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时政新闻 正文

中国进入"非典型"通胀时代 提高收入成关键

来源: 北方网  作者:   2008-01-02 14:39  编辑: 肖刚


  “成本推动”跃为主因

  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是非典型意义的新型通胀。它是由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逐步见底、农村劳动力相对短缺等原因导致的农产品价格上升及国际原材料价格上升导致的成本推动型通胀。这种通胀将在中国经济中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2007年,中国宏观经济保持了较快发展的势头。但是,受食品、能源等结构性因素的影响,居民消费物价指数不断攀升,通货膨胀压力有所加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2007年1-11月,我国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上涨4.6%,而11月当月CPI更是达到6.9%,创下了11年来的最高值。不少专家甚至担忧,中国已经进入全面通胀时代。

  对此,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是非典型意义的新型通胀。中国目前的通胀是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逐步见底、农村劳动力相对短缺等原因导致的农产品价格上升及国际原材料价格上升导致的成本推动型通胀。

  “这种通胀将在中国经济中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其原因在于农村劳动力短缺将是一个新时代的特征,而国际原材料价格也将由于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的蓬勃发展而持续上涨。”李稻葵说。

  国家发改委在分析去年的物价上涨时也认为,去年的价格上涨主要是结构性上涨。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指出,构成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有八个类别,食品和居住类价格上涨的影响是最大的。其他六大类价格升降相抵,对价格总水平上涨几乎没有影响。

  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称,去年的价格上涨是国际国内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从国际市场看,石油价格高涨、小麦减产、美元贬值直接推动了国际市场石油、粮食、油料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从国内市场看,成本推动、供给减少和需求拉动是主要原因。

  事实上,过去30年中,通胀曾反复在中国出现,最典型的是1985年、1988年、1993年和2003年。但这类通胀属于需求拉动型通胀,其共同特征是固定资产投资活动过分活跃,伴之而来的是消费高涨,使得社会总需求高于生产能力,导致价格上升。

  李稻葵指出,目前中国已经进入成本推动型通胀时代,需求拉动型通胀在中国很难再次出现。

  “首先,如果中国出现的是需求拉动型通胀,那么其形态往往是全局性的,因为固定资产投资过热会导致生产资料和原材料价格的飞涨,而当前的通胀突出表现为农产品价格和原油价格上涨以及劳动力价格上涨。”李稻葵说。

  其次,如果今天出现全面需求膨胀导致的通胀,那么绝大部分产品市场上都会出现需求大于生产能力的情形,这显然不符合当今中国经济的特点。当今中国经济的显著特点是国内消费明显不足,绝大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倚重出口消化产能,钢铁、水泥、汽车、家用电器等行业的产能过剩表现得较为突出。

  再者,从储蓄与资产价格看,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经济已经进入高储蓄率阶段,居民储蓄率在35%以上,企业储蓄占全部储蓄的65%以上,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也出现了实质性储蓄。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居民、企业、政府会突然由储蓄转向消费,引起全面通胀。

  当今中国大多数居民已经开始寻求资产性回报,中国经济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储蓄涌向各种资产(投资品),导致了证券和房地产价格居高不下。在大多数居民温饱已经满足的情况下,中国不可能出现居民大量抢购基本消费品的局面。因此,需求拉动型通胀在中国很难再次出现。

  中投公司:宏调的中式智慧

  作为中国第一只国家主权的财富基金,作为国家宏观调控手段的重要补充,中投公司的成立充分凸显出政府之于宏观调控的艺术和智慧

  对于2007年的中国宏观经济来说,“流动性过剩”是一个关键词。这个原本只在经济学教材中出现的专业术语,随着老百姓对物价上涨的切身体验,渐渐为公众所熟知。

  而与这个关键词紧密连在一起的,除了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加息等货币政策以外,还有一家公司的名字――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作为中国第一只国家主权的财富基金、作为国家宏观调控手段的重要补充,中投公司的成立充分凸显出政府之于宏观调控的艺术和智慧。

  中投公司的成立,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互相协作吸收市场上过多流动性的一个重要举措。从财政的角度来说,财政收入一直在增加,对解决流动性问题帮不了忙。有关方面一直在探讨如何在预算外创造一个机制,协助央行解决流动性问题。最后一致决定,采用央行与财政互换资产的机制:由财政发行特别债购买央行的外汇,然后再委托央行管理,由此协助央行吸收流动性。

  一直以来,财政政策都是一个重要的宏观调控工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剑阁日前在“第九届中国经济学家论坛”上就表示,财政政策必须为防止经济出现过热、防止出现明显的通货膨胀出力,财政政策也要有一定的紧缩力。

  对于以上述方式成立中投公司的思路,李稻葵分析,根据中国目前的宏观经济运行情况,这种模式具有相当的优越性。从短期来看,这样的运行模式可以最大限度地吸纳中国经济过剩的流动性,因为发行的人民币债券自动产生了非货币资产的供给,将一部分的货币从银行体系中转移出来。

  从长远来看,这样的运行方式也有优势,那就是,中国人民银行有更大的空间进行公开市场运作,其不仅可以通过买卖财政部发行的债券来调控货币供给的数量,也可以通过买卖外汇投资公司的人民币债券来调控货币的供给。

  对于投资方向,李稻葵说,外汇投资基金的投资方向应该考虑为中国宏观经济的平稳运行作出贡献。国家外汇投资基金所追求的外汇投资的回报,应该尽量与中国国内宏观经济的波动形成相对冲的机制,这应是其基本的目标。简单的说就是,当中国的财政收入比较低的时候,外汇资金的回报比较高,由此来平抑国家财政的波动。

  李稻葵表示,原则上讲,外汇投资基金应该投资在海外的、与中国经济本身波动相关度比较小甚至于相反的产业和地区。要避免投资在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和中国有十分特殊的贸易和投资关系的公司股票上面,因为这些公司证券的上涨和下落,在很大程度上将与中国经济的波动是同向的。

  如果投资在那些以本土业务为核心的外国公司上,那么与中国经济的对冲性就会提高,尽管此类证券的平均回报率不见得很高。这些公司包括美国、日本和欧洲等地的服务性企业、公用事业企业、建筑企业等等。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