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时政新闻 正文

死神在此却步——甘肃省人民医院赴陇南抗震救灾纪实

来源:  作者:   2008-06-02 11:42  编辑: Jane


  本报记者 文洁

  灾害无情人有情。 “5·12”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甘肃省人民医院在第一时间组织了一支由14人组成的救灾医疗队,并于当晚11时30分出发赶赴灾区。

  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14名队员并没有多少豪言壮语,他们只是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一个白衣天使救死扶伤的诺言。“让我也去吧”

  5月12日19时,省人民医院接到省卫生厅的紧急通知,立即组建医疗救助队,赶赴灾区救援。消息在医院迅速传开,此时,已是吃晚饭时间。大家纷纷赶回医院,打电话、发短信、写申请要求奔赴抗震救灾第一线。

  骨科副主任医师郭士方,爱人正在外地进修,当医院询问郭士方跟随医疗救援队去灾区有没有困难时,他的回答铿锵有力:“没有任何困难,我去。”第二天医院才知道郭士方去陇南灾区以后,把年仅15岁的儿子一个人留在家……麻醉科大夫刘若彬做为第一批医疗队员即将赶赴陇南灾区,临出发前,刘大夫猛然看见不远处年近八旬的母亲正颤颤巍巍的向救护车走来。老人手里抱着皮大衣,眼睛里有星星点点的泪花,她拉着儿子的手,一遍遍嘱咐着:“孩子,好好干。我跟你爸两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到了灾区,跟同事们尽可能地多救伤员,你们都要注意安全……”刘若彬的父亲此时正躺在病床上,两位老人曾经都是医务工作者,他们理解儿子,他们更支持儿子。在余震中手术

  尽管在路途中大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灾区的情况让他们震惊,医院的墙面毁损严重,墙上到处都是裂缝,楼梯扭曲,玻璃碴、水泥块满地都是……一个个用塑料布围成的遮阳“帐篷”、密密麻麻的人群、横七竖八的病床、伤病员乞求的目光和疲惫的医护人员……一下车全体队员立即投入到紧张的抢救当中,接诊、包扎、治疗、护理,帮助搬运伤员。

  地震发生的当天,文县境内一辆客车被滚落的巨石砸毁,车内8人当场死亡,其余人员重伤。其中一名病人被砸断颈椎高位截瘫,生命危在旦夕。在全省而言,修复颈椎损伤这种手术,也是高难度高风险的。医疗队员刘林明白,抢救这样一个高风险的重症伤员,必须马上施行手术。这种手术对灭菌和设施的要求很高,外边搭建的简易手术室根本不可能施行这种手术。陇南市人民医院手术室,早已在震后多处发生裂缝变为危房,再加上持续不断的余震,更让每个人提心吊胆。伤员的丈夫已在车祸中当场死去,惟一的15岁的女儿在车祸中因头部外伤昏迷不醒,送病人来的乡亲们跪在地上哀求着:“大夫,你一定要救活他们,哪怕是一个植物人,孩子没有了爸,可再也不能没有妈了。”

  在当地医护人员的全力配合下,在一次次余震的晃动下,刘林成功地对伤员施行了全麻状态下的颈椎骨折脱位、前路切开复位、减压、植骨、内固定手术……在余震中冒着生命危险抢救伤员,这需要胆量,更需要一种舍己救人的伟大情怀。刘林的镇定和坚毅,感染和鼓舞着每一位医护人员。用温情抚平创伤

  消化科副主任医师姜瑞在起初的几天都没有接到伤员,他每天都在默默地帮着大伙搭帐篷、运伤员。过了两天,他的病人逐渐多了起来,每每看到这样的病人,他总会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悲伤———他实在不愿面对那些受伤痛后选择弃生的人们。

  5月14日,姜瑞的专业第一次在灾区派上了用场。一名女性伤者被送到了医院,在地震后眼见家园被毁,她喝了一瓶白酒后悬梁自尽。此后,又有一位中年男子喝了220毫升的敌敌畏准备结束生命,在被成功抢救后,他泪眼婆娑地向姜瑞哭诉:“我家的房子塌了、老婆没了,还有什么活头?”姜瑞在向记者讲述的过程中心情一直很沉重。他说:“地震震裂的不只是断层和裂缝,还有受灾群众的心灵。”

  武都区桔柑乡13岁的男孩王磊在地震中被砸伤,他的左腿严重受伤,已无法接骨,要保住孩子的命,只能高位截肢。小王磊听到后把头扭向一边,再也不肯说一句话。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可是王磊看着自己左边空空的裤管,不肯吃东西,好不容易在几位护士的轮流劝慰下稍吃一点就会吐。这以后,只要护士们有时间,都会和王磊说说话,给他讲故事。

  自从参加救援任务以来,时间的概念在队员们的心中已变得模糊起来。他们的大脑中,只有血压、脉搏、心跳……随着重灾区武都到文县地震受阻道路的打通,因乡村房屋坍塌和滑坡砸伤的病人急剧增加,队员们的休息时间越来越短。14名队员在一起,互相安慰、鼓励,伴随着大地的颤抖,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