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社会新闻 正文

女子半夜穿睡衣下楼挪车 被三男子持刀劫持进山

稿源: 杭州日报-杭州网  2013-01-31 10:05


  嫌疑人就是用这把刀劫持了姑娘

  现场模拟图摄影郑亿制图李本献

  1月25日晚上11点多,萧山人民路上发生一起劫车劫人案,一个姑娘穿着睡衣下楼挪车被3男子劫持……

  半夜下楼挪个车,撞见三个持刀抢劫男

  姑娘姓陈,28岁。她开的是红色尼桑骐达车。

  姑娘和父母一起住在萧山人民路边上一个老小区。

  姑娘家附近只有马路对面几个固定车位。

  陈姑娘下班到家,固定车位肯定是没有的。每天下班,她都是先把车停在马路边,到晚上十一点商铺关门、商户开车离开后,再下楼把车挪进固定车位。平时挪个车回到家,也就5分钟的时间。

  案发当晚11点后,她和往常一样,穿着睡衣下楼挪车,手机、现金都没带。

  “我把车开到有固定车位的这一边,准备把车倒进去,我倒车时,习惯把车窗打开,探出头去看地上的线。车子基本倒进去时,感觉有个人朝我冲上来,我想锁车门,已经来不及了,”陈姑娘说,来人一把拉开驾驶座侧的门,“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手里的刀,很尖很尖,起码30多厘米长,他一拉开门,拿刀指着我的脸,低吼,让我坐进去,我下意识地举手护住头,手上就中了一刀。”

  陈姑娘忍着痛,慌忙往副驾驶座上爬,男子跟着坐进驾驶座,侧过身来,一巴掌打掉姑娘的眼镜(姑娘有400多度的近视)。

  “我看不清了,他们也不给我机会多看。我只来得及看到这男的穿件黄衣服,手上还戴着白手套,后座上又坐上来两个他的同伙。其中一个同伙二话不说,就给我罩了个头套,这下我彻底看不见了……”

  他们开始用家乡话快速交谈,接着就在陈姑娘衣服口袋里一阵乱掏,又把车上能放东西的地方翻了个遍,一无所获。

  “找不到钱,他们语气就更急了,这时候我感觉车子动了一下,接着又撞了一下墙。因为驾驶座上这个人的右手一直抓住我的两个手腕,我估计他单手开车,心里又乱,就撞了。”陈姑娘说,“撞完墙他们又讨论了好半天,然后把车开起来了。我后面那男的还用手勒住我的脖子,拿刀架在我脖子上……”

  劫匪将姑娘弄进山

  让她打电话叫人送钱

  陈姑娘已经完全没了方向感,就知道车一直在开。三男子继续紧张地用家乡话商量着什么,架在姑娘脖子上的刀一刻也没松开。

  “最后我感觉上山了,有坡度。开了段山路,他们停下来,开车的和后座的一个人下车去商量事情了,留一个在我后面,还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好声好气跟他说,‘这位大哥,你这刀太锋利了,我脖子稍微斜一斜就要见血……’他听完把刀放下,用两只手勒住我的脖子,勒得好紧好紧,我还以为我要死了……”

  过了几分钟,下车的两个人回到了车上。他们让姑娘打电话给家里,让他们拿4万块钱过来。

  “我说,几位大哥,我把我的车送给你们,也值个几万的,钱真的没有。他们一听有点动心,不过商量了一阵,又不要,说是只要现金。”

  后座的男子递给姑娘一部手机,告诉她,你就跟亲友说,你朋友赌钱输了,被人扣下了,要马上送钱到小南门(萧山地名)赎人。

  “我只背得出我男朋友和我闺蜜的号码,他们让我打给男朋友,在打电话前,他们让我把要说的内容练一遍。

  “他们帮我拨了号码,我跟我男朋友说,我闺蜜的男朋友赌钱输了好多,被人扣下了,你赶紧去取钱救人……我男朋友说,大半夜的哪里来这么多现金……我叫他别多问,赶紧去取钱,他好像听出不对了,问我是不是出事情了?就这时候,电话突然断了……”

