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社会新闻 正文

男子闹事劫持女童用刀割喉 特警将其击毙(图)

稿源: 金羊网  2012-08-12 10:11


  -持刀男子要求提供警车。(视频截图)

  -狙击手瞄准嫌疑人待命。(广州电视台图)

  一男子用刀架在8岁女童脖上,从花都狮岭劫持到广州火车站地下商场

  -统筹:新快报记者陈海生

  -采写:新快报记者陈海生李应华李国辉见习记者周华实习生吴娟刘超通讯员龚宣

  -摄影:新快报记者李应华

  一刀、两刀、三刀……他一边伤害人质,一边威胁警方后退。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枪响,一赤裸上身男子被警方击毙在广州火车站。他身边,倒着一名浑身是血的8岁女孩。

  昨天上午7时许,广州花都区狮岭镇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冲入永兴村菜市场附近一档口,抢去一把菜刀后,欲在街上行凶伤人。民警接报到场制止时,该嫌疑人突然劫持了一名正跟母亲出门买早餐的女童,与警方对峙并要求提供一辆警车搭其离开。

  车辆在到达环市西路路段时,嫌疑人要求下车,并劫持女童进入广州火车站东广场附近的地中海商场。警方现场反复劝说试图稳定嫌疑人的情绪,但多番谈判却无果。9时许,当该嫌疑人对被劫女童实施伤害时,民警依法果断开枪击毙该男子,颈部遭割伤的女童则被迅速送往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救治。目前受伤的8岁女孩已渡过危险期,正在ICU接受治疗。

  花都区狮岭镇

  6:30

  包店抢刀

  “我要杀人啊……快报警啊……”昨天清晨6时许,花都区狮岭镇盘古中路永兴市场附近许多商店还未开门营业,一名男子在路上疯狂咆哮。

  在永兴市场卖菜的王大姐看到,一名30岁左右,光着膀子、下身穿黑色长裤的男子,手拿着啤酒瓶在市场旁边的盘古北路来回奔走,神情疯狂。大家看到后都纷纷退避三舍。6时30分许,男子突然冲进“江南第一包”店,当时老板娘正在里面切菜,看到男子进来后,赶紧弃刀往外跑。

  王大姐说,男子从店里抢了菜刀后又回到路边,不时还用刀背往自己胸前拍打,嘴里仍喊着“我要砍死你……”有街坊说,男子看到有人注意他,就做出要挥刀砍人的样子,吓得大家赶紧躲避。此时,有人急忙报警求助。

  7:00

  劫持人质

  8岁的小飞(化名)住在盘古路附近,昨天一早,她和妈妈、姐姐一起到马路对面的盘古北路买早餐。小飞一家是湖南人,父母在广州花都打工,在湖南读书的她,只有暑假才能过来和爸妈团聚。妈妈牵着姐姐的手走在前头,穿着白底红花连衣裙的小飞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豆浆跟在后面。

  此时,那名光着膀子的男人也刚好走到盘古北路的路口。看到有治安员和警方赶到后,男子突然发狂,看到站在路边的小飞,他一把冲上去用刀将小飞劫持。

  “小女孩被吓得大哭起来,那个男的用刀架在孩子脖上,一手还卡住她的下巴,要警察不要靠近。”街坊刘先生说,小飞一开始哭得特别厉害,一边哭一边挣扎,劫犯随后把刀抵住她的喉咙,她就完全吓傻了,哭都不敢哭了。随后多辆警车到场,警方将附近道路封锁,不断对男子劝解,试图稳定其情绪。但男子仍激动地呼喊着,手中的菜刀始终架在小女孩的脖子上。

  7:30

  搭上警车

  在劫持者与警方僵持时,水果档主老梁曾靠近现场,听到警匪间的谈判。持刀男子反复叫嚣,重复着自己的要求,要求在场民警为他提供一辆警车搭其离开。为保障人质安全,民警答应了其要求。

  警车到场后,民警依然未放弃劝说男子放开人质,但对方还是充耳不闻。“他把刀架在孩子脖上,慢慢移动靠近警车。当时我们看到孩子没有受伤。”围观的街坊说,孩子的母亲在现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惊慌失措,痛哭着求光膀男子放开自己的女儿。

