且按每个村民10万元算,这就是2710万元!

  这笔钱,缩水消失到哪里去了?至今,村民们也没搞明白。

  记者探访

  道明镇党委副书记杨毅回应村民质疑

  “以党性担保,群众利益一分钱都没有损害”

  村民们说,两三年里,他们的十几位代表,从崇州市到道明镇,再到东岳村,跑来跑去要说法,“跑了好多路啊!”都没人给出答案。

  流失的时光里,道明镇领导班子也换了几轮。

  最初的党委书记是陈玲,其任期是2010年4月至2013年7月,她现在是崇州市文体旅游局局长;接任者是李鸿奎,任期为2014年3月至2015年10月,据说他现在是崇州市人大的领导;现任的党委书记是牟小刚,2015年9月上任。

  该谁来回答这些疑问呢?9月1日下午2点20分,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道明镇政府。其实,镇政府的办公楼好找,因为它就在“梵谷源溯”楼盘的对面,只隔一条公路。

  一系列交涉,几次查验记者证,之后就是等待……直到一个小时后,下午3点32分,道明镇党委副书记、副镇长、武装部长杨毅,受党委书记牟小刚、镇长康蓉委托,代表道明镇,与华西都市报记者见面。

  得知杨毅去年12月15日才上任道明镇,华西都市报记者担心他有些情况不太了解,包括前几任书记的事。但杨毅非常肯定地回答:“我来了之后,花了8个月时间梳理,包括前任书记,不可能有一分钱损害群众利益。我以党性担保,都经得起纪检、审计的检查。”

  杨毅分管的工作不少,其中包括“土地整理”。“土地整理的流程,现在是相当严格的,公开、公平、公正,每一分钱都有细账。”杨毅说,“依法治国的背景之下,处理任何群众的事,立脚点、出发点,是我们最基本的工作标准和要求。”

  华西都市报记者直接问杨毅,“鸵鸟园”变成商业用地、9.51亩农田修建商品住宅、村民股权缩水,道明镇有没有法律依据?

  杨毅回答得很干脆很直接:“肯定有!”

  “你何时能够提供?”“我打电话(找人来查档案)。哎呀好热,今天突然升温了。”说完之后,杨毅离开了会议室。

  等了许久,见当天无法拿到镇政府的“依据”,华西都市报记者只能离开。

  其实,和杨毅的对话中,还有一个细节很有意思。听华西都市报记者陈述问题的时候,提到“2710万元”这个数字时,杨毅一直在笑,微笑,点头微笑,似乎觉得是“天方夜谭”。杨毅有句话令记者印象深刻:“给群众一个明白,还干部一个清白。”

  离开道明镇政府时,杨毅等答应:“尽快提供法律依据。”但遗憾的是,虽然随后几天里,华西都市报记者多次以各种方式催问,但直到9月5日发稿时,需要的法律依据或者官方解释,对方依然没有给出。华西都市报记者曹笑摄影吕甲

编辑: 张白云
 
图片新闻
 
相关新闻
每日甘肃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每日甘肃网讯”或“每日甘肃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每日甘肃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每日甘肃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每日甘肃网讯[XXX报]”或“每日甘肃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甘肃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每日甘肃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每日甘肃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集团报刊:甘肃日报 兰州晨报 西部商报 甘肃农民报 甘肃法制报 甘肃经济日报 读友报 今日时刊 鑫报 甘肃手机报 English 繁体中文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法律顾问:高洁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单位:甘肃贺文龙律师事务所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