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社会新闻 正文

武装部长救灾难顾亲娘 将军向其敬礼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2008-05-29 10:45  编辑: 肖刚


      只能对亲人说对不起

    袁仕聪的母亲和侄女原本可以躲过这场劫难的,他说,她们不是因为他工作的原因,根本就不会在青川。

    “母亲78岁了,身体一直不大好,在老家医院治疗。但我因为部里民兵考核即将开始,所以提前结束休假,带着母亲一道到青川治疗,怎么也没想到,遇上了这场地震。”袁仕聪对母亲感情非常深,“本来想尽孝,没想到却成了送终,”袁仕聪的话让在场者心酸不已。

    袁仕聪母亲遇难的地方是侄女破陋的出租屋,假如她住在武装部宿舍,也能幸免,“母亲是为我考虑呀,她说我这段时间太忙了,不能让我分心来照顾她,所以就搬到孙女那里……”

    袁仕聪越想越内疚,地震到现在半个月了,他每晚都夜不能寐,“我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侄女搀扶着老母亲,在我们家过道走过的情景……”15个日日夜夜,袁仕聪真正能合眼的时间屈指可数,一个壮实的中年男人,如今面色蜡黄,脸部浮肿,一下子瘦了近十公斤。广元军分区张政委心疼地说,他们看着袁仕聪的身体一天天垮了。

    但谁也无法慰藉袁仕聪愧疚的心,除了对母亲,对侄女,他还无法面对自己的大哥、大嫂。“侄女去年大学毕业,她也是为了照顾我,分配到这里的医院工作。”袁仕聪低下了头,用布满老茧的大手慢慢擦拭自己眼角的泪水。“我真是没脸再去见我的大哥大嫂,他们虽然没怪我,但我更加难受,他们是农村人,只有一个女儿,培养一个大学生更是不容易。”

    袁仕聪如今每每经过她们遇难的地方,都要绕着走。回忆是伤心的,想起侄女在废墟中呼喊他的场景,袁仕聪说,“我脑海里经常浮现出她在废墟中叫我幺爸,她痛苦地挣扎,说石板好重,压得她好痛……”袁仕聪更无法忘怀的,是最后一次在废墟中拉着侄女的手时她说的话,“她当时还叮嘱我,幺爸,你去抢险,一定要注意安全哟。”

    “我真的亏欠她们太多了,我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回她俩,”袁仕聪动情地说,“我只能对她们说对不起,因为我是军人。”

      “提要求”要一辆越野车

    半个月了,袁仕聪没有得到休整,包括母亲和侄女遗体的入殓出殡,他都没法参加,一切只能委托大哥带回老家西充进行。“老袁太不容易了,我们青川的老百姓都感谢他,换了古时候,我们要给他立碑著传了,”青川县常务副县长老曹说,“他身上散发出的人格魅力是任何人都无法抵挡的,他是一名真正的军人,一名伟大的男人。”

    袁仕聪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不管是成都军区政委张海洋将军,还是联勤部董德元将军,这些将军到青川第一个见的就是袁仕聪,向他致以崇高的军礼。夏国富将军的话尤其感动,作为一名曾经三次参加越战的老兵,经历过无数的生死离别,他说自己早已没有了眼泪,“从战场下来的人,都不会流泪了,但当我听说袁仕聪的事迹后,我非常感动,他是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兵。”

    无数个军礼,让袁仕聪很宽慰,“我很感激这些首长们,像夏司令,他是我的老首长,他说自己是代表一个老兵致敬,让我非常感动,我相信自己很快能从悲痛中走出来,接下来还有好多的工作,需要我用正常的心态去面对。”

    为了国家,为了老百姓,袁仕聪付出太多。27日,当军区首长问他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时,袁仕聪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给他们武装部配一辆越野车。因为,他们之前的两台北京吉普都跑坏了,“我们每天要大量地跑乡村,赈灾安置,接着还要移民,所以我需要的只是一辆车。”

    袁仕聪这样的要求让在场者无不动容,用夏国富司令的话说,他这不是要求。袁仕聪听了,会心地笑了。

    袁仕聪不容易,更不简单,包括他的家庭。当我们离开没多久,青川又发生了5.4级余震,袁仕聪又忙着张罗群众转移。而他的妻子,也没顾彭州家里同样受灾,身为教师的她从最开始就投身到救护队,去帮助受灾的群众,留下儿子一个人在成都的学校旁听。

      记者手记

      他让人长久震撼

    感动,不仅是一瞬间的事情,而是那种一直持续不断的。

    我相信袁仕聪就是这种能让人保持长久震撼和感动的人。

    十天前在踏上灾区的路途上,我就从报纸上读到了袁仕聪的事迹。本来,袁仕聪是我第一个采访目标,但由于那几天处于崇山峻岭中的大山和道路塌方,直到最后要离开地震灾区时,我才有机会去一趟青川。

    相比之前我采访的那些英雄,袁仕聪的表达更能够抓住人的心。他不经意地就会潸然泪下,也不介意在陌生人面前表达他的柔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坚信他是真正的铁汉。因为,他的遭遇和经历,是绝大多数男人无法承受的。

    袁仕聪的故事,能让人持续不断地感动。何况还有他面对亲人亡灵诠释自己所作所为道出的感人肺腑的话:“对不起,我是军人。”

    请原谅他们,军人的亲属们,不要怪他们大公无私,更不要埋怨他们厚此薄彼,因为他们从穿上这身绿开始,就是广大群众的孩子了。(来源: 重庆晚报) (记者 王印毅)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