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社会新闻 正文

放羊娃模仿“结绳逃脱”自吊房梁 差点被吊死

作者: 稿源: 成都商报  2014-05-29 09:24


  医生提醒

  孩子天生爱模仿

  但需正面引导

  成都市锦江区人民医院神经内科门诊主任杨君伟医师表示,孩子天生爱模仿,这并没有什么错,关键需要成年人给予更多正面的引导。可以告诉他,模仿是可以的,善于学习的精神是值得被鼓励的,但是必须在专业的报障之下进行,否则将会酿成严重后果。至于少年在民警介入时撒谎一事,这需要有家长来帮助引导,增强孩子的判断能力、学习能力和责任意识。

  昨日下午,广元市中心医院骨科的病床上,一名15岁的少年康亮刚刚做完手肘的植皮手术正在昏睡中。

  5月17日,康亮被人发现用麻绳吊在一座废弃的吊脚楼上,长达近5个小时。勒紧的绳子导致该少年手臂长时间血脉不通,造成肌肉组织部分坏死,内脏器官严重受损,生命垂危。

  经过抢救及两次手术,少年正在恢复中。而刑警大队民警通过调查发现,将少年吊上房梁的人竟是少年自己,而之所以做出这样行为的原因,是为了模仿电影和魔术中的逃生环节。

  弟弟放羊久没回家

  被发现时他被吊在房梁上

  5月17日下午3点多,日头偏斜,广元市旺苍县三江镇高山上,一座废弃吊脚楼附近的山坡被阳光烤得炙热,16岁的姐姐康英焦灼地在山间小路上穿行,边走边唤15岁弟弟康亮的名字,弟弟原本在山坡上放羊直到中午也未回家吃饭。康英看见了悠闲吃草的羊群,却没看到弟弟的身影。

  “到这来!”突然,康英听到了吊脚楼上传来弟弟的声音。

  “婆婆爷爷都在找你,你在弄啥子不晓得回家?”姐姐一边埋怨一边往吊脚楼上走。但当康英见到弟弟时,却哇一声哭了起来。康英边哭边说:“你咋子了?”原来,15岁的男孩正被一根栓羊的粗麻绳捆住身体,离地1米多高,奄奄一息地吊在吊脚楼的横梁上,手臂已经肿胀布满水泡,麻绳深深地陷入了肌肉中。

  康英慌忙上前,拎住弟弟的腰带,边哭边用旁边的柴刀割断弟弟背后的绳子,用自己的身体当垫子,轻轻接住弟弟,放下地面。

  “姐姐,别哭了,没得事。”康亮伏在姐姐的背上,声音微弱。“怎么会没事,你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康英一边心疼地大哭,一边背着虚弱不堪的弟弟一步步地往山下走,“婆婆爷爷要是问你,你别说被吊起来了,就说我是被摔的吧。”康亮小声跟姐姐商量着。

  走了半里地,姐弟遇到了正在寻找孙子的爷爷,爷爷从孙女背上接过孙子,佝偻着背老泪纵横往山下家中走。亲人看到康亮的第一反应都是心疼又吃惊的哭泣,只有这个15岁少年自己,忍着疼痛一滴泪也没掉。当婆婆抹着泪说:“娃儿从小就懂事,遭了这么大的罪,也不吭声也不哭。”这句话却让康亮大哭起来,字不成句地说:“婆婆,你莫夸我,我不懂事,我太傻了。”

  姐姐终于还是将发现弟弟的情形告诉了家长,在婆婆爷爷的追问下,康亮称,自己在挖野菜过程中,被人打昏,吊了起来,没看清楚“坏人”的长相。勒紧的绳子导致该少年手臂长时间血脉不通,造成肌肉组织部分坏死,内脏器官严重受损,生命垂危。家人随即报警,民警立即介入调查。

  警方调查发现多处疑点

  少年承认将自己吊上房梁

  康亮先后被送到三江镇医院、旺苍县人民医院、广元市中心医院抢救。面对这起罕见恶劣的“重大案件”,旺苍县局刑警大队和三江派出所展开侦查。

  现场勘查发现:康亮说他在康家房后挖野菜时被人从后面打昏,但在房后,长着一片葱郁的野草,地面根本没有挖过的痕迹。打人者将其打昏后势必拖拽导致野草践踏倒伏,但草地上无任何脚印和倒伏痕迹,房前也只有唯一的一条不足2尺宽的小道通向吊脚楼,打人者要将一个昏迷者捆绑上吊,势必要放倒在地面或楼板上,由于房屋久无人住,地面早已灰尘斑斑,根本没有拖擦痕迹,现场只有两个人的脚印,并在现场提取了几枚灰指纹,其他并无任何可疑痕迹物证。勘查民警随后对脚印和指纹提取比对,发现就是康亮和其姐姐所留。彭大队和三江所教导员何旺明带领法医等来到县医院,根据康亮陈述,那么他身上必然留下被击打的伤痕,法医通过仔细检查,全身除了被绳索勒出的伤痕外,仅有头部有一小块头皮发红,下颌部有轻微擦痕,颈部无卡压痕迹,其余各部位无任何击打痕迹。

  21日上午,康亮终于对民警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将自己吊上房梁的竟是他自己!

