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热点人物 正文

同事们称他“48号钢”记黑龙江省抚远县水产局原局长屈兴才

来源: 光明网  作者: 本报记者 朱伟光 通讯员 张士英   2010-07-06 10:59  编辑: 肖刚


  同事们称他“48号钢”
  ——记黑龙江省抚远县水产局原局长屈兴才

  一个人默默的坚持与付出;一个产业从无到有的兴起与壮大。而将这些连结在一起的人就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抚远县水产局原局长屈兴才。他的忘我工作精神,不屈不挠的性格深深地感动了同事们,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48号钢”(钢材标号最硬的一种)。当记者来到这个东部边陲的县城采访屈兴才时,才得知他因病正在住院。记者找到了与屈兴才共事多年的同事和他的家人,了解到了他们眼中的屈兴才。

  “任何困难都挡不住他”

  屈兴才出身渔民家庭,从小在江里长大,对捕鱼、养鱼有着浓厚的兴趣。熟悉屈兴才的人都说他有一股不服输和爱钻研的劲头,靠着这些他从一名普通的渔工走上了水产局局长的岗位。

  上任后,面对过量捕捞而日益枯竭的渔业资源,看着世世代代以打鱼为生的渔民没有了生活的出路,屈兴才坐不住了。“抚远不搞人工繁育,渔业就没有出路”。可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困难重重。

  屈兴才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一边争取项目资金,一边实验生产。与屈兴才一起共事10余年的抚远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周长海提及此事时,感慨地说:“任何困难都挡不住他,没有专家,他到中国水科院黑龙江所、黑龙江省水产研究所去请;没有资金,他到朋友那去借,到县里申请,他就是这样把困难一项一项地克服掉。”

  周长海告诉记者,为了培育黑龙江原始鲟鳇鱼第一代鱼种,攻克高寒地区繁育养殖鲟鳇鱼的技术难题。屈兴才经常和他们在一起吃、住,从江中捕亲鱼到人工采卵,从雌雄受精到培育出苗,屈兴才都要亲临一线,与专家探讨研究。虽然繁育基地就在县城内,但他却经常几个月也不回一趟家。为了鲟鳇鱼,一个体重90多公斤的壮汉硬是累掉了20公斤肉。“自从患病以后,我们局长变得更瘦了,但是他又特别坚强,所以我们称他‘48号钢’。”周长海说。

  “别人做不到的,我们也要试一试”

  “别人能做到的,我们要做到,别人做不到的,我们也要试一试。”屈兴才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由于北方高寒地区鱼的生长周期较长,一般都在两年以上,所以鲟鳇鱼产业形成了北方生、南方养的尴尬局面。

  2004年,屈兴才带领技术人员利用淡水网箱养殖技术,向鲟鳇鱼越冬技术难题发起挑战。繁育公司职工谢绍军告诉记者,由于当时没有经验,我们只是把湖里网箱周围的雪清理了,没有想到鱼儿不是光网箱这一块缺氧,而是整个湖里全都缺氧了。结果血本无归。两万多尾鲟鳇鱼死得只剩下2000多条,损失高达160万元。但不服输的老屈第二年又养殖了8万尾鲟鳇鱼,有了第一次的教训,这一年鱼儿全部安全过冬。2006年他把养殖规模扩大到了10万尾。而这一次,意外又发生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将10万尾鲟鳇鱼冻死一半,损失高达400多万元。

  经过两次失败,2007年冬季,屈兴才带领他的科研团队终于攻克了人工加氧和增加温度两项技术难关,获得了百分之九十五的越冬成活率。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努力,一个由繁育车间、培育车间、深加工车间和鱼展馆组成,占地5.5万平方米的鲟鳇鱼繁育养殖基地在抚远县大力加湖上矗立起来。目前,全县养殖水面发展到12万亩,养殖户发展到202户,养殖产量超过了2万吨,全县渔业产值达到2亿元。

  屈兴才带领他的技术团队先后取得了8项省级以上科研成果,攻克了大马哈鱼活体取卵,人工孵化野生哲罗鱼、鲶怀杂交、鲟鳇鱼杂交繁育等重大科技难关。

  “你爸和鲟鳇鱼过日子去了”

  谈起父亲,屈兴才的女儿屈海玮脸上写满了骄傲,她只记得爸爸自从当上局长以后,见面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了。让她印象最深的是自己考上大学走的时候,父亲没来送行。“当时我就问我妈,我爸去哪了?”我妈说:“你爸不跟咱过了,天天和鲟鳇鱼过日子去了。”屈海玮说虽然妈妈嘴上这么说,但是对爸爸的工作一直非常支持。

  记者了解到屈兴才的爱人2007年因脑溢血变成了植物人直至现在。海玮告诉记者,在妈妈生病期间,当时爸爸单位的同事包括县领导都劝他休息,但是他的计划就是鲟鱼养殖到最后能够让自己养殖的成品鱼也出鱼子,这个没有实现,他就一直坚持着。“我爸生病以后,家里人都劝他说你别干了,一个人再干能干多少年,连老命都要搭上了。”但他依然如故。

  周长海说:“屈局长在手术回来后的第二天,就到了场里,问我们鲟鱼探测到什么程度了,探测了多少亩?有多少今年可以做鱼卵?明年还要养多少做生产计划?对我们鼓励非常大。现在虽然屈局长退休了,但他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对我们做好工作,十分重要;他的忘我工作精神,始终在鼓舞着我们。”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