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地方播报 正文

最美基层干部白洪峰:农民需要啥,我就干好啥

作者: 吴文博 稿源: 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2014-04-29 13:03


  农民需要啥,我就干好啥

  ——记济南市双泉镇农技推广站站长白洪峰

  本报记者 吴文博

  山东省济南市双泉镇有彩色地瓜之乡的美誉,种植面积达1.3万余亩,亩产达3000多斤;这里也是农业部“美丽乡村”的创建试点乡镇,全镇油菜花种植面积超万亩;这里还建立了千亩五彩花生种植基地,带动村民亩均增收600元。

  农业特色产业在这里发展得红红火火,这些功劳簿上都少不了一个名字,他就是双泉镇农技推广站站长白洪峰。

  “白站长,俺也想种油菜花,你看看俺家地种哪个品种好啊?”“老白,俺家的花生秧好像生虫子了,一会你去看看吧。”“老白,俺家棚里还有些娃娃菜,你给帮忙联系下销路呗!”……田间地头,只要老白出现的地方,村民们就会围上来,大家忙着问这问那,生怕遗漏了自己。“老白,看你干得不错啊。”每每听到有人夸自己,老白总不好意思,“嘿,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技员,农民需要啥,我就干好啥。”

  “花生收获后,土地就撂荒近半年,我觉得太可惜了”

  记者来到双泉镇时,正赶上油菜花开时节,随处可见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各地游客也都纷纷慕名而来。“油菜花比较适宜南方的气候和土壤,在北方不好种,能有这样的规模,多亏了老白啊。”双泉镇人大主席刘伟说。

  “以前我们这里只能种一季花生,到入秋花生收获后,土地就撂荒了,差不多近半年。我觉得太可惜了,就琢磨着怎样才能让这里的冬闲地发挥效益,帮助村民增加收入。”老白回忆起发展油菜花种植的初衷。

  老白查阅各种资料,了解到在河南郑州有个油菜研究所,于是赶紧去取经,在那里学习了近一个月。为了提高成功率,老白一下子带回来11个品种进行试种,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悉心照料,早出晚归。最后经过分析论证,保留下来3个品种。2012年,老白提出了利用冬闲地建设油菜种植基地的设想,当年就推广了3000余亩油菜。

  次年春天,油菜花开时,吸引了大量游客。老白从中看到了门路,建议镇里建立万亩油菜花基地,发展休闲观光农业,以带动该镇休闲农业和旅游产业的全面发展。该建议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并成为该镇重点农业项目来抓,老白作为项目主要负责人,具体负责技术支持。2012年秋,双泉镇播种油菜1.2万亩,建成万亩油菜基地。

  油菜的推广种植并不是一帆风顺。“开始推广时,农民嫌麻烦,怕种不好赔本,一些人不愿意种。”柳杭村党支部书记李绪君说,“老白就一家一户做工作,后来跟村里协调,流转了200余亩撂荒地搞示范种植,每亩纯收入800~1000元,农民看到结果不赖,都种上了,去年单种油菜给村里带来了近100万元收益。”

  “俺们都信任他,他推广什么新品种,俺们就跟着他干”

  老白虽不是“科班”出身,为了学习更多的农技推广知识,他一方面向种田能手、乡村老农等虚心学习,另一方面坚持自学“充电”,自费参加了山东农业大学组织的函授进修班,同时邀请农业科研院所的专家教授现场指导,进一步掌握前沿的农技推广知识。

  近年来,白洪峰先后推广小麦、玉米新品种近20个,种植新技术20余项。但农民的亩纯收入仍然停留在500元左右。如何增加农民收入,老白把眼光放在了农业结构调整上。

  2010年春,根据该镇地处山区、有种植地瓜的传统等优势,经过考察,白洪峰盘算着发展五彩地瓜产业。“由于不了解,一开始大家也都不乐意种。白站长就先在俺们村搞试点,从种到收,手把手地指导。当年,俺们村五彩地瓜平均亩产3000斤左右,能卖1.2元/斤,比种植传统地瓜亩增收1000余元。”尹庄村村民孟凡英介绍说。看到效益后,第二年其他村也都种上了,全镇五彩地瓜种植面积突破了4000亩。

  2012年的一天,白洪峰路过一片坡地,留心看了看地形,测了下土壤酸碱度,认为特别适宜种茶。于是老白找到这片地的承包人——郝庄村农民张公宝,劝说他种茶。“俺们都信任他,他推广什么新品种,俺们就跟着他干。”张公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老白帮忙引入了福鼎白茶,从种开始,他每天都去地里查看,“后来,地里长了草,我本来准备买点农药喷一下,但老白没有同意,说会破坏茶的有机性,后来他自己拿2000多元请的工人除草。我要还他钱时,他给拒绝了,只是说了句‘不用谢我,把茶叶种好了就行’。”

  “现在我这30亩地里,种茶叶一年能挣10多万元,加上间种的核桃,一年又能多挣五六万元,要是我自己根本想不到种茶,也没有胆量干啊。”张公宝说。

  “长期说话太多,在地里喝不到水,嗓子出现问题”

  见到老白时,他的声音已经特别沙哑,几乎说不出话来。“还不是由于说话太多,加上长期在地里喝不到水,导致喉咙患上了息肉,年前刚做的手术。”老白的同事郝建梅道出了其中原委。

  “记得去年8月份,到了我们村测土配方采集土壤样本的时候。天气正热,白站长嗓子已经开始沙哑了,俺们都劝他不要去了。但是他不放心,坚持要亲自参加。俺两人骑车一天跑了300多个点,取完了所有样本。”尹庄村农技员、白洪峰的徒弟陈卫国至今记忆犹新,“村民地里的事,他都要亲自到场。”

  近两年,白洪峰在双泉镇辖下的48个村收了48个徒弟,培养村级农技员,承担各村的种子、肥料技术推广和病虫害防治等。“我的岁数也大了,现在嗓子又不行了,上头的一些惠农政策和技术指导,以及一些新品种、新技术要想传到村里,俺们农技员都缺不得,俺得把平生遇到的都教给他们,让他们好好干下去。”白洪峰说。

  老白的身体也让家人捏了一把汗。“查出病因前两个月,我们就听出来有些不对劲,让他去医院看看,他就一直拖着,没当回事,还是天天忙他的那些种苗,搞他的培训。直到说不出话时,才硬被我们拉进了医院。大夫说再晚来半个月,以后就说不出话了。”老白的妻子段好香至今想起来还有些后怕,说起丈夫,她也有一肚子的委屈。

  2013年春,儿子结婚的当天下午,突然没了白洪峰的身影,后来才发现他已经回村里去了。儿子习惯了,明白那是父亲的事业和一生的追求。但儿媳妇心里很不是滋味,哪有结婚当天家长不在现场的?

  原来婚礼当天,村里给白洪峰来电话说,油菜发现了虫害,他二话没说就下村了,这下大大伤害了孩子们的心。为了化解他与孩子们的矛盾,段好香特意安排儿子两口子利用假期回来,去看看老白的工作成果。“儿媳妇回来后态度完全转变了,告诉我说,‘妈,咱不能怪俺爸爸,你看看俺爸爸的油菜多好,是俺见过的最好的油菜花。’”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樊醒民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