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时政新闻 正文

我的震后24小时

来源:  作者:   2008-06-03 10:49  编辑: Jane


  汶川8.0级特大地震的发生,让我感到震惊;在参与抗震救灾报道的这段日子里,我有着太多别样的感受。震后24小时,便是从中撷取的一个片断。从大学毕业到新华社四川分社工作已近10年,从事记者职业以来,我便负责自然灾害报道,地震当然是其中重要一项,单位一些人也借此开玩笑称我为"地震专家"。在多年的采访中我了解到,四川在川滇、川甘青交界区等地有很多条地震带,但是,自1999年以来,四川发生的最大地震是2001年的盐源地震,震级5.1级。另外,自古以来,成都城区就没有发生过大地震,这也是"天府之国"核心在成都的原因之一吧。然而,汶川大地震让我这个"地震专家"改变了很多过去的认识,让我终身难忘!

  惊讶-震惊-冷静

  5月12日下午,刚刚写完上午采访的稿件,有些困意的我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想小睡一下。然而,14时28分,轰隆隆的巨响和剧烈的摇晃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地震了!"

  "成都不会有大地震!"以往经验让我并没有太紧张,也没有到向楼下跑,而是扶着门框随震波摇摆。

  "咣当"--饮水机重重砸在地上;"哗……"--书柜里的书散落一地。

  "大地震!"剧烈的震波让我感到,这次与以往完全不同!

  "快,马上向总社快讯值班室报告。"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我掏出手机向北京拨打电话,电话不通。我跌跌撞撞地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办公电话。还好,内线能打通:"快讯组吗?成都发生强烈地震了!"

  "情况怎么样?"

  "震感非常强烈,办公室的饮水机倒了,书柜里的书也'倒'出来了!"

  ……

  最强的一轮震波过去了,我这才听见楼道里同事们的喊声:"赶紧下楼!"

  "老婆还在楼下!"拎起采访包,我从楼梯下到12楼,边喊边找寻也在分社工作的爱人周俏春,但12层已经没人了。楼下的院子里站满了人,大家都在,包括小周在内。很多人都在互相诉说着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

  奔向省地震局

  电话打不通了,从分社要了一辆车,我便直接赶往省地震局。成都的主干道人民南路已经拥堵不堪,路边站满了人。车没开多远,交通已经完全堵死了。我被迫步行向目的地进发。进了省地震局的院子,四川省长蒋巨峰也刚刚赶到。省地震局四楼大会议室已经来了不少记者,一个指挥大屏幕前,两排应急电话,急匆匆来往的人……气氛相当紧张。几分钟后,省地震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邓昌文开始通报第一次信息--震级7.8级,震中汶川……

  "三台县因为地震造成一水塔倒塌,已确认死亡1人……"

  "成都空军一辆直升机已经起飞,前往震中地区查看灾情……"

  还好,会议室的应急电话能够打通,我用电话向总社汇报情况,连发几条"快讯"。很快,这些电话便成了记者们发稿"专用"电话。……

  雨夜在省指挥部值守

  "三军,马上到省委来,在指挥部值守,随时了解最新进展!"当晚,回到办公室正在发稿的我,收到分社社长刘欣欣发来的短信。这时候,通讯开始部分恢复,但手机很难打通,短信稍好。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背起笔记本电脑便驱车向省委赶去。在四川省委院内的一块草坪上,两个简易帐篷,就是临时搭建的省"5·12"抗震救灾指挥部。每个帐篷中,一排桌子,几台电脑,电话机、传真机、忙碌的人们……气氛紧张而工作有序。省委书记、省长都去灾区一线了。按照分工,欧泽高、李登菊等省领导在这里值守、协调相关救灾事宜。

  在帐篷里的办公桌头上挤了个位置,打开电脑,我便开始了工作。

  汶川交通、通讯中断,情况不明;绵阳灾情严重,北川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伤亡惨重……一条条信息在向指挥部汇总,但是,灾区交通、通讯中断给灾情的查核带来巨大困难。穿梭于忙碌的人群中,一个个统计数据,一份份传真,一条条救灾措施……这些都成了我的报道内容,一条条稿件也通过通过无线上网的笔记本电脑,传向分社,发往总社,由新华社的电讯稿传向全国、全世界……不知不觉已是第二天凌晨,帐篷外下起了雨,但是,现场所有人都在忙碌。

  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雨夜的凌晨,异常清冷。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的我连打几个喷嚏,站起来,跺跺脚,仍难御寒。

  凌晨4点过,冷得直打哆嗦的我终于顶不住了,发短信向爱人"求援"。4时50分,周俏春送来了一件运动上衣。她告诉我,分社办公楼灯火通明,大家也都在忙碌,已有几路记者赶往了灾区一线……天亮了。工作人员送来了早餐--面包、方便面、矿泉水。所有人都是简单地向肚子里填了几口,便又投入了工作……这,就是我的震后24小时。(新华社记者杨三军)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