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社会新闻 正文

分期付款火爆大学校园 优惠成选择分期直接原因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2015-09-08 08:31  编辑: 徐诚诚


  眼下是高校开学季,多个主打大学生分期消费的创业公司竞争风起云涌。9月1日,“爱学贷”和“分期乐”分别举办针对大学生的分期购物节,前者宣布让利总额高达5.9亿元,后者则表示砸下3亿元在3000多所高校实行全场免息的优惠……

  深圳大学的吴泰庆成了这些优惠的众多受益者之一。他曾迷上一套进口播放器和耳机,但3000多元的售价让他犹豫。现在他在一年内只需每月支付300元就用上了心仪的商品。他周围也有越来越多的同学在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电子产品。

  腾讯科技今年1月所作的一项调查显示,7932名大学生中有77.9%的人了解分期消费。21%的人实际使用过分期消费,近一半的人表示“想要尝试”。

  分期消费领域资本涌动

  随着信用消费在大学生群体中兴起,创业公司不断发展壮大。去年12月,“分期乐”宣布完成1亿美元的B轮融资,并已布局全国99%的高校;“趣分期”成立不到一年半,公开表示累计融资超过4亿美元,积累了400多万学生用户。

  在“分期乐”创始人、总裁肖文杰看来,大学生信用消费在最近两年突然爆红的主要原因包括:一是前几年大学生信用卡业务因为银行经验欠缺而告停,留下了市场机会;二是年轻人的消费意识超前;三是深受青年喜欢的数码产品愈发时尚化,换代极快;四是社会经济发展,大学生生活费充裕,也有更多兼职的机会,降低了违约风险。

  “爱学贷”品牌总监毛莹莹认为,90后对互联网和市场经济的拥抱使他们更易接受信用消费。另外现在的创业公司也从银行并不算成功的经验中吸取了教训:从推广起就与公益性质的贷款明确区分,宣传信用意识;在贷后管理也讲求线下,风控更严格。

  “线下深耕”无疑为分期业务的红火打下了基础。肖文杰觉得,模式重、成本高、员工多是行业的整体趋势。“分期乐”在下游有2000名全职员工,总计约两万人的线下团队,在全国绝大多数高校建立起推广网络的同时,还有了完整的配送系统。

  目前联想等企业正在和“爱学贷”合作,毛莹莹表示,部分原因是看中了其地推团队对品牌进入校园的作用,同时“爱学贷”线下的营销、配送、风控渠道在吸引学校周边小商铺加入分期产业链时的吸引力会更加明显。

  “趣分期”总裁罗敏曾表态:庞大线下团队的价值在于可以承接巨头不愿沾手的工作。当学生信用消费市场没法通过线上搭建时,线下团队就有抵抗巨头的壁垒和相应的合作资本。

  目前,“分期乐”与京东签署战略合作;“趣分期”在8月拿到了阿里系蚂蚁金服两亿美元的新一轮巨额融资。得到巨头青睐,也体现了行业本身的价值。

  肖文杰认为大学生信用领域从零到一,对于电商是有利的补充——“让买不起数码产品的学生成为有效用户,事实上是在帮电商做增量;行业成熟后,金融机构也可以通过分期网站‘零风险’地杀回大学生领域”。这些背后的价值是资本涌动的重要理由。

  在不少大学生看来,明显的优惠是选择分期消费的直接原因。吴泰庆就是因为碰上免息活动觉得“划算”才尝试分期付款的。在青岛大学读大二的王韬也曾在自己生活费不够的时候用“分期乐”的“借点花”取过300元应急,“小额贷款有免息额度所以体验很好,还款也没压力”。

  毛莹莹坦言,“爱学贷”在学生端基本让利。肖文杰更是直言目前最看重“成长性”,追求的是用户体验。“分期乐”从9月起补贴数亿元开展为期数月的全额免息活动,进一步吸引学生用户。

  创业公司如何完成银行做不好的事

  “大学生信用消费市场已日趋成熟,经过早期野蛮生长,已经到了几家公司‘群雄割据’的阶段。”毛莹莹说。

  不过质疑声依旧不绝:有观点认为这是绑架父母的“高利贷”;也有对其利率、风控、盈利模式的疑问,质疑者认为大学生本身没有收入,创业公司怎么能完成银行都做不好的事。

  中国人民大学信用管理研究中心最近发布的《全国大学生信用认知调研报告》显示,大部分大学生几乎没有除了家庭之外的其他收入,超八成大学生有资金短缺情况,大学生资金短缺主要集中在社交、购买电子产品等娱乐性消费。

