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热点时评 正文

官员辞职,多大个事?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2015-06-18 08:48  编辑: 樊醒民


  49岁的江苏泰州市高港区副区长徐绍文最近辞掉了所有职务。官方尚未公布其辞职原因,网上有说他炒股赚了一大笔钱,也有说他养螃蟹赚了一笔。而据徐的父母介绍,儿子辞职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身体不好。徐父告诉记者,前年下半年,儿子查出血糖高达8.0,血压高时达到160,需要天天吃药,身体很不舒服。他的工作却很辛苦,周六周日都没时间休息。

  我宁愿抱着善意,相信徐绍文的父母。此前,因“诗意辞职信”走红的湖北恩施州纪委法规室主任孙涌,其自述辞职原因之一也是身体出了状况,连续四年体检窦性心动过缓,2011年体检心率最低至每分钟38次。

  因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而辞职,在过去的中国官场非常罕见。过去,一个浸淫官场多年的公务人员,一旦离开官场,如果没有丰厚积蓄,上有老下有小,生计都会成为问题。所以很多人即便身体有恙,也会硬挺下去,有的人哪怕已经胃穿孔,酒桌上也照喝不误。难道是他真不要命了?不是的,不巴结上级就可能边缘化,养家糊口的能力就会降低。再说,承平时期,待在官场,也就意味着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物质待遇。

  社会经济的发展,客观上在弥合官场与社会的距离,更重要的是,社会提供了更多的行业和就业机会,很多行业的收入水准远远高于公务人员,特别是随着社会财富的增长,一个人可以通过更多的方式满足基本生活需求,这为那些想要辞职的公务人员提供了退路。

  在这种背景下,公务人员的辞职,就会显得不那么惹眼,这也使今天的公务人员辞职与前几次公务人员“下海潮”具有本质不同。前几次公务人员“下海潮”中,辞职者往往追着某几个行业去拿高薪,谋求更大发展。而现在的辞职者,多半是寻找最适合他自己的位置。比如,徐绍文的父亲介绍,辞职之后,儿子开始有时间锻炼了,目前在南京陪自己的女儿读书,“算是无官一身轻”。辞职后的孙涌准备从事律师工作。去年辞职的湖南省临澧县副县长刘涛回到村里,通过流转租赁了100多亩土地,在当地率先建起了红心猕猴桃种植示范基地。

  当社会为个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以供选择时,人的自由度就提高了,权力场对人性的扭曲相应减轻,社会的价值评判会趋于正常。刘涛举例说,有一次,无官一身轻的他去接儿子放学回家。儿子与一个小伙伴的对话,让他忍俊不禁。原来,儿子的小伙伴炫耀自己的爸爸是局长,儿子却说:“这有什么,我爸爸副县长都不当了!”

  官场上官职大小的影响,会很自然地影响到幼童心理,公众对“我爸是李刚”的反感,就是对这种恶劣影响的集中爆发。但是,通过刘涛所举的例子,我们看到了他之辞职对孩童心理世界的有限矫正,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官场中的公务人员也像其他行业的从业人员那样,正常地入职、履职、辞职,那么社会对行政权力的顶礼膜拜必定大为收敛。

  在前现代社会,职业无高低贵贱的评价是一种政治理想,社会经济的落后决定了这种政治理想不可能成为现实。在这样的社会,离权力越近的职业,社会地位越高,物质生活更有保障;离权力越远,职业越卑贱,越经济困窘。不过,现实正在发生改变。从上述公务人员的辞职中,可以管窥蠡测社会风尚的一些值得肯定的变化。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