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深度关注 正文

文强案主审法官日记:合议庭内部曾争议死刑判决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2010-05-12 10:13  编辑: 师向东


  新华网5月11日报道 “文强案”主审法官日记近日曝光。

  在审理“文强案”的日子里

  从敲响法槌的一刻 法律就应该占据法官思维的全部

  2010年1月18日 天气:小雨 会见文强

  刚上班,茶叶还在沸腾的开水冲泡下浮涨起落,检察院的同行们就拖着大箱子来到我办公室。

  文强案终于起诉到了法院。

  文强,一个重庆政法界响当当的名字。提起他,我就想起踩在张君脸上用手机给领导报告“张君被抓了,在我脚下”的身影。后来张君案就是在我们这个老法院办公楼的大审判厅开庭审理的,庭审时文强也来旁听了案件,他一直盯着被告席上的张君,眼神犀利而敏锐。现在,他也变成了起诉书中的“被告人文强”,也将在张君站立过的地方接受审判——那个地方也曾是他坐着注视过的地方。命运的安排有时真像杯中的茶叶,沉浮不定。

  来不及多想,我立即召集参与本案的合议庭成员开会,进行庭前准备工作的部署。合议庭成员是两位经验丰富的男法官,也是我极为熟悉的同事,他们出色的业务能力会让我肩上的担子轻一些。法官,最忌讳的就是独断。合议庭成员将共同为全案履行法律人应有的职责。

  为了尽可能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利,及早知晓被指控的事实,我决定在下午就亲自带领合议庭赶到看守所为文强等5名被告人送达起诉书副本和权利义务告知书,听取他对指控事实的初步意见,也顺便观察一下文强的精神状况。

  下午的天色更加阴冷,看守所灰色的大门愈发显得沉重。办理完提讯手续后,我们在公安专案组同志的引领下来到了文强的羁押房间。这是一间长方形房间,正中央摆放着一张黑色木桌,桌子上有一个保温茶杯,离桌子三米处摆放一张单人床。

  文强坐在桌子后面,脸对着门口。他身穿黑色外衣,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显得有点疲惫。我们一行人坐在他的对面,告诉了他我们今天来的目的。随后书记员小贾把起诉书副本、权利义务告知书等诉讼材料一一介绍后递给他,他迟疑了一下,问我:“这些东西是给我的吗?”我告诉他所有材料都是送达给他的,之后还要他亲笔签收。文强这才接过材料,取下眼镜后鼻子靠着材料开始仔细阅读起来。小贾刚准备递过送达回证让他签收,我用眼神示意先不急着签,让文强仔细看了再说。

  约莫半个小时后,文强粗略地将长达数十页的起诉书副本通读了一遍,这才有点激动地向我表达他对起诉书中某些指控事实的意见,我拿出笔记本将他的意见详细记录下来。随后,文强又拿起权利义务告知书开始逐项仔细看了起来。尽管他长期从事政法工作,但我还是将他在法庭上享有的每一项诉讼详细地解释了一遍,他听得很认真,不时还插话问上一两句。最后他才在送达回证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按捺指印。

  履行完送达的所有手续后,我专门了解了他的身体状况。他回答的声音不大,有点缓慢,说自己有点高血压,其他方面还可以。我就让他在庭审时避免情绪激动,要冷静地陈述自己的意见,听从法庭安排,不要与公诉人发生过于直接、激烈地对抗。

  他点点头,表示一定配合法庭的审判。整个过程中,他始终没有直接与我有较长的眼神交流,偶尔盯我一眼又赶紧移开,多少显得有点心绪不宁。也许是因为从执法者到犯法者之间的人生角色转换太快,他还难以接受如此巨大的反差。

  “你要相信人民法院会实事求是、依法公正地审理本案。”临走前,我郑重地对他表态。他用力点了点头,表情稍显轻松。

  回到法院,合议庭全体成员抓紧时间熟悉检察机关移送过来的主要证据复印件等案件材料,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地熟悉案情,为及早拟定出符合本案实际的庭审计划和应急预案。今晚又得在加班中度过了。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