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社会新闻 正文

媒体探讨“自行车驾照”:呵护还是越权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2015-04-13 10:17  编辑: 徐诚诚


  事件回放

  广东省连南县一所小学出台规定,要求学生必须通过考试、取得“准骑证”,才能骑车上路。这一新规曝光后引发热议。近年来,天津北辰区、江苏南京、浙江宁波、广东顺德、四川成都等多地均曾出台类似措施。专家认为,骑车学生是当前道路交通安全的薄弱环节之一,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应以加强安全教育、培训骑车技能为主,而目前一些地方“学生自行车驾照”规定的部分措施难逃于法无据之嫌,“值得商榷”。(4月12日《南方日报》)

  赞成与成人驾照两码事

  此“驾照”非彼“驾照”,如果专家得出“于法无据”“越权”等结论,有思维僵化之嫌,太过教条主义了。此驾照更多的只是对学生人身安全的一种呵护,也是对学生进行交通安全和交通文明教育的一种方式。对要求学生考取自行车驾照,各地一直都是重教育轻处罚,重引导轻惩戒的,和成年人考取机动车驾照完全是两码事。反过来说,如果地方政府和学校担心被扣上“变相行政许可”“越权”的大帽子,而对学生骑车上下学的行为不管不问,难道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吗?或者说,如果那些反对的网友、法学专家,自己孩子所在的学校要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以考取驾照的方式帮助学生提高自行车驾驶技能,你真的会表示反对吗?

  苑广阔

  反对是种考试依赖

  这样的好处,是不难想到的。只是不知道有关方面有没有想到,这么做会不会让孩子生成“证件意识”?守法意识、规则意识和证件意识是不同的,证件意识更多强调用证件来机械地管理人,这里的极端就是办任何事情,都要履行手续,一轮又一轮地盖章下去。如果说自行车驾照有必要,那么现实中一些人连路也走不好,是不是也得考个“走路照”,拿到照才能走路?如果不考自行车驾照,难道就无法强化学生安全意识了?安通安全和自行车驾照之间,也并不是简单的等式关系。

  “证件意识”难道也要从娃娃抓起?这种证件依赖及其对学生证件意识的强化,发生在学校身上,看似奇怪又不奇怪。这就是我们的学校,总是驾轻就熟地干起应试老本行,却忽视了在培育学生上有很多好方法可用。

  毛建国

  提醒好事做过了头

  出台学生自行车驾考制度可以,但必须要遵守一条最基本的原则,那就是这一制度只能由学校以培训考核的形式鼓励适龄学生自主参与,不得搞强制,更不得出台相应的处罚措施。毕竟,从目前的法律条文看,并没有规定骑自行车一定要考取相应的驾照,只要年满12周岁,学生就有权骑车上路,谁也无权阻止和剥夺。

  可现在,一些地方的政府部门为了保护中小学的安全,竟然推出了强制味十足的“学生自行车驾考制度”,学生要骑车,就必须先考驾照,考不上就不允许骑车,谁偷骑就处罚谁,这明显越权、越位,属于典型的好事做过了头,与法制精神背道而驰。应该好好给这些政府部门和学校的负责人普一普法,让他们懂得“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授权不可为”这一最简单的道理。

  吴应海

  理解善意与权界问题

  据统计,2013年全国交通事故死亡总人数中,中小学生各占一成以上。车辆肇事或是主要原因,但学生安全意识也需要加强。特别是遵守交通法规,规范骑车、走路方面存在的各种问题,不容忽视。

  如今,一些地区和学校不但关心学生交通安全,而且拿出看得见的措施来,要求学生必须通过考试取得“自行车驾照”,对这种责任意识,我们应点赞。

  至于说,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的“自行车驾照”规定是否涉及到“于法无据”的问题,我认为,既属于学校和老师教育学生范畴内的问题,且出发点是保护学生人身安全,大可不必上升到“法”的高度。没有必要搞得太“正规”,只要让学生懂得安全骑车,教育其养成良好习惯,就达到目的了。

  马涤明

  三言两语

  如果任由公权力在“我都是为了你们好”的旗号下肆无忌惮地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甚至随意侵入本该止步的领域,公民权利的腾挪空间势必会越来越逼仄。有效也不是公权坚持“出轨”的理由。——温国鹏

  黑不起来,总觉得是件好事,起码比什么都不管强。

  ——江环

  只是比真理早前进了一小步。

  ——莫莫

  不禁想到身边孩子危险骑行场景。许多孩子从小会骑车,却往往忽视行车安全,有些家长也违规骑车,给孩子带来错误引导。把安全骑车教育当作一项社会实践十分必要。——卞刘春

  不能泼冷水,虽然要考试,但还是为了安全。

  ——齐军里

  有益尝试。——孙山峰

  这种措施是对法律的有效补充。——里芳回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