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地方播报 正文

奢侈穿戴频致贪官落马 纪委组织学奢侈品知识

稿源: 都市快报-杭州网  2012-09-18 08:34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国人对官员形象的最常见感知是:“穿四个口袋外套,胸前别支钢笔”。

  时至今日,一些官员的形象,早已刷新广大民众对“奢侈”的认知。

  在各类举报、人肉搜索和官员落马的网帖或新闻中,奢侈穿戴,往往成为一根导火索,最终“爆”出官员的贪腐丑闻。

  有官员戴着70万元的表

  对于许多草根网民来说,认识奢侈品是从围观官员开始的。2009年,网民认识了原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的“九五至尊”——单价可达1800元一条的天价烟。接着,周久耕“带”网民认识了他的凯迪拉克汽车和江诗丹顿手表——一块江诗丹顿,最便宜也要卖9万元左右。

  仍在调查之中的“表哥(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事件,让普罗大众的“鉴宝”能力再一次得到检验升华。

  在接受微博访谈时,杨达才承认,自己有5块表,但强调,所戴手表“最贵的一块是今年买的万宝龙,价值是3.5万元,不是江诗丹顿”。

  但网友又陆续扒出他的第6块到第11块手表,总价几何,难以估算。

  有网友戏称,“表哥”全身都是宝。他的眼镜,也被网友指认为是“LOTOS”品牌,据说“镜架最低售价是13.8万元”,堪称奢侈品中的极品。

  LOTOS总裁曾说:“最贵的一副LOTOS镜架镶嵌了44颗钻石,价钱相当于一辆宾利汽车,不过你可以把它放在你的鼻子上。”

  表迷“@花总丢了金箍棒”(后文简称花总)通过官员在网上的公开照片,利用对钟表的业余知识,发现了众官员腕上的奢侈品:

  某市一个组织部部长,戴着网购价近8万元的积家MASTER小三针表,给贫困户送食用油;

  西部某省会城市市长,戴着卡地亚蓝气球表,公价6万元;

  一位曾在海关系统任职的高官,仅公开图片中能看到的手表,加起来就值近四十万元……

  花总还发现,某司长戴了块市价70万元的百达翡丽。

  浪琴、劳力士、欧米茄、卡地亚、雷达、百达翡丽等名表的身影,在中国官员的腕上都没落下。花总总结,官爷们最认的款式集中在劳力士、欧米茄星座、浪琴嘉岚和雷达精密陶瓷等,一些沿海的、更高级的官员,已喜欢上了积家、格拉苏蒂、卡地亚这些新宠。

  有官员被称为“LV女王”

  除了腕表,皮鞋、衣裤、箱包和领带等,也是很多官员的心头爱。

  在一家高级会所上班的李丽(化名)说,北京有一个本土服装品牌,衣服价钱几乎能与国外奢侈品品牌看齐,它的受众,相当一部分是国内女性官员。

  被称为“最时尚贪官”的重庆沙区征地办官员丁萌,在囚服里穿着800元的耐克T恤。这着实不是他的正常品位。据媒体报道,他对前来审理他受贿案的女检察官说:“我的西装没有1万元以下的,我喜欢意大利的诺悠翩雅,像几千块的金利来、堡尼等,我是不会去看的,最贵的一套是卡沃奇的,四万多……穿这些名牌我自己都感觉一身轻松,工作起来办事效率都要高些!”

