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时政新闻 正文

知情人称中铁总裁自杀或与铁路反腐浪潮有关

孙春芳 高江虹 稿源: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2014-01-07 09:01


  本报记者孙春芳高江虹北京报道

  “白中仁的逝世是个谜。”一位铁路系统高层官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014年1月4日,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铁”)总裁白中仁在家中跳楼自杀,经抢救无效后死亡。媒体从其家属处获得的消息称白中仁近来患有抑郁症。

  另一种说法则称,白中仁的死亡与中铁公司债务负担重导致白个人压力增大有关。

  而受访的部分铁路系统人士揣测,白的死或许与铁路的第二波反腐浪潮来临有关,但这一揣测尚未得到证实。

  董秘回应负债论

  中国中铁旗下子公司、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铁内部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白中仁得了抑郁症,平时也看不出来,大家只是发现白中仁近年憔悴了不少,白曾告诉王梦恕说整夜睡不好,心理压力过大。

  王梦恕还透露,公司债务压力确实过重,负债率太高,有的子公司甚至超过90%,如中铁五局便曾在破产边缘。由于年关将至,又发不出工资,前几天中铁一局和中铁四局的员工曾来讨要工资,“这事儿动静闹得挺大,估计直接诱发了白中仁的抑郁症”。他说。

  对此,董事会秘书、新闻发言人于腾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没有否认也未予证实,只是表示这是他家人的说法,并称并不知道白中仁有抑郁症。

  多位铁路系统受访人士均对白中仁死于抑郁之说感到诧异,一位原铁道部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与白中仁在多个场合打过交道,印象中白本人性格开朗,在会上说说笑笑,完全看不出有抑郁症的迹象。

  事实上,就在2013年最后几天,白中仁还在南宁出差期间公开露面,参加南宁广雅大桥等项目的开竣工仪式,12月31日又与南宁市委书记余远辉会面。

  而对于公司债务大导致白压力陡增最后造成轻生悲剧的说法,于腾群再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公司的债务和风险是可控的,公司业绩亦在好转,并不存在负债过重的问题。他指出,尽管中国中铁的负债率比较高,利润也不太高,但是其行业属性决定了该公司更多是为了解决人员就业问题,利润率很低,负债率与同行相比亦是类似,并不特殊。

  上述原铁道部官员表示,实际上这两年来包括中铁公司旗下工程局在内的整个铁路建设市场形势是渐好的,“这两年来铁路投资在慢慢恢复,铁路政企分开、招投标改革之后工程企业拿项目也要相对规范,如果白承受不住压力,应该是在2011年日子最难过的时候,而不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判断。

  记者翻阅中国中铁历年财报,发现白中仁出任总裁之后,中国中铁的业绩表现确实充满挑战。

  2010年中国铁路发展进入巅峰时刻,该年铁路基建投资达到7075亿元。2010年,中国中铁共完成铁路建设新签合同额4069.1亿元,全年,该公司在铁路市场占有率超过40%,城轨市场占有率超过50%。

  然而,2011年“甬温铁路”事故后,中国高铁发展受挫,铁路债务问题旋即亮起红灯,铁路系统的所有公司不仅业务量急剧下降,垫资做的工程也被铁道部拖欠迟迟未结工程款。

  当年,截至2011年6月底,中国中铁应收账款曾高达907.8亿,较2010年底增加了近100亿,而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净额为-169.99亿元,2010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仅为-6.19亿元。

  虽然此后铁道部的资金危机告缓,陆续还款给中国中铁等企业,资金压力却一直伴随着中国中铁。自2011年以来,中国中铁的经营现金流便一直为负数,虽逐年缩小,但直到2013年前三季,经营现金流仍然为负22亿元。

  中铁2013年三季报显示,中国中铁2013年前9月铁路基建板块新签合同额1357亿元,同比增长200.8%。而中国中铁2011年年报显示,基建建设方面,由于铁路建设市场投资萎缩,铁路招标严重减少,铁路新签订单同比下降76%,非铁路市场方面,2011年公司完成新签合同额同比减少33.4%。

  债务方面,2013年中铁的数据也未见明显恶化,截至2013年10月31日,中国中铁总资产6265亿元,负债5319亿元,资产负债率84.8%。相比2011年82.64%的负债率,增长不算太快。

  中国中铁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事实上,资金的压力更多源自中国中铁开拓的非铁路业务。据该人士透露,自从铁路业务受挫,该公司积极调整产业结构,实施多元化发展战略,比如海外业务拓展、BT项目及矿场资源开发等。仅今年上半年BT、房地产、矿产资源业务净投入达就98亿元。

  铁路反腐高压?

  数位铁路系统的受访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白中仁的死或许与近期来铁路系统第二波反腐浪潮有关。

  白中仁2010年6月出任中国中铁总裁,2011年2月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被免职调查,随后铁路系统落马官员不断。记者几方打听获悉,白中仁虽是中铁系统的老职工,人脉甚广,与铁道部多位官员关系甚好,但其为人谨慎低调,死前并未听闻牵涉任何调查。

  2013年年底,成绵乐客专公司副总何志勇因涉嫌贪污、受贿和挪用公款等问题被纪检部门带走接受调查,公司内部管理人员称何志勇的“出事”跟铁路征地拆迁和工程招标方面的舞弊有关。

  而在2013年下半年,中国中铁旗下的中铁隧道公司高管被“一锅端”,该公司董事长郭大焕、总经理张继奎、总会计师裴广进三位高管同时被抓,检察机关指控三人犯了受贿罪。

  事实上,包括中铁隧道老总在内的铁路工程局高管在受贿的同时也在行贿。

  原中铁集装箱运输集团原董事长罗金宝在任石家庄-太原客运专线筹备组组长以及呼和浩特、乌鲁木齐铁路局局长等职务时,在铁路建设招投标过程中,先后多次非法收受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所属10个单位和个人贿赂款物,共折合4700余万元人民币。罗金宝案的案卷显示,向罗金宝行贿的名单包括:中铁一局73万元,十局44万元,中铁电气化局20万元,中铁建十二局94万元,中铁建二十二局70万元,中铁建电气化局79万元。

  中铁隧道公司郭大焕在罗金宝案中也有迹可循,案卷显示,2005年5月,中铁隧道公司在石太专线重点控制工程Z5标段施工期间因违规施工被责令整改,为避免进一步惩罚,时任中铁隧道公司总经理的郭大焕送给罗金宝10万美元。在罗金宝授意下,石太专线客运组未对中铁隧道公司做进一步惩罚。

  上述原铁道部人士表示,中铁旗下工程局这么多高管参与行贿受贿,且有些在近期出事,很难让人不对白中仁的突然自杀做出此种揣测。不过他也表示,这也只是系统内的一些猜测,具体原因,仍有待进一步调查证实。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诚诚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