  男子上了警车后,狮岭派出所一名副所长驾驶警车搭载嫌疑人及人质前往广州市区。记者事后获悉,该名派出所副所长姓胡,30多岁。

  车辆在到达环市西路路段时,嫌疑人要求下车,并劫持女童进入广州火车站东广场附近。

  伤情

  气管食道裂伤女童抢救脱险

  8岁的小飞被送到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后,医生诊断其为颈部刀伤,失血性休克,“颈部有3个不规则横向切口,其中最长达10厘米,气管和食道都有裂伤”。不过幸运的是,歹徒的狠手3刀均没有割破小飞的颈动脉,让她躲过了鬼门关。此外,小飞颈部神经也没有损伤。

  伤者在9时10分许被送到医院,随即进行急救手术。昨日下午3时许,警方负责人通报称,小飞经过3个小时的手术,已被送往ICU(重症监护病房)。

  在11楼的ICU,被剃光了头发的小飞正躺在14号病床上休息,麻醉过后,她的双腿已经有了反应,开始不断蹬被子。医护人员守在病床前观察情况。据医生介绍,小飞目前已经度过了危险期,生命体征也恢复正常。

  ●疑犯其人

  两孩之父为人低调

  记者多方打听,终于了解到疑犯妻子向花都警方透露的信息。据其妻子称,劫匪已经结婚十余年,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疑犯妻子还向警方提供了劫匪姓名与身份。

  疑犯妻子称,丈夫平时举止行为正常,没有什么过激行为,但案发前夜与平时不同,显得特别紧张不安。“他平时话不多,为人低调”。

  8:40

  火车站僵持

  火车站广场人流还未到高峰,一辆警车缓缓地由环市西路驶入广州火车站广场,后面还跟随了数辆警用摩托车和警车。第一辆警车开至地中海商场附近时停下,在车辆后排的座位上,赤裸上身的刀匪紧勒住女童的下巴,另外一只手拿着刀。据目击者讲述,刀匪下车后,先是劫持着女童走到一个报刊亭前的一棵树下,然后在广场绕着小圈和警方对峙。“我要钱!我要枪!我要见局长!”嫌疑人一边喊,一边靠着栏杆从楼梯走进地下商场。

  环卫工老吴当时在东广场打扫卫生,突然人群中出现骚动,“起初我也没有注意,还以为只是有人打架”。过了几分钟,地铁A出口以西的人群骤然分成两半,中间让出一条通道。赤裸上身的一名男子右手持刀,左手箍着女童的脖子出现在通道中间。

  男子的前方是4名民警,附近还有几名警察不断驱散围观人群。旅客黄先生回忆说,当时还有一辆鸣警笛的警车跟在4名警员身后。劫持者在警员的进逼之下,从东广场的楼梯退到地下商场。这时,地铁紧急关闭与地下商场接驳的A出口铁闸,封住了男子的退路,另外一路警员清空了地下商场的人群。

  9:00

  狙击救人

  “地铁落闸了,另外一队警察从后边包抄过去,劫持女孩的人就无路可退了。”黄先生说,只见劫持者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刀,在地下商场露天处的东南角作最后的反抗。为稳住劫匪的情绪,有警员解下随身携带的枪支,并扔给他一把手枪。据现场一便利店店主证实,劫匪在拿到手枪后,发现为空壳情绪再度亢奋,又用菜刀逼近小飞脖子。

  突然,所有人都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发生了,劫持者猛地一下右手挥刀抹向小飞的颈部,而且一边威胁警方后退,一刀、两刀、三刀,小飞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连衣裙。瞬间,“砰”一声枪响,围观人群发出一阵惊呼——两名民警突然抱着小飞从东广场地铁A出口的楼梯跑了上来。小飞在民警怀中一动不动,她伤口流出的血把警服也染湿了,她随即被送上警车,“当时120的救护车还没来到,警车把女孩送去了医院。”黄先生说。