  想像电影里一样逃脱谁知绳子越来越紧

  昨日在病房里,康亮给记者讲述了他把自己吊上房梁的经过。

  爷爷家里喂养了十几只羊,每个周末,回到家的康亮都要去放羊。山坡上树木苍翠,绿草青青,5月17日上午,康亮来到山上放羊,他将羊群赶到一片有草的地方后,便来到废弃的吊脚楼里。

  少年从一头羊颈部解下5米左右的栓羊麻绳,将绳一头拴在吊脚楼上方的横梁上,抓住绳子荡起了秋千。荡着荡着,康亮想起刚看过的一部电影,电影里成龙被人捆绑着吊了起来,但很快就成功脱逃,再加上自己喜欢的魔术视频里,魔术师总是可以轻易的做到许多似乎不可能的事情。他又找到两根短绳子,决定模仿电影和魔术中的情节:先用先前的那根长绳将腰部缠绕三四圈,在自己的背部打了一个死结,又将绳子另一端重新拴在楼边的一根横梁上,再分别用两根短绳绑住自己的双脚和双膝盖,最后将两手插进绕在腰间的绳套里。

  随后,少年站在吊脚楼边,不料脚下一滑,整个身子跌下去了,随着身体下坠的拉力,绑在腰部的绳子一下被拉紧。康亮赶紧挣扎,谁知绳子越晃越紧,两手被死死绑住,怎么也拔不出来。挣扎中,头也撞在了墙上;他用下巴蹭楼板,试图将身体拱上去,除了给下巴上留下伤痕外,并未将自己解救出来。

  太阳一点点升高,康亮觉得周围的一切开始恍惚。不知过去了多久,远处传来姐姐的呼唤,康亮立即清醒过来,大声地呼唤姐姐:“到这来。”

  病床上写信

  其中一封给魔术师刘谦

  青春期敏感的男孩担心,这样的出事原因,会让自己康复后回到学校时,再次遭到同学的嘲笑。昨日接受采访时康亮有些伤心,仰着头眼角的泪水流到枕头上。

  “爷爷都已经很老了,我去年14岁的时候,还可以帮爷爷背柿子,今年我都15岁了,却要花家里的钱,让爸爸照顾我。”顿了一顿,少年哭得更厉害了:“我是大人了,我想去帮爷爷背柿子。我家条件不好,我想去学技术,想给家里挣钱,不想这么躺着。”

  昨日,康亮的主治医生广元市中心医院骨科秦医生表示,孩子刚送来时,双臂严重勒伤,致神经受损,腕关节活动受限。另外,由于手臂受到挤压时间过长,导致肌肉充血水肿,现在仍不能排除在恢复中出现部分肌肉坏死的情况。

  而由于神经受损,未来手的灵敏性和活动性仍可能受到影响,未来双手能否从事精细活动仍要看下一步的恢复情况,尚不能排除致残的可能性。

  目前,经过抢救及两次手术,少年的恢复状况较为理想,手指目前已可以蜷曲伸直。手术一共花费3万余元,让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康亮的爸爸叹息:“不管怎么样,孩子能康复就好。”

  平静了一下的少年止住了泪,随后望着成都商报记者说:“我的手动不了,可是我还想写两封信,不晓得这两个人能不能看见。”

  这两封信,一封是写给班里的何老师,一封是写给康亮最喜欢的魔术师刘谦。康亮慢慢思考着,开始斟酌语句。

  何老师:

  你好

  我是康亮,我学习不太好,坐在班里的后排。虽然我们说话不多,我住院后,那天你给爸爸打来的电话,我没说上话,但我晓得你关心我。你不要担心,我会康复的。

  何老师,我想跟你说,你平时在课堂上讲的人生道理我都喜欢听,虽然我学习不好,但我是个好人。这次是我太调皮了,但你不要对我失望。

  刘谦:

  你好

  我一直喜欢魔术,最喜欢的魔术师就是你。魔术又神奇又复杂,要练好就要动作快,还要付出很多努力,以前我觉得只要多多努力,就有机会也可以成为你这样的魔术师。

  可是现在,我觉得不可能了,我觉得我和你之间距离特别遥远,我只想说我特别喜欢你,也还是喜欢魔术。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诚诚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