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地方播报 正文

敦化一林场场长抗洪中被树砸倒确诊脑死亡

来源: 延边新闻网  作者:   2010-08-05 09:03  编辑: 徐诚诚



林场职工们守护在病房外期盼着生命奇迹的出现 张成国摄影

家人照顾着袁友

  今年48岁的袁友是敦化林业局松江林场的场长,曾被省政府授予“连续25年无重大森林火灾先进个人”,被州委、州政府授予“劳动模范”称号,并获延边林业集团“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还连续多年被敦化林业局授予“劳动模范”、“最佳经营管理者”等称号。然而,这位人民的好公仆在与肆虐的洪水抗争中,不幸被倾倒的大树砸中脑部,倒在洪水中。如今,袁友正在敦化市医院紧急救治,但至今仍昏迷不醒。

  洪水中倾倒的大树砸倒场长

  看到连日来的大雨,袁友很心急。7月28日凌晨5时许,就从敦化赶往70多公里外的松江林场,因为那里有110多户职工让他放心不下。

  “快,赶紧撤离!”看到洪水已经逼近职工住房,袁友果断组织职工转移。110多户职工被及时转移到了安全地点,没有一人伤亡,转移过程中,洪水已经没过了多间房屋。这时,袁友发现职工鱼塘有危险,便立即带人直奔鱼塘,堵漏、放水,两个多小时的努力,鱼塘保住了。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但袁友并没有停下来,他带着两名工人到河下游可能发生危险的地段巡视。

  可是,意外发生了。一棵大树被洪水冲倒,正好砸中了正忙于巡视的袁友。等两名职工发现出事后,他们赶紧把大树移开,把受伤的场长抱起来。“场长、场长!”一声声大喊,袁友却没有任何回应。两名职工抱着场长跑回到林场,找来一辆车,顶着大雨,从松江林场赶到了敦化市医院抢救袁友。

  “当时,洪水很大,比碗口还粗的树被冲到水里直打漩儿。林场出来的路,有一段也眼看着塌方了,底下都被掏空,但为了救场长,大家也都豁出去了!”松江林场工会主席管恩伟说。

  医生确诊脑死亡,建议家属放弃抢救

  赶到敦化市医院后,医生紧急为袁友进行抢救。不过,大树砸中了袁友的右脑,造成其脑部粉碎性骨折,小脑大面积淤血。负责抢救的医生表示,袁友的伤势非常严重,该院不具备抢救的条件和技术,其认为,袁友伤势过重,生还的可能性非常小。

  闻讯赶到的袁友的妻子张桂芝泪流满面,但她并没有被吓倒,果断地说:“不,我们不能放弃!”随后,袁友被送到了吉大一院抢救。不过,医生的诊断再次给张桂芝等家人一次沉重打击:袁友已经出现脑死亡,生命垂危,几乎没有救治生还的可能,医生甚至表示已经没有做手术的必要。“不行,我们要作手术,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放弃!”张桂芝说。

  7月28日22时30分,袁友被推进手术室,5个多小时后才被推出来。不过,他仍处于昏迷状态,甚至已经不能自主呼吸。

  张桂芝等家人都表示不能放弃,于是又把袁友转回敦化市医院住进ICU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维持呼吸。

  医院里,亲人盼望奇迹发生

  住进重症监护室后,张桂芝和小姑子袁亚云等亲人便轮流照顾袁友。袁亚云说:“哥,挺住!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大家伙儿都在外边等着你醒过来呢。你一定要挺住啊,绝不能辜负大家的希望!”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但她不停地说着,手还在轻轻地为袁友按摩着,袁亚云、张桂芝等亲人,每天都会不停地做着同样的事情,她们都在盼着生命奇迹的出现。

  8月2日,袁亚云又来到病房与昏迷的哥哥说话,奇迹真的出现了。“手动了,手动了!医生,快来看看!”发现异常后,袁亚云兴奋异常,赶紧去找医生。不过,医生赶到后,并没有发现异常,还对袁亚云的说法表示了怀疑。不过,袁亚云说:“动了,真的动了!我摸他的时候,他的手真的动了一下!”

