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时政新闻 正文

国家卫计委科研所:中国每年人流者超三成未婚

来源: 央视《新闻1+1》  作者:   2015-01-27 09:04  编辑: 徐诚诚


  解说:

  北京复兴医院宫腔镜中心,国内最早建立、也是接诊人数最多的宫腔镜中心,2013年,来此治疗宫腔粘连的患者超过1500例,其中绝大多数患者的致病原因,就是人工流产。

  北京复兴医院宫腔镜中心副主任郑杰:

  人工流产它的近期并发症,包括穿孔、感染这些,远期有一个并发症就是宫腔粘连,我们的病人往往是育龄妇女,二十一二岁的病人并不鲜见。其实年龄很轻,一看子宫内膜只有两三毫米厚,那么这种宫腔我们称之为就像一片沙漠一样,你在沙漠上,无论是用多好的种子在上面种,它也是种不出庄稼来。

 

  解说:

  来到郑杰这里的患者,大多是准备要孩子,才发现子宫出问题。而按照一次人流术后的宫腔粘连发生率6%——10%计算,郑杰估计中国每年新增的患者可能高达上百万,更多的人只是因为还没打算生育,而没有发现问题。

  郑杰:

  很多的潜在的我们的患者,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比方说越来越多的流产的病人是低龄化的趋势,从初中开始,一直到高中甚至大学,很多的年轻女孩去做流产,就是上游出现了那么多的病人,等到她们真正想生育的时候,那么就成了我们的患者。

  解说:

  宫腔镜下的子宫粘连手术触目惊心,更惊心的是,即便经过这样的手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患者身体无法恢复。

  郑杰:

  就在这个屋子,不止两三次,有非常年轻的女性患者,因为她们彻底失去了作妈妈的能力,子宫内膜已经被破坏了,做完手术以后也恢复不了,哭得都晕厥了。

  她当初以为做无痛人流,花上一千块钱,在梦幻之中就给做了,但实际上她不知道,这个做手术的时候,大脑皮层受到抑制,反而会把更深层次的内膜破坏,所以无痛人流实际上对于很多的目前的粘连来说,是一个幕后的黑手。

  解说:

  在宫腔镜中心的上游科室妇产科,医生能够更加明显地感受到的人流低龄化的趋势。

  复兴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张李松:

  门诊有数据可以显示,这几年(人工流产)平均年龄逐渐减小。十几岁到25岁以内的起码有一半左右。而且外来打工的来北京的,这些孩子们做人工流产的非常多。

  解说:

  除了外来务工人员,学生群体的人工流产数字,也在显著增多。

  张李松:

  我们碰到一个最年轻的十三四岁一个宫外孕的患者。然后我这几年也碰到过,刚刚高考完了以后,小姑娘怀孕了,做人工流产,还在中期引产的也都有。经常我们问她,你这么年轻为什么不好好避孕呢,但是她们就是讲,其实也没很多的宣传,有时候只要病人到了以后,做完流产以后,我们才做宣教,在门诊的计划生育室有个宣教,但是在之前,可能就没有机会给年轻小姑娘进行宣教了。

  董倩:

  随着我们这个社会不断的进步和开放,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他们的观念也越来越开放。那我们看在大多数15到20岁的中国未婚青年里面如果问他们对象婚前性态度是什么?他们是持开放态度。

  但是,就是这些持开放态度的年轻人里面,只有不到5%的人了解生殖健康的正确知识,不到15%的人具有预防艾滋病的正确知识。那么美100名这些人的女孩子里面有4个人怀孕,她们中90%的人会选择人工流产。

  可能看到这些数据有不少人会说,这些年轻人真傻呀,这些基本的知识怎么都不知道呢?但问题是,你可以说她们糊涂,说她们傻,可是这些最基本的知识,有谁,是家长、是学校、是社会教给她们过,她们从哪里知道这些最基本的知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纰漏,才会使得这样一个数字在不断的增加,呈现出一种低龄化的趋势?

  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位专家,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的胡玉坤副教授,胡教授曾经参与国联合国青少年服务课题性研究课题很多年,好,那胡教授您看,就我们看这些就是在婚前怀孕的这些女性,年轻人,而且甚至有非常低龄的这些女孩子,您的观察,她们更多的是愿意去大医院正规的合格的合规的医院做流产手术,还是说愿意去一些就是这种盈利的这种私人医院,甚至是小诊所去做这种流产手术?您的观察。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博士生导师胡玉坤:

  据我观察,很多青年人,尤其是未婚青年都到一些民营医院甚至一些小诊所去了。

  董倩:

  原因是什么?

  胡玉坤:

  主要原因是因为,公立医院本身虽然没有把未婚青年排除在外,但是这个系统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治疗服务,而不是预防疾病和促进健康。所以那些服务提供者,很大程度上他又缺乏为青年人提供服务的一些基本的知识和技能。所以他非但没有同情理解,相反有的时候对这种未婚青年往往横加指责,所以服务本身也缺乏一些保密和隐私,缺乏对青年人以一种平等、友好、尊重的态度来对待,所以年轻人去那里看病往往感到很尴尬,也觉得有很多的污名姓氏感到有羞辱,所以我去做调查的时候给我印象最深得是,青年人谈到特别害怕看医生的眼睛。

  董倩:

  那胡教授您觉得像公立医院,像大医院,他们为什么要戴着一种偏见去对待这些孩子?为什么这些民营医院,甚至一些私人的这种小诊所,他们反而能够平等的去对待这些孩子?

  胡玉坤:

  民营医院往往是以经济利益最大化为目的的,他们为了吸引年轻人,他往往恰恰是把一些对青年人友好服务的一些因素融入了他自己的服务。但是商业化的这种服务体系又不可避免使他们是以盈利为目的,向青少年征收比较高的费用,青少年你知道恰恰是一些无收入和低收入的人群,这个他往往挨了宰以后,还要接受过度的服务,因为这些民营医院往往为了商业利益,就是说把一些小病夸大为大病,所以收取了较多的服务费用,所以对青年来说,而且他们大量的宣传是有误导性的。

  董倩:

  我恰恰是想问您这个问题,胡教授,对于这些民营医院来说,可能做这些关于无痛人流方面的宣传力度也挺大,而且宣传的广告词也挺让人看上去放心的,那么怎么去对这种手段进行规范?需不需要对他们进行规范?

  胡玉坤:

  对他们加强规范是非常必要的,我觉得现在政府应该是除了政策引导以外,应该加强这一块,对妇科市场的监管,这一块就是现在人为的尤其是黑诊所,人为设计的陷阱很多,现在商业性的广告和虚假信息可以说是铺天盖地,所以叫一些青年人尤其是未婚青年无所适从,所以很多人把无痛人流当做一种避孕的方法,把紧急避孕药当做一种常规的避孕药,其实是后患无穷,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董倩:

  我问您最后一个问题,可能也无解,因为刚才我们说了,这个孩子们怕去医院留下痕迹,另外不愿意面对医生那些比较严厉的眼睛,所以他们愿意去这些小诊所私立医院,但是他们也不愿意告诉父母,所以他们的健康他们的安全可能都会处在一种真空状态,没有人保护,您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