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社会新闻 正文

7旬老人开船6年免费送娃上学 有时一天亏损近百元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2014-09-22 08:41  编辑: 徐诚诚


  18日傍晚,返岛的“校船”靠岸后,肖永禄将孩子抱下船。

  孩子们在“校船”上玩起了游戏。

  “小渔船不安全,遇上坏天气,岛上的孩子十天不能出岛上学。这怎么能行,可不能耽误了孩子们啊!”青岛琅琊镇斋堂岛有个年近七旬的“老好人“,名叫肖永禄,他从2008年开始承包游船,为岛上30多名孩子搭起了上学路,这船一开就是六年。

  几年来,他坚持对孩子们免费,对岛上居民也只收取1元钱,进的少,出的多,挣的钱还不够油费和船只养护费。去年承包到期,没人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为了孩子上学,他选择了继续扛下去。这也是目前青岛市唯一的一条“校船”。

  小渔船不稳当

  遇大风孩子就没法上学

  “孩子们,站好队,准备上船了……慢点,来把手给我。”19日清晨6点的斋堂岛有些凉,说这话的是开船的老人肖永禄,他已经年近七旬。招呼着孩子们上了船,老人清点好人数,便朝琅琊镇港口进发。

  这可不是一艘一般的船,孩子们也不是去游玩的,他们都家住斋堂岛,要坐船去对岸的琅琊镇上学。没错,像其他地方的校车一样,这是一艘校船。

  斋堂岛四面环海,岛上30多名孩子都要到1.4公里外的琅琊镇上学,来回都得坐船。岛上的居民多以捕鱼为生,家家户户都有渔船,索性便用这渔船接送孩子。但是,这些小渔船实在有些简陋,甚至连一些基本的航海仪器都没有,遇到大风大浪天气,只能停靠在岸,孩子也只能干耗在家里。

  当地渔民说,这里的孩子平时能不能上学,都得看老天答不答应,天气最恶劣的时候,海上连刮十多天的大风,孩子也就十多天都不能上学。更让人担忧的是,近些年渔业不景气,岛上的年轻人多数都选择了外出务工,很多孩子被留守。这简陋的渔船,都搭不上了。

  于是便有了这艘校船,和这开船的老人肖永禄。

  老人承包政府游船

  免费接送30多个岛上娃

  肖永禄可是个老船员了,他从18岁就开始下海,掐指一算,开了50多年船了,是把开船的好手。出海这么多年,按说他应该在家颐养天年了,可为啥又干起这差事?

  这得从6年前说起。

  每逢大风大浪天,看着岛上的孩子们有学没法上,肖永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一直想做点什么。2008年,机会终于来了。当时琅琊镇政府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便抽调一艘游船,以5年300元的价格对外承包,用做岛上居民出行,同时让孩子免费乘船上学,其他居民出行的票价由原青岛胶南市物价局根据实际情况而定。

  5年只有300元的承包费?外行人可能会觉得,这太划算了,但熟知情况的岛上渔民心里明白得很,承包费是小头,燃油费和维护费才是大头,岛上居民又少,这可是个赔本买卖。小算盘一打,岛上没人愿意揽这门“生意”。

  可孩子上学咋办?“岛上会开船的人倒不少,但没人愿意开这艘船。我要是不开,岛上的孩子上学怎么办?不能让孩子们有学不能上,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他们得走出去学知识、长见识。有了这艘船他们才能安心上学。”别人算起了账,当时已经63岁的肖永禄却把这看成了帮孩子上学的难得机会。

  这一开,他可算是“上了套”。

  收费的乘客少

  有时一天亏损近百元

  老人当然知道,这是个只投不出的营生,至于投多少,能维持多久,老人心里也没有底。

  不出他所料,这的确是一个赔本的买卖。这艘120马力的游船,肖永禄每天要开着它在海上跑7个班次14个来回,一天下来,仅燃油费就要花400多元。更吃不消的是,每年一次的船体保养就得花1万元,这还没算上船体易损部件的更换和维修费用。

  在征得琅琊镇政府及斋堂岛村民同意后,肖永禄开始对岛上村民收取每人次1元钱的船票,对上学的孩子们仍不收取任何费用。而乘坐老人这艘船的居民零零散散,平时进账很少,每年也就在八九月出行旺季时能挣3000多元,但还是难以补足游船的运营费用。