  有了希望后,张桂芝等人的心情也稳定了一些,她们时刻都在盼望着……

  顾大家忘了小家

  8月4日,记者与心情稍平静的张桂芝聊起了她眼中的丈夫袁友。“他眼里只有工作,家里的事他什么都不管。这些年,家里没攒下什么,攒下的只有人缘!”张桂芝说。

  张桂芝说,袁友心里每天想的就是工作。林场职工什么事他都管,可在家里他连袜子都不洗。别人家早就换了新房子,可他家住了17年的旧房至今都没换。一次,她到林场去看丈夫,看到干净整洁的林场和富裕的职工们,她不禁生起丈夫的气,心里也开始不平衡:“林场管理得这么好,家里的事怎么啥都不管呢?”袁友听后,只是笑笑,就去忙工作了。

  “咱家这东西不错,林场用也挺好啊!”去年,张桂芝买了一个很实用的拖把,被袁友看到后,就悄悄拿去“充公”了。袁亚云说,哥哥虽然是场长,可他从来没利用手中权利给家里谋过私利,还总偷偷把家里的东西拿到林场。

  为避嫌把妻子从办公室调去收电费

  如今,张桂芝在敦化林业局供电部门收电费,袁亚云在房产部门收卫生费,另外还有4个兄弟姐妹一直下岗在家,就连女儿大学毕业一年多还没有找到工作,他也不管。他总是说:“等等吧,等我忙完工作再说!”可他总有忙不完的工作,根本不理会家人的感受,更不会为了家里人去托关系走门子。

  管恩伟说:“嫂子原来的工作可比这好,起码是做办公室,不用楼上楼下的来回跑。”原来,多年前,张桂芝是林业局的一名会计,工作和收入都不错,可自从袁友当上了场长,他就想方设法把妻子从会计的岗位调到了供电部门。袁亚云说:“人家都是给家里人找好工作,哪有他这样的,愣是把嫂子从办公室弄出去了,还说是为了避嫌。”还有,袁友二哥的连襟也在岗位精简中,被他撤了下去。

  袁友的女儿今年22岁,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但她说:“我从来不埋怨爸爸,人活着得靠自己才行!我会努力的,一定不辜负爸爸的期望,只希望爸爸能早点醒过来。”说着说着,这个大姑娘也泪流满面了。

  病房外徘徊着职工的身影

  袁友住院期间,病房外的走廊里,始终有一些人在守候着,三五人、十几人、甚至几十人,他们都是来看望袁友的,有亲戚、朋友,更多的是林场职工。管恩伟对记者说:“今天来了七八个人,算是少的了。林场那些职工都要来,我怕影响袁友的治疗,没让他们来!”

  为什么袁友有这么好的人缘呢?管恩伟说:“袁友的心里全是工作和林场职工,他惦记着大伙儿,大伙儿当然也惦记着他。”低保户郑凤英老人去世时,儿女不在身边,袁友就亲自为老人搭灵棚,给老人出殡;拿出自己的工资,买来米面帮助林场职工密忆;胃病复发不住院,带着药返回林场继续工作……“袁友让林场职工过上了好日子,可却把自己给累坏了。”说这些时,管恩伟的眼里噙着热泪。

  袁友在抗洪抢险中意外受伤,他的伤情牵动着很多人的心,他们都盼着袁友能早日康复。“医生发现,他能自主呼吸了!”8月4日11时许,张桂芝从病房跑出了,隔着病房与走廊间的大门,对守在门外的亲朋们大声喊着。原来,此前医生和家属作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撤掉了呼吸机试着让袁友自己呼吸,结果发现袁友已经有了自主呼吸的迹象。

  如今,袁友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让我们一起为他祝福吧,希望他能摆脱死神,重新回到亲朋身边,回到他热爱的工作岗位上,我们希望生命的奇迹能够出现。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