  他们又催姑娘打给闺蜜。

  “这次我自己编了个理由,说我刚撞了个人,很严重,家属要私了,你赶紧给我送钱来。闺蜜一听急了,巧的是,闺蜜的父亲也在边上,刮到几句,一把夺过电话。她爸人很好的,说马上帮我想办法筹钱,但他说出了事故,一定要报警。”

  一听报警二字,三男子慌了,赶紧让姑娘挂电话。

  他们要了我手机号

  说过两天再联系我

  “他们可能觉得搞不到钱了,就商量,其中一个说要放了我,但叫我不要以为这样就完了……他们要了我的手机号,说过个一两天会再联系我,到时我要把4万块汇给他们,要是说话不算话,或是报警,他们都要我后悔。”

  陈姑娘连连答应。

  他们把车开下山停在路边,临走时跟陈姑娘说,等他们下车十分钟,才可以摘下头套。

  “他们下车一两分钟,我就摘下了头罩。其中有个男的还是有点人性的,怕我半夜不认路,他下车前还悄悄跟我说,你从这里开始数,过了4个红绿灯后右转,就到哪里哪里了……那天雾很大很大,我按照他说的,慢慢往家开,在路上就遇到了找我的大部队。父母、男友,警察都在找我。原来,闺蜜的父亲报了警。”

  三个男子是贵州老乡

  开车的王某说,这座山常带女友去玩

  1月26日晚,其中两劫匪被萧山警方抓获。其中一个就是负责开车的王某。

  王某是贵州遵义人,来杭州7年,案发前是陶瓷市场里的瓷砖搬运工。

  “我搬瓷砖一个月能赚3000块,去年,我给我爸寄回去2万多,我连火车票都买好了,腊月廿四(2月4日)的票……半年前,我交了个女朋友,也是附近厂里的,湖南人,我们说好,过年时带她回家见我爸的。”

  王某交代,两个同伙,一个姓余,一个姓李。他们是同村人。

  “他们两个关系很好的,平时都住在一起。我知道他们爱赌,欠了好多债……25号早上,他们到市场里来找我,说是晚上出去‘干一票’,我想着过年能多带回去点钱也是好的,就答应了……”

  两人等到王某下班,先找小饭店吃了饭,大约晚上8点,开始到街头寻找目标。

  “我们就想找开车的有钱人。我们是随便逛的,从曹家桥走到南环路,又到小南门,最后到了人民路。

  “小李突然快跑起来,我们这才看到那个姑娘独自在路边倒车,我和老余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小李持刀把姑娘逼到副驾驶座,大喊,让我们上车,我们才反应过来。

  “车上、姑娘身上都没钱,我们就想去个偏僻点的地方,叫她亲友送钱来。我还想了一个赌钱被扣住的理由,教给姑娘说……带她去的那座山,就在湘湖美食广场后面,山上是一片果园。这一带还没完全开发好,人不多的,我经常带我女朋友来这座山上玩,当时一急,就想到来这里。

  “让人送钱这招不灵后,我们都慌了,想赶紧脱身。小李说,干脆把姑娘打晕扔在山里,我们自己开车走。

  “这种事我干不出来,她一个女的,万一在山里出点事怎么办?最后还是我开车,开到蜀山路上,我们下车走路回家了。”

  因为当时留下了姑娘的手机号,26日白天,余、李两人就开始不停给陈姑娘打电话“催债”。

  “我第二天是正常去上班的,他们还跟我说了进展,说是这女的好像想耍赖,一会儿叫个男的来接电话,一会儿叫个老头来接电话,到最后她自己接起来了,支支吾吾了两句就挂了,看来是没把我们当回事……”

  其实,余、李两人的20多个要钱电话,陈姑娘都是在办案民警边上接的。

  26日晚上,余、李又约王出来吃饭,3人决定,“晚上无论如何要干一票”,吃完继续到街上寻找目标。

  3人在路边看到一个开宝马的女子,停留了一阵,因为边上人还比较多,没下手。

  晚上9点左右,3人又来到市心中路宝盛宾馆旁,发现有人在ATM机上取钱。他们准备动手时,民警冲了上去,但他们都带了砍刀,民警向他们喷了辣椒水……李某逃脱。

  目前,余某王某因涉嫌抢劫被刑拘,李某已被警方列为网上逃犯。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诚诚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