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地方播报 正文

96岁老兵忆抗战:14岁放羊遇见红军 就跟着队伍走了

来源: 西安晚报  作者:   2015-07-20 16:46  编辑: 周飞


  原标题:96岁老兵忆抗战:14岁放羊遇见红军就跟着队伍走了

  钟彪老人的一本1948年的账本,密密麻麻地记录了当时的各种开支。

  为了缅怀先烈,铭记历史,纪念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在9月3日到来之际,本报采访了一批还健在的老红军老八路,还原抗日战争期间一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为活命全家逃荒给人揽工

  “吃不上饭,全家都饿得要命。只能逃荒求生了。”7月15日,在子长县瓦窑堡社区陈家洼村半山腰的一户农家小院里,今年已经96岁高龄的钟彪老人断断续续地讲起了他的往事。

  钟彪老人说,他们家原本是子长县李家岔乡金屋塌村人。由于贫穷,在他7岁那年,全家逃荒到了安塞县闫家岔乡窑子沟村,在一个叫“谢三”的地主家干活。

  “我给人家拦羊,从早到晚一直和羊群为伴。没有鞋穿,就用玉米包皮裹脚,夏天光着身子满山放羊,冬天没有棉衣御寒,就抱着小羊羔取暖。”老人家回忆说,1934年秋天,在他14岁那年,他在山上放羊时遇见了红军。“听说是给穷苦人打天下,能吃饱饭,我就直接跟着队伍走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

  钟彪老人的二女儿,今年60岁的钟景梅女士对记者说,在她小的时候曾经听奶奶说,她父亲当时参加红军时,只有14岁。因为走得匆忙,家里人开始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最后才知道是参加了红军。

  “听奶奶说,我爸爸在山上放羊,但是半夜了还不见回来。家里人就到山上去找,结果只找见了羊,但是没找见我爸爸,当时害怕我爸爸被野狼袭击了。一年后,才得知父亲在红军的队伍里。”钟景梅女士说,“地主知道了让赔偿损失,还以“通红匪”的罪名对爷爷奶奶横加迫害。在逼迫之下,爷爷就上吊自杀了,奶奶也在一年后,改嫁他人。”

  闹革命保家卫国痛击日寇

  “我当时参加了红四支队,是先锋连的战士,最后当了班长。我们的支队长叫吴亚雄,当了红军闹了革命后,我才觉得自己像一个人,知道了为穷苦人打江山的大道理。我的命运才开始了改变。”钟彪老人说,从1934年10月至1935年6月,他所在的红四支队除了偶尔打一些游击战以外,主要是以“学习训练和招募士兵”为目的壮大自己的队伍。到了1935年7月后,至1936年7月,他们被编制在了红一方面军补充师,他在第一团中当了一名排长。

  “我们是最早到黄河对岸抗击日寇的部队。我们是八路军115师343旅,平型关战役就是我们打的。”钟彪老人回忆说,1937年8月份,他所在的红四方面军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八路军”后,接上级命令,集结在陕西省三原县,同月下旬,作为先遣部队,他们从韩城芝川渡口东渡黄河,进入了战区。9月中旬在山西雁门关、平型关等地打击日寇。

  “记得当时刚过完中秋节,我们主要伏击在平型关南侧,日本人当时是想占领太原。”钟彪老人回忆说,1937年9月20日左右,作为115师的先头部队,他们来到了一个叫“大营”的地方,几天后按照上级指示,他们又急行军来到一个叫“东河南镇”的地方打击日寇。

  “我们和阎锡山的部队配合作战,战斗很惨烈,打了几天几夜。日寇被歼灭了。日本人很残忍,我亲眼目睹了日本人将自己的兵活活烧死。”钟彪老人说,平型关战役是一场伏击战,我们切断了日寇后路,日本人为了出逃,将自己一些受伤行动不便的士兵活活烧死。

  “他们把伤员和士兵尸体堆放在一块,然后焚烧,惨叫声不绝于耳。日寇的行为,已经超出了作为人所承受的极限。”钟彪老人说,平型关战役打出了士气。1938年5月,接上级命令,他在“前防总部特务团”当了一名指导员。

  “后来,党派我到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了一年多时间。1939年9月至1941年7月,通过抗日军政大学的学习,我在文化素养及政治工作中,有了很大的提高。”钟彪老人说,学习结束后,从1941年8月至1949年8月,在近10年的时间里,他又先后在子长县北二区,子长县警卫队,子长县武装部等单位分别担任区长、警卫队队长、武装部参谋等职务。

  搞建设事无巨细干好本职

  “我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当选为子长县二区区委书记。从那时候开始,我基本上就从军人转变为地方工作人员。在后方工作也是干革命。”钟彪老人回忆说,他1937年10月在战友王克有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入党的那一天起,他就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党。1949年8月当选区委书记后,为了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他开始陆续地写日记。用日记将自己一天的工作内容进行了详细的记录。这一记,就坚持到退休。

  在钟彪老人的家里,记者见到了钟老先生保存的24本日记和其他一些诸如账本、选民证、通信及功勋章等东西。打开这些已经古旧的失去色彩的日记本,在泛黄的纸面上,那些岁月跃然而出……

  “群众拥军支援前线物资安排妥当,明天就能送到上面。”

  “今天开会主要安排农业生产,提高粮食产量,兴修水利是当务之急。”

  翻看着一本本日记,如同打开了一幅幅几十年前老党员工作的画面。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务实、严谨、上进的工作作风,令人肃然起敬。

  “这些都是爸爸的宝贝,我们家一直珍藏着,成了我们的传家宝。”钟彪老人的二女儿钟景梅女士说,今年已经96岁的父亲,还经常要他们将这些“宝贝”拿出来看看。有时候,他看到父亲一个人在抚摸翻看这些日记的时候,脸色就会变得更加的红润。文/图记者雷鸣

  (来源:西安晚报)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