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热点时评 正文

居民收入倍增要成为“千足金”目标

稿源: 新华网  2012-11-12 10:58


 

  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十七届五中全会上提出了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十八大是首次明确提出居民收入倍增目标。这个居民收入增长的具体量化目标受到国内外媒体的热议,老百姓最关注的是目标的“含金量”。据报道,中国社科院经济和金融专家张跃文说,按照统计学规则,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倍增目标应是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倍增目标,虽然还很难确定届时的绝对数额,但它的实际购买力可以获得保证。笔者认为,按照张跃文教授的解读,这个奋斗目标的“含金量”非常可观,扣除价格因素的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的翻一番可以称之为“千足金”目标。

  近日财政部网站发表的谢旭人讲话《为国理财为民服务——党的十六大以来财政发展改革成就》中说,国内生产总值(GDP)由2002年的12万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47.2万亿元,扣除价格因素增长了1.5倍……城乡居民收入大幅增长,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十年增长近2倍。笔者注意到,谢旭人部长在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的算法上没有提“扣除价格因素”。那么,这个“价格因素”有多大影响呢?国内生产总值(GDP)由2002年的12万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47.2万亿元,直接计算增长了2.93倍,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为1.5倍,也就是说“价格因素”占据了增长的半壁江山。而这十年中城乡居民家庭人均收入实际增长了多少呢?有媒体报道称,2011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810元,比2002年增长1.8倍,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实际增长9.2%;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6977元,比2002年增长1.8倍,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实际增长8.1%。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这十年城乡居民家庭人均收入实际增长了0.8—0.9倍。

  居民人均收入扣除价格因素后的实际增长幅度,是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的标志,也就是政策目标的“含金量”,因此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的“两个翻一番”才会受到如此的关注。笔者以为,居民收入倍增目标要成为“千足金”目标至少要在三个方面获得保障。

  一是要确保同步实现“两个翻一番”(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当前稳增长是中央经济工作的战略任务,闯过激流险滩之后,中国仍然可能获得重要的发展机遇。国际发展环境还有很多不可预期的东西,未来八年中国经济无论是超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翻一番的目标,还是低于预期目标,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是至为重要的一点。笔者希望看到中国经济到2020年超过翻一番的增长预期,更希望居民收入增长超过翻一番的目标,达到并超越目标可以增加幸福感。

  二是要确保居民收入增长要跑赢上涨的物价。实现居民收入倍增目标必须是扣除价格因素后的实际增长,谢旭人部长那篇讲话提到“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十年增长近2倍”的“含金量”不足一半。即便是“扣除价格因素”的统计数字,也有值得商榷的问题。统计部门说的“价格因素”比较抽象,老百姓更习惯于用菜篮子称量“物价”,用房价涨幅与工资增长作比较。笔者以为,未来八年居民人均收入增长远远超过了食品价格和房价的涨幅,幸福指数才能增加。

  三是要确保分配不公问题得到有效治理。人均居民收入是一个统计数字,人均居民收入增长不等同于所有城乡居民的收入都得到了合理增长。有人揶揄统计部门说,现阶段统计中国人均身高为1.9米,这是用姚明和潘长江身高做的平均数。如果到2020年,中国的社会贫富差距没有缩小甚至进一步扩大,这个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增目标的“含金量”就要打折扣了。要排除干扰尽快出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着力解决收入分配差距较大问题,将“提低、控高、扩中”政策落到实处。十八大报告中先后二十多次提到“公平”,公平成为报告中的热词。毫无疑问,公平在幸福感中的比重愈来愈突出。

  龙沙结缕2012年11月11日于鹤城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诚诚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