  毛莹莹指出,绝大多数大学生购买的是均价5000元的数码产品,300~400元月还款额对于大学生来说普遍愿意承受。

  肖文杰表示,“分期乐”成立两年多经历了完整的还款周期,目前掌握的数据显示大学生信用水平反而优于社会人群,不到1%的总不良率甚至优于信用卡的5%。

  风控体系的建设被创业公司视为核心工作。肖文杰介绍,“分期乐”的数据分析模型可以评估用户风险系数,“一位同学多次挑选后选了一部小米,另一人直接拍下一部新款IPHONE,这两人的风险系数肯定不同”。他还举例,有一次数据库中广州地区MACBOOK笔记本电脑月均销量为10台,但有几天的销量暴增10倍,经验证是犯罪团伙利用学生信息套取货物。

  他认为,稳健的地面团队作用更大。“分期乐”的所有用户都会有高校经理前去当面审核学生证、身份证等信息,采集到的信息会即刻传输到深圳或武汉的审核中心进行检测;学生购买的货物也在此过程中由校园经理送到学生手中,学生则当面开封检验。此举既可以确定商品质量,也排除了各种潜在的欺诈风险。

  毛莹莹表示,“爱学贷”有短信、电话、APP推送直至地堆人员当面沟通的立体催收系统。

  分期消费引发的争议还有过高费率和违约金带给学生的经济压力。中央美术学院的肖陈新在一家分期网站上购买了一部原价6788元的IPHONE PLUS,他在今后两年需要每月支付320元。他一方面为13%的高利率不爽,另一方面该公司不支持提前还款,一旦误期就要缴纳违约金也“影响了心情”。他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每月还款也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压力。

  毛莹莹认为,利率偏高有市场周期原因,“目前供小于需,行业发展的速度实际上跟不上大学生的需求,所以早期利率偏高”。

  罗敏则表示,“若校园分期毛利能到百分之十几,规模做到京东那么大,就可以把服务费降到非常低,让用户用基本等同于银行存款利息的利率借钱”。

  肖文杰认为,保持低服务费的同时应继续通过各种补贴让用户获益,“提前还款的用户能免服务费,这就是为了教育用户”。同时他也承认行业内目前有骗局,某些公司会利用滞纳金以及各种隐藏的违约风险“挖坑”骗取学生钱财。

  “造血”和“抽血”能否良性循环

  为了使创业公司良性发展,目前创业公司普遍的做法是引入兼职招聘。毛莹莹表示,经过本公司渠道找到兼职的学生将会在信用资料中获得加分。 “趣分期”获得D轮融资后,也推出“趣店”业务支持大学生创业,还通过线下运营为学生提供实习、兼职机会。这种做法被看成为实现“造血”和“抽血”的良性循环。

  在盈利方面除了依靠服务费和商品利润外,创业公司更远的目标在于把握学生未来的商业价值。肖文杰就表示,“全力做到让学生进入社会后依旧是我们的用户”。对于毕业的学生可能给予高额的商业授信,利润空间也会充分展现。

  “趣分期”计划推出的大学生求职、租房业务也被认为是同一思路,大学生分期消费本身将只是生态的一个切入点。

  这种可能性同样被其他行业的跨界者所注意。国内最大的职业发展平台“智联招聘”在6月上线了大学生低利率贷款产品“智联笑花”,至今为100多所高校的2800人授信了超过8000万元的资金,人均信用额度达到3万元。

  该产品明确申请人为高年级学生,“智联招聘”CEO郭盛表示产品核心是瞄准学生找到工作但还没有加入公司的6个月时间,主要解决学生租房、添置职业行头、创业启动金,甚至毕业旅行等消费问题,并以此为切入口为职场新晋人士提供长期服务。

  毛莹莹觉得,信用消费可以刺激大学生的个人发展和可塑性,帮助一些有需要的学生获取发展所需要的物质条件。

  肖文杰认为,校园分期消费对年轻人最大的意义在于“让大学生在走上社会前就增加了信用意识”。他预计将来可能会把诚信数据共享,从而完善社会征信系统。

  郭盛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智联招聘积累的信用数据可以大大降低“智联笑花”的风险,另一方面新产品又可以补充积累征信系统,从而在招聘贷款等多方面引入长效的信用管理体制。(实习生程盟超本报记者王聪聪)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