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深度关注 正文

驾照考试改革自学自考自主预约 腐败还有机会吗?

来源: 央视《新闻1+1》  作者:   2015-04-17 08:40  编辑: 徐诚诚


 

 

  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

  我想对公安部门实施的这项改革的措施,我本人也是要先点一个赞。因为过去出现的这些问题,实际上反应了我们国家在驾驶员培训和考试问题上它出现的一些模糊的认识,这个认识包括我们制度上的认识,也包括我们大家平时对待这个问题的一个看法上的认识。那么这里面,我觉得培训它是一个企业行为,考试它是一个行政行为,或者说它是一个行政许可行为。所以从制度上看,应该首先是要实行培考分离的。那么我们国家这个培考分离是要分两步走的。

  第一步分离,是要把考试交给公安部门实施,把培训资格交给了交通主管部门来管理。这一步,实际上是实现了政政分离。也就是说政府部门之间的分离。

  那么第二步分离,是要实现实质内容的培考分离。也就是政企分离,就是要贯彻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公安和培训的企业要从培训和考试的连接点上彻底的分离。

 

  主持人:

  我打断您一下。张教授,您刚才说了两个分离,就这一次即将进行试点的改革方式,一方面对于考驾照的人来说他多了一项选择,不像过去一样非要走驾校了,如果这些人选择了直接去预约考试的话,会对原有的驾校,对它的利益格局形成什么样的冲击?

  张柱庭:

  这里面的冲击是指的过去培训和考试这两个环节,一个企业行为,一个考试行为。那么过去实际上出现了公安交警把考试的报名收费工作交给了企业,所以形成了企业行政化。那么考试又变成是一个企业化,所以这样就导致这两个政企打断了骨头连着筋,所以出现了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些问题,这就不奇怪了。

  主持人:

  张教授过一会儿我们会有更多问题请教您。我们知道只要是改革一定会触及一部分人的利益,这一次即将进行驾考的改革试点又将触动谁的利益呢?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数据显示,我国机动车驾驶人数量,已经突破3亿,位居世界第一,而且这背后,还存在着庞大的驾考待考学员。当前,公众想要获得驾照,必须通过驾校培训和车管所考试这两个环节。而其中所存在的问题,也一直被舆论所关注。

  近日,广东湛江驾考受贿案二审判决。湛江市车管所原所长梁志雄,因为受贿224600元,最终获刑10年。特别值得重视的是,在该案调查过程中,共有39名涉案考官主动上缴了高达2100余万的红包。这一案件,也让公众看到了一本机动车驾照的背后,存在着极易导致腐败的漏洞。

  早在2013年,这起湛江驾考黑幕曝光之前,这里的驾考科目就已被明码标价,其中桩考科目100元;九选科目小车200元,大车300元;路考科目300元。这些价码可不是驾考收费标准,而是车管所考官们索取“红包”的标价。这些钱早已在考生中,成为了公开的“潜规则”。

  根据调查,这些钱都是学员通过驾校教练,以所谓的“考试费”转交给考官。如果学员不给这笔钱,则有可能无法通过驾考。

  湛江纪委相关办案人员:

  根据通过的人数,按照“潜规则”的标准,教练在考官的车里面,或者在跟考官吃饭的时候交给考官的。

  解说:

  在湛江车管所,只要有考生上场,考官们每天都有钱收,因此有涉案考官表示,自己都记不清收了多少钱。而这也让车管所的考官职务成了香饽饽,所以为了获得更多监考机会,受贿考官又对车管所所长梁志雄行贿,从而形成了一条学员、教练、考官车管所利益链。

  湛江纪委相关办案人员:

  变成有钱就上(岗),送钱就上(岗),不送钱就下(岗)这样一种局面。

  解说:

  类似情况,不仅广东湛江。去年二月,当地法院对河北石家庄车管所共21人沦陷的驾考腐败案做出3到10年的判决。石家庄车管所与湛江车管所有着极大的相似性,其中所长受贿近300万元,21人共受贿接近3500万元。

  除此之外,在全国各地,有的因为考驾照的人数增长过快,超过当地考试能力,需要排数个月的时间才能参加驾考,因此在驾校和车管所中间又能衍生一些违法违规现象;而有的则是驾校管理松散,学员不给教练送烟、送红包就会被减少学车时间,甚至通不过考试。这些乱象,已经存在多年。

  主持人:

  其实刚才张教授也说到了,在学车这个问题上,长久以来政政不分,政企不分。我们不妨看一下,在学员、教练、考官和车管所之间,本来应该是一个非常清晰的学习的链条,一个取得驾照的链条,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成了一条非常完备利益的链条。接下去我们要继续请教张教授,刚才您说存在种种问题,那么这一次即将实施的这种让学员有可能自学自考这样一种改革,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遏制住目前存在的这种腐败?

  张柱庭:

  首先,它从制度上给我们明确了一条,培训它不是考试的必备前置条件。换句话说,强制性培训不能成为考试部门指定的一个工序,这样从制度上切断了考试和培训之间的连接点。我想这是一个最好的基础。

  主持人:

  您有没有这样的担心,因为现在比如说有一些人他可以摆脱这个驾校,不见得非要培训,我可以直接和车管所联系约考试时间。但是如果有这样一种新的选择,那中间一定要有配套的设施,比如说刚才我说到的,需要有用练车的地方,需要有教练,像原来学校里的教练,但是会不会你摆脱了这个驾校之后存在这种新的配套,会形成一种新的利益空间,因为他毕竟最后还是要和车管所打交道,有这种可能性吗?

  张柱庭:

  直接去考试的话,它前面的培训并不是来报名的必备条件,所以这样会切断考试跟培训之间的利益链条,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带来新的问题可能是考试的原有的这些人员、设备,等等,他们满足不了考试人员的需求。

  第二,考试人员的压力和风险会更大。因为过去他毕竟是在驾校里学过一下,他们多多少少摸过车,多多少少考过试,在那学习过。那么现在只考,你这个考试官要面临的考试难度会更大。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