  “有时候船上就有一个乘客,也还是照样得拉,照样准点开船。”老人说,可观的时候,挣的钱差不多能跟每天的花费持平,但多数时候都得亏损几十元,偶尔多的时候,甚至亏掉近百元。

  除夕夜没吃团圆饭

  先送孩子出岛就医

  虽然入不敷出,但肖永禄开起船来却从不敷衍,不光接送孩子尽心尽力,对岛上居民出行也毫不含糊,岛上村民吃的喝的,甚至连家里用的煤气,都得靠老人的这艘船运到岛上。遇到突发状况,他更是随叫随到。

  2012年,老人过了一个难忘的除夕夜。大年三十夜里10点半,正当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团聚在一起时,一个电话打破了这一幕。电话那头,是一位焦急的母亲,挂了电话,家人还不知道啥事儿,肖永禄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原来,村里的一位6岁小女孩不慎将瓜子戳到了鼻孔里,小女孩越是用手抠,瓜子越是往鼻孔里进,最终导致鼻孔大量出血。肖永禄火速赶过去,将小女孩抱上船,直奔镇上的码头。经过抢救,小女孩鼻孔里的瓜子被取了出来,血也被止住。

  提起肖永禄,岛上的村民无不称赞,每次外出回岛的居民,在乘坐肖永禄老人的船的时候,都要给老人留下点吃的喝的,以表达感激之情。说起这些,老人摆摆手,说道:“这都不算什么,最让我牵挂的就是孩子们的安全问题。”每天,孩子上学放学,肖永禄老人都要挨个搀扶着他们上下船。

  合同到期儿女劝退

  没人接手他又扛下去

  2013年,承包合同到期,赔了5年了,这时间一长,肖永禄心里也有点犯嘀咕,毕竟还得过日子啊,他想过放弃这个只投不出的营生。儿子和女儿也不支持他继续开船,“孩子们觉得我年纪也大了,开船耗神耗力,怕我吃不消。”

  但还是那个老问题,没有人愿意承包这艘船,都知道这是个烫手的山芋。这可咋办?肖永禄盘算了很久,“不能光算钱的账,不能光算小账不算大账”,想想岛上30多个上学的孩子,都离不开这艘船,他实在不忍心,不顾儿女的反对,又继续开起了这艘船。“开了这么多年的船了,放不下来了,舍不得这艘船,更舍不得孩子们。”肖永禄说。

  老人坚持开船六年,几乎没休息过几天,每年过完年,大年初一一早,老人就又启程了。

  这还真是个套,肖永禄自己套上的。

  18日下午4点50分,孩子们又放学了,老人早已在码头等候,孩子们站好队,老人用那个吃力却很熟练的姿势,挨个将孩子们抱上船。“谢谢爷爷……”老人点点头,嘴角绽出一丝微笑。

  船开了,驶向回家的路,舱里传来孩子们的阵阵笑声。肖永禄抬头看着航路,一言不发,这是他开船这么多年改不掉的习惯。(文/记者官文涛片/记者张晓鹏)

  免费虽有条件,坚守却不打折

  9月13日,在山东海事局举行的海上逃生演练中,我偶然得知了有这样一艘穿梭在青岛琅琊镇港口和斋堂岛的“校船”,便想去看看这到底是一艘什么样的船,怎样的一群孩子。可到了现场,最让我吃惊的却是开船人。开这艘“校船”的,竟是一位满面皱纹的古稀老人。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我吃惊的。他不向孩子收一分钱,而且已经坚守“校船”6年。虽然,当时承包这艘船时,政府有言在先,以低价将游船承包给他,让他经营之余,免费接送孩子。但对一个七旬老人来说,这个“有条件”的免费一点都没有让他的爱心和坚守打折。渔民都知道,这是个赔本的买卖。但是肖永禄老人却不怕亏本,而且一亏就是六年。经营似乎成了副业,接送孩子才是他的主业。因为他在这岛上生活了大半辈子,他深爱着这个地方,更疼爱着这里的孩子。

  我们不知道,这个赔本的买卖还能坚持多久,这艘爱的校船还能坚持多久,可这已有的6年坚守,已经足以让人动容。(记者官文涛)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