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国内 > 社会新闻 正文

17岁瘾君子手无端杯之力(组图)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2006-11-01 12:46  编辑: 肖刚


 
 

    由于吸毒过度这个病人的脚都出现了溃烂

    戒毒所的两个医生还在值班,他们负责给戒毒者肛检

    

    不少戒毒者戒备心很强,他们往往房门紧闭一个人在房间独处。

    

    戒毒者在电疗室电疗,进行身体脱毒。     

    记者连日来在白云自愿戒毒中心采访中听到很多相同的故事:不少原来幸福美满的家庭都因为毒品而散尽家财,妻离子散。“瘾君子”们卑微而孤独地忍受着亲人的怨愤和戒毒身心俱焚的折磨。

    戒毒专家认为,亲情在戒毒人员中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要想让一名吸毒人员完全摆脱毒品,除了身体的脱毒、心理的康复,更重要的是让其回归人群,恢复社会功能。

    17岁“老”瘾君子手无端杯之力

    心声:“希望能和爸爸一起戒了毒出来修路搞建筑”

    “帅哥!”一名男心理医生这样称呼记者眼前的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另一名女心理医生则夸奖他打沙包的动作“很帅”。这绝不是肉麻的追捧和违心的恭维,作为心理医生,他们希望通过治疗和生活中的点滴来培养这个大男孩的自信心,矫正他被毒品扭曲的人格。

    这个叫小武(化名)的少年干瘦而孱弱,手腕和肩膀上刺着怪异的文身,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上写满世故与老练,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成熟”。

    很难想象,这个只有17岁的男孩,已经有了4年的吸毒史。他的眼神虚幻迷离,胳膊上僵死的紫红色血管根根暴现,坐在椅子上浑身发抖,连一个小小的一次性塑料杯都拿不稳,杯里的水险些洒出来——毒品对他的神经已经造成了损害。

    13岁,当同龄人还在课堂上埋头苦读时,小武已经在迪士高里帮人看场子,他只读到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此前,他到少林寺学了3年武术,回来时已是一个强壮如牛的“大汉”,体重达到60公斤。“我在少林寺得过奖牌,回老家参加武术比赛还拿过铜牌。”说到曾经的辉煌,小武笑了,脸上洋溢着骄傲和自豪。

    “刚开始吃是因为和家里人吵架,心里烦,很压抑,吃了就舒服了,”小武说,自己只吃了几天白粉就上瘾了,那时候吃白粉比看场子打架还频繁,“每天吃10次,甚至20次,量也越来越大。”

    据心理医生介绍,小武从小模仿父亲吸毒。“毒品太害人了,我以前在家里也试着戒,”小武说,“吃药片,‘曲马多’和‘地芬诺止片’(已列入国家管制药品),但是没用,一停下来不吸毒比死还难受。”

    无数次痛苦的挣扎之后,小武和父亲约定,一起从贵州毕节来广州戒毒——父子希望一起重生。“我年纪还小,不想一辈子被毒品害了,”小武信心满怀,“我有决心把毒瘾戒了,出去以后再也不进迪士高了,我还要叫表哥也来戒。”至于康复后的理想,小武说他想和爸爸一起干,“搞建筑,修路”。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