  据地下商场人员介绍,当时歹徒劫着女孩来到“红光商行”门口,一名店员刚开门营业,见此情景随即转身关门,但来不及,于是跑走。“小女孩哭着求放开,突然楼梯上面的一名黄衣警察,用狙击枪打中歹徒的头部,一枪毙命。”据档主忆述,中枪后男子头部动了一下,小女孩也倒在血泊中。随后,有三名警察上前查看,其中一名警察很快跑去叫支援,“另外那两名警察看到小女孩的惨状,哭着把小女孩抬上广场。”围观的街坊说。

  记者事后获悉,开枪击毙歹徒的便衣警察为花都区的一名特警。在现场,记者还见到了遗留的弹孔,子弹一度打在经营档口的门上。

  警方通报

  嫌疑人事发前一晚

  情绪开始反常

  针对该起事件,广州警方昨日通报称,当天上午7时许,嫌疑人唐某(男,33岁,湖南人)突然冲入花都区狮岭镇永兴村菜市场附近一档口,抢去店内一把刀具后,挥舞着刀具追砍路人(无人受伤),随后将一名随父母在路边购买早餐的女童(8岁,湖南人)劫持为人质。花都警方接报后,立即派出民警到场处置。

  民警到场后对嫌疑人唐某进行劝说,但唐某不听,情绪激动,要求警方提供一辆警车搭其离开。为保障人质安全,狮岭派出所一副所长根据嫌疑人的要求驾驶警车搭载嫌疑人及人质于9时许驶至广州市环市西路。警方派员尾随人质车辆,其间寻找合适机会以随时展开解救行动。到达环市西路后,该男子劫持女童下车,进入地中海商场。警方与之开展谈判劝说,唐某不予理睬,情绪失控,开始持刀划伤女童左侧颈部。在女童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紧急情况下,民警依法果断开枪,将嫌疑人唐某当场击毙,并立即将受伤女童送往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救治。

  经过3小时抢救,手术顺利完成。目前,女童生命体征稳定,正在观察治疗。下一步,院方将继续全力做好女童的治疗和康复工作。

  经初步调查,唐某曾在花都区一家手袋厂工作,案件中女童及其父母与唐某素不相识。民警在处置过程中发现唐某一直精神狂躁,对民警的劝说不予理睬。据其亲属反映,嫌疑人从前晚(10日)开始已出现情绪反常的情况,但具体是何原因,目前仍有待进一步调查。

  焦点释疑

  1.为何劫持人质到火车站?

  据警方人士介绍,嫌疑人在花都区狮岭镇劫持女童与民警对峙期间,曾表示其有问题要到市政府反映,遂要求警方提供一辆警车搭载其往市区。为保障人质安全,警方答应了其要求。但在前往广州市区的过程中,嫌疑人却又没有特定的方向,不断要求民警按照其指示行驶。“可能他对市区的路况不熟悉,所以车子到市区后,他越来越焦躁,又觉得民警故意绕路敷衍他,所以到了环市西路一带时,他要求下车并强行将小女孩挟持下车。”该人士称。

  2.为何途中没实施抓捕?

  警方人士表示,在处理劫持案件时,在嫌疑人未有对人质实施伤害的情况下,警方一般以“劝降”为主,不会轻易采取强攻或开枪的措施,这样做是为了尊重生命权,既包括人质的生命也包括犯罪嫌疑人的生命。事实上,民警在驾车搭载嫌疑人前往市区时,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嫌疑人进行“劝降”的努力,同时试图寻找机会在半途中将车辆截停,然后伺机解救人质。

  “在开车前往市区的路上,嫌疑人情绪焦躁,而且拒绝与民警对话,开车的副所长想要跟他交流,才说了几句他就喝令民警闭嘴,并扬言要伤害人质。”相关民警称,由于涉事警车上只有开车的副所长一人,因此途中要想在车内寻机将嫌犯制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此外,一路尾随跟踪的其他民警也曾试图制造交通堵塞迫使车辆停下,但嫌犯却以伤害人质为要挟逼迫副所长闯红灯或是强行冲过去,所以,在前往市区的过程中,警方没能找到解救人质的有利时机,最终只能选择嫌疑人在火车站下车后展开强攻。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诚诚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