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社会新闻 正文

大学生为保护万元学费与劫匪搏斗双手被砍

来源:   大众网-齐鲁晚报  作者:   2009-08-31 11:51  编辑: 肖刚


  事发东莞,受害人假装昏迷才保住命

  望着病房里的白色天花板,张秀胜泪流满面,多次哽咽。8月26日下午4时许,他遭遇了抢劫。为了保护自己一万多元的学费,他与两名持刀劫匪斗智斗勇,最终,学费算是保住了,但在他与劫匪搏斗的过程中,他的双手却被砍伤了,为了保住双手,仅三天医药费就花去了6000多元。他不知道剩下的学费是否还够交医药费,他只知道学费肯定是没了着落。如不是这场意外,27日下午4时,他将乘坐深圳开往南昌途经赣州的火车回到江西理工大学赣州分校,和其他同学一样为新学期编织梦想。

  为筹学费去打工

  “已买好回家的车票,找个小旅馆好好睡一觉。”

  6月30日,大学放假后,张秀胜没有回海南黄流镇赤命村老家帮助母亲种菜。新学期一万多元的学费和生活费依旧无着落,7月2日,他和3名同学一起登上了开往东莞的列车。54天后,他从长安乌沙社区一皮具厂领取了2599元工资。这些钱都是他在流水线上用每天12个小时加工皮带付出的所得。

  7月26日,他已经买好了回江西理工大学赣州分校的火车票。等待回去的近30个小时时间里,他要完成两件事情,一是将买完车票后剩下的1599元现金工资存到银行卡上;另一件是找个小宾馆住下看看书,美美睡上一觉,这两个月他太疲惫了。存完钱后已经是下午4时。

  两青年持刀抢劫

  “张秀胜习惯性地打开了旅社房门,一把刀子架在脖子上,两名青年开始抢钱。”

  4时15分左右,他在位于长安镇振安中路刚来时住过的大众旅馆找了间房子,40元的房费被他压缩了5元。

  他将行李放到床头,刚刚在床上躺下,外面有人敲门。他习惯性地打开了房门,一名陌生男青年探进头,声称找错了人,随后离开了。再次听到敲门声时,已经是几分钟后的事情。这次,张秀胜仍旧不假思索地将房门打开了一道缝隙,想看看什么事。房门被冲开了,随后被关上。两名男青年将他按倒在床上,并用毯子盖住了他的脸,刀子也同时压在了他的脖子上。因事情发生太突然,以至于他开始并没有看清两人长相。“我问什么你说什么,不能动,否则就砍死你。”对方用普通话警告他,并开始翻找皮包找钱。惊恐中的张秀胜意识到自己遇到了抢劫。

  逃生时被发现

  “趁着一名歹徒拿假银行密码取钱时,他躲进厕所用瓷杯砸窗求救,不想瓷杯破了,玻璃窗没有砸开。”

  在肚子上被狠狠地踢了一脚后,张秀胜停止了反抗。对方用皮带将他的手绑了起来,又用麻绳绑住了他的脚。钱包里300元现金被抢走后,两名劫匪并没有放开他,开始逼问三张银行卡的密码。银行卡中一张有姐姐刚刚帮忙筹来的10000元钱,另一张卡里有1599元。他说出了密码。“我不说他们还会打。”这次,他装着很老实而没有一味地反抗。“不要骗老子,要是假的老子回来就杀了你。”一名男子狠狠留下句话,独自下楼去找银行取钱。张秀胜心里有些紧张。提供的假银行卡密码很快就会露馅,到时这些歹徒肯定会下狠手。

  “我上个厕所行不行?我的行李包里还有钱,给你拿去。”他用这种方式诱惑留下的长头发男子。男青年答应了他的要求,将他从床上拖下来,拉进卫生间,自己只顾去张秀胜的包里找钱。张秀胜看到厕所窗户上有一个瓷杯。“哐、哐!”张秀胜用捆绑的双手抓住瓷杯开始砸玻璃,楼下是熙攘的人群,他想引起他们的注意。瓷杯坏了,但是玻璃却没有砸碎。砸玻璃声惊动了卧室里的劫匪,他一脚踹开了塑料门,手里举着一尺长的匕首指着让张秀胜蹲下。张秀胜已经挣脱开皮带的右手抓住了歹徒的刀刃。两人扭打在一起。

  假装昏迷保住命

  “从卧室打到厕所,又从厕所打到客厅,连续三个回合。听说他是大学生,歹徒砍向他左手的刀停在空中。”

  张秀胜的右手抓住了白晃晃的刀刃,刀刃脱手后,张秀胜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右手手掌的鲜血顺着胳膊往下流。

  张秀胜还来不及站稳,劫匪的脚就踹了过来,挨了两脚后,他踉跄地倒在厕所的水泥门槛上。劫匪的刀再次向他的左手砍来,张秀胜毫不迟疑地用左手抓住了刀刃。

  打斗的过程持续了大约3分钟。两人从卧室打到厕所,又从厕所打到客厅,连续三个回合。

  “我是上学的大学生,你砍死我会被枪毙的。”这是张秀胜和劫匪的简短对话。在听到这样的话语后,劫匪砍向他的刀停在空中。

  随后,男子用拳头敲打张秀胜的脑袋,他假装昏迷,歹徒仓皇逃出房间前,完成了最后一项事情:将手中刀子上的血迹洗去。

  学费变成医药费

  29日,预交的一万元医疗费,三天已经用去6000多元。张秀胜计算着剩下的4000元医疗费还能支撑三天。

  “我是哀求房东他们送我到医院的,如果不及时治疗医生说我的手就废掉了。”张秀胜说。因为银行卡被抢,他没钱缴纳医药费。

  “他如果当时不是哀求我,看他可怜我才不会帮他交医疗费。”两天后,大众旅馆房东瞿某来到长安医院找到张秀胜还帮忙垫付了10000元医疗费。

  8月28日,他给瞿某打了5000元的借条。

  29日,预交的一万元医疗费,三天已经用去6000多元。张秀胜计算着剩下的4000元医疗费还能支撑三天。

  “右手切割伤,神经血管肌腱断裂,右足等脚伤。”一份医生诊断病情书挂在床头,诉说着张秀胜的病情。

  8月30日,记者联系到长安乌沙派出所,一名陈姓警官证实了张秀胜被抢劫的事情,他介绍目前案件已经立案,并展开调查。

  (据东莞时报)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