  从他家里搜出的两百多双皮鞋,一百多件衣裤,都是阿玛尼、范思哲、蔻驰等奢侈品品牌。他批评女检察官时尚品位低,“你还是个女人呢,穿的鞋都没有我的好。”还教育对方,买几百块钱的鞋油保养皮鞋。

  检察机关查明,丁萌前后共受贿161万多元,贿赂款多用于买奢侈品。

  有着“LV女王”之称的辽宁省抚顺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江润黎,专门有座190平米的宅子存放奢侈品,包括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所有物品合计2200多件,总价值超过420万元。

  江润黎曾执掌抚顺国土规划。有报道说,一次,一开发商给她打电话,江润黎说自己正在香港。开发商赶紧派出公司女副手,火速前往香港陪江润黎逛街。在香港,女副手给江润黎买了一个LV包。此后,女副手又陪江润黎在广州买了多个包,让江润黎心满意足地回到抚顺。这家开发商因此得到江润黎在审批、规划等方面多项好处。

  2009年,江润黎被判无期徒刑。

  豪华穿戴暴露腐败面目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2008年中国公务员平均工资仅为33869元/年,月工资2830.75元,加上各种津补贴、福利、奖励等收入,中国公务员平均实际收入水平大约在5000元/月上下。而北京、上海等地区近年来推行“3581”的公务员工资标准,科、处、局、部级公务员月薪分别为3000元、5000元、8000元以及10000元。

  收入和行头的反差,成为很多官员落马的导火索。

  早在1998年,时任沈阳市市长的慕绥新邀请香港记者来沈采访发展成就。一位记者发现,慕的衬衣、领带、西服、皮鞋等,皆为名牌,粗略一算,少说也得几万港元。媒体据此说:“慕绥新因豪华穿戴,暴露了自己的腐败面目。”

  2001年10月10日,因犯有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慕绥新被判处死缓。

  一个个历史教训后,官员们开始懂得低调。今年“两会”期间,《经济观察报》询问登喜路专卖店销售经理得知,“对以成熟、稳重而自居的男士具有一贯的吸引力”的这个品牌,“一般售价一万元左右、没有明显标志、外观比较低调的公文包最受欢迎”。而登喜路中国区总裁瑟里加尔2009年曾对《纽约时报》说:“登喜路一直是广受中国商人和政府官员喜爱的品牌。”

  北京一家媒体曾随机抽取分析北京法院2005-2007年间审理的100件受贿案,

  结果表明,受贿官员过年时收受的礼单中,轿车与房子分列第二和第三,名列第一的是“小件奢侈品”。

  有媒体引述中共北京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一位纪检干部的话。他说,近几年,已经开始组织纪检干部学习一些关于艺术品和奢侈品的知识,“以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要不是受贿人自己交代,我们很多纪检干部可能并不知道一副眼镜架也有几百万的。”

  采购奢侈品

  情节严重可降级撤职

  即使在公务员享有高收入水平的欧美国家,官员在奢侈品穿戴方面也会非常谨慎。国外也有爱奢侈品的官员,但命运大多凋零。

  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喜欢在公众面前,不时炫耀他的劳力士和镀金超薄款百达翡丽,可惜他的这种高调作风似乎并不为法国民众所接受,终于在2012年的总统大选上,输给了相比之下显得有点“草根”的奥朗德。

  更极端的案例在菲律宾。前第一夫人、政坛“铁蝴蝶”伊梅尔达·马科斯在1986年与丈夫出逃后,奢华生活暴露于公众视野。据检察官清点,马科斯夫妇住处有三千多双各式女鞋。马科斯夫人流亡美国时,以176万美元的价格拍卖了一双缀满水晶的金银双色高跟鞋。出逃后,他们的住所成为“马科斯博物馆”,作为揭露前总统生活穷奢极侈的实物展览。

  国务院法制办出台的《机关事务管理条例》将于今年10月1日起生效,根据其中第三十二条的规定,“采购奢侈品”的官员将“由上级机关责令改正,并由任免机关或者监察机关对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

  国庆节后,官员带领网民进行的“鉴宝”活动,会减少吗?没有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于一些贪腐官员来说,这个时代对他们越来越不利了。一个高调登场的名牌logo(商标)包、一块不小心“泄露天机”的手表,都可能让他们深陷漩涡:轻则坏了名声,重则身陷囹圄。

  综合沈阳日报、重庆晚报、南方人物周刊等报道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诚诚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