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地方播报 正文

浙江“富二代”组织黑帮 叫手下轮奸女性

稿源: 光明网  2012-05-18 08:57


  44名团伙成员在临海法院最大的法庭站了长长的两排,前排右一为团伙头目沈烈烈。

  1983年出生的沈烈烈,是台州玉环一个富二代,家底殷实,读过大学,玉环县国际大酒店总经理。

  但沈烈烈还有一个身份——黑社会组织“国际帮”的老大。

  自2003年起,以沈烈烈为首组织网罗了一批劳改、劳教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至2007年逐渐形成较为稳定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

  他们以玉环县国际大酒店为据点,自称“国际帮”或“国大帮”,采取暴力、胁迫等手段,通过到赌场强行吃注、放高利贷、非法经营六合彩、开设赌场,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非法聚敛千万元钱财。

  这些年来,“国际帮”共造成1人重伤、10人轻伤,损毁车辆5辆,被指控涉嫌12个罪名、37起犯罪事实。

  涉嫌的12个罪名分别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开设赌场罪、强迫交易罪、强奸罪、非法经营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其中,沈烈烈犯了前面9宗罪。

  这起特大涉黑案件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玉环警方经过秘密侦查,于去年4月收网。

  昨天,临海法院受台州中院指定异地管辖审理此案。

  44名团伙成员在临海法院最大的法庭站了长长的两排。起诉书长达56页,公安侦查卷有厚厚的53本。预计要开庭8天,才能审理完毕。

  该案被告人人数、涉嫌罪名、违法犯罪事实众多,都创下了台州之最。

  辍学后曾因吸毒差点丧命

  沈烈烈是玉环城关人,早年家庭条件不太好。在19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沈父承包了华侨饭店,改名为玉环国际大酒店,由此发迹。

  沈烈烈读书成绩不好,念完初中,也没怎么读高中,沈父花钱送他去了湖北一所大学读大专班。

  沈烈烈大学快毕业那会,沈父因为赌博被抓,还判了刑。

  不知是因为家庭变化,还是学校的原因,沈烈烈辍学了。

  回家以后,沈烈烈没找到好工作,闲散的日子里,他凭借手里金钱和兄弟义气结交、网罗了一批人,有当年跟随他老爸的,还有他的中小学同学。

  沈烈烈出手大方,许多年轻人乐意跟他一起吃喝玩乐,过着潇洒的日子。

  沈烈烈吸毒,当年还没有新型毒品,吸的都是海洛因,有一次吸多了,送医院急救,差点丧命。

  因为吸毒,他被警方抓过,后来,他改吸冰毒、摇头丸。

  在沈烈烈吸毒很厉害的时候,沈母要求他结婚,希望通过婚姻来约束并改变这个儿子。

  原本生活混乱的沈烈烈,最后找了个东北女孩子结婚生子,儿子如今已经有五六岁了。

  但婚姻和儿子,未能改变沈烈烈的人生轨迹,他曾说:“老婆归老婆,一个名号而已”,在外面,继续过着吃喝嫖赌毒的生活。

  赚钱养团伙骨干都开豪华车

  起初,这个团伙是松散型的,2005年开始打打杀杀,不过还只是小打小闹。

  从2007年起,沈烈烈正式成为了老大,下面的人也都认为他是老大,大家说要“团结”,不能像以前那样散兵游勇了。慢慢地,“国际帮”开始壮大,要养活这些人,需要很多钱。

  虽然沈家有玉环县城的两家国际大酒店,家底殷实,但沈烈烈不可能拿家里的收入来豢养下面的人。

  从2006年开始,“国际帮”开始凭借着自己的强势地位,有组织地通过大量犯罪活动攫取非法利益。最早的时候经营六合彩,后来发展到开场放赌,去别人的场子捞钱,手下一些成员还通过一些工程回填,强买强卖,以及放高利贷。

  办案人员说,“国际帮”组织关系紧密,福利不错,吃住都很好,连泡吧嫖娼都可以刷老大的卡。

  “沈烈烈在玉环一个酒吧前台存有金卡,里面有2万元,手下去泡吧,报自己是‘国际帮’的,即可刷卡消费,钱用完了,会续存。逢年过节,给手下发红包,谁进去(坐牢)了,还派小弟去探望,并送上一些现金。”

  “国际帮”具备一定经济实力后,就开始大肆挥霍,沈烈烈等人购买玛莎拉蒂、保时捷、宝马、奔驰等豪车作为自己的座驾,并购置商务车作为团伙平时的活动车辆。十多个骨干成员,几乎都开奔驰宝马,这无形中让小弟们觉得,出来混,就要跟这样的老大才有前途。

  办案人员说,沈烈烈的手下基本是80后、90后,无一个真正受过高等教育,高中生都少,他们比较原始,崇尚凭武力解决问题。

  械斗造成交通堵塞

  沈烈烈在玉环城关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认为自己是玉环道上的老大。

  玉环坎门人陈匡水,劳教了多次,他领导着玉环另一伙黑恶势力,自我感觉也不差。

  一山难容二虎,2008年10月7日,双方发生了火并。

  事情的起因是“国际帮”的一个骨干成员,在陈匡水开在山上的赌场里赌博,双方发生了斗殴。

  沈烈烈觉得很丢面子,陈匡水也想找沈烈烈谈判。

  双方约在玉环国际大酒店谈。陈匡水的两辆车刚开到酒店,就被沈烈烈的手下拦住砸烂了。

  陈匡水也不是吃干饭的,10月6日,他带着手下四处找人,在一美发店门口,找到了沈烈烈老婆开的跑车,一阵乱砸。

  沈烈烈很生气,“下面的小鬼弄的,怎么弄到我头上了。”他召集手下所有人,发布“追杀令”。

  10月7日,双方在天鸿饭店前遭遇,一阵持械斗殴,“国际帮”的一个人被当场砍倒,一些人受了轻伤,砸了好几辆车。

  这里是玉环城关的交通要道,械斗造成交通堵塞长达2个小时。

  案惊玉环,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2011年9月9日,玉环县法院对陈匡水黑恶势力团伙进行一审宣判,主犯陈匡水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6项罪名被判处16年。

  由于证据不足,关键人物一直在逃,2009年沈烈烈只被判了缓刑,被取保候审。

  出来后,家里硬给沈烈烈挂了清港观光国际大酒店总经理的职务,让外界看上去有正当生意,意思是走上了正道。

  “但他没有参与家里的经营管理,也做不了这个总经理,他不懂,就是个败家子。”办案人员说,沈烈烈依旧过着以前的生活。

  叫手下轮奸女性

  “国际帮”为了逞强争霸,为了排除竞争对手暴力斗殴,寻衅滋事。不仅如此,“国际帮”还经常欺压、残害普通百姓。

  2009年9月20日,贵州青年余某在KTV的停车场,因和“国际帮”的人发生口角,被对方3人打成4级伤残,生活不能自理。

  2009年7月18日中午,玉环的哥沈师傅送“国际帮”一成员到玉环国际大酒店,打表是100多元,对方只肯给60元,沈师傅不同意,对方电话叫来5个人,用砖头砸破了沈师傅的头。

  2010年3月的一天,玉环的倪某在一宾馆门口,被3个“国际帮”成员追砍五六十米,摔倒后,又被连砍了5刀。后来才知道,对方是要砍他哥哥。

  玉环某女子在“国际帮”下注3000元“六合彩”,赢了,按照赔率,应该获得12万元。但沈烈烈想赖账,叫女的过来,说女的单子做过手脚,女的不承认。沈烈烈让人给她弄了点毒品,让4个手下把她弄到山上轮奸了。

  玉环警方经过长期的艰苦侦查和证据收集之后,去年4月27日开始收网,在玉环某游戏厅抓获包括头目沈烈烈在内的9个成员,随后又陆续抓获了几十人。

  “在没有被连根拔以前,许多被害人一听是‘国际帮’的,知道惹不起,怕报复,所以也不敢揭露‘国际帮’的罪行。”办案人员说,在接连打掉两个黑恶势力团伙后,玉环今年流氓、持刀抢劫案子明显下降。